我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4日】我是遼寧大法弟子,97年11月份喜得大法,修煉後家庭和睦,一身疾病全無,心靈得到淨化。7.20以後,災難降到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庭,當地派出所因我不放棄大法修煉,先後四次強行把我送到派出所拘留,我始終不配合,最後一次我絕食抗議,要求放我回家,當時我身體極度虛弱,到醫院檢查病很重,拘留所所長怕出人命,讓當地派出所接我回家。派出所不但不接我反而造謠說在抓我的途中我往車裏小便。拘留所的所長怕我死在那裏,就直接把我送到了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

馬三家更是邪惡至極,她們打著「愛心救助」的幌子,幹著見不得人的醜事。我被分到了三分隊,隊長董素雲就虛偽的問寒問暖,接著就找一些邪悟的猶大來給我洗腦,把我弄到一個小黑屋裏,黑夜白日輪流著在我面前誹謗大法、罵師父。她這樣一直持續了六天六夜。看我還不轉化,隊長董素雲終於兇相畢露,她暴跳如雷,連喊帶叫的說:「不讓她上廁所」。讓我在一塊磚上站著,一動不許動,又找來六、七個叛徒,轉著圈的罵大法、罵師父,罵我。這樣幾個小時後我身體麻木了,她們還罵我像死人一樣,我被折磨得要崩潰了。當時我母親也在馬三家勞教,她已邪悟。她又騙我說、母親因為我已病重了,這時我實在承受不住也就違心的寫了三書。等我明白過來後我的心一直在痛恨自己。

以後的日子就更難熬了,在8月份高溫的天氣裏,她們強迫我們去扒青苞米,這地的四周是圍牆,上邊蓋著鐵板,那裏潮濕,悶熱,叫人喘不出氣來,有的學員渾身長瘡,癢的不行,當時我身上也長了瘡,在高溫下扒元蔥,又有不少學員暈倒了,隊長還一個勁的叫快扒。

我看透了邪惡之徒的本質,使我更加堅定了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我從新聲明堅修大法,一修到底。隊長開始恐嚇我說往大北監獄送我,不讓我說話,說話就給我加期,因邪惡怕曝光,怕我揭露她們,怕我說出她們對大法弟子慘無人道的折磨。由於我揭露她們,給我加期2個月,所有堅定的大法弟子都嘗受過綁、吊、電棍電,鞍山一個大法弟子被電得大便都便到褲子裏。還有大隊長李明玉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後台。

今年3月份我又調到了二大隊,隊長叫王政立,給我們放誹謗大法的電視,她說,我狠狠的折磨你們,有的喊法輪大法好,不是小號折磨就是加期。誰不穿校服不戴胸卡。就用手銬扣在廁所、或是兩手吊起來扣床上,白天黑夜的扣著,就連吃飯也要在廁所吃。其中我們五名大法弟子就不穿校服,校服隊長就把我們五名大法弟子分別用手銬扣在床頭上,不能動,這樣扣了三天三夜,我的身體木了,手也腫了。然而她又繼續加害我們,把我們銬到廁所裏的鐵管子上,坐不下站不直,整個身子都貼在鐵管子和牆上,當時正是嚴冬季節,還讓我們在廁所裏吃飯。有的學員因不穿校服被男幹警打得鼻青臉腫。還有的不讓睡覺,晚上坐小板凳,不讓上廁所。

為了讓我們放棄修煉,他們使盡了招數,對於絕食的大法弟子,他就野蠻的灌食,哪怕是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她們也不放過。

到目前為止馬三家依然在迫害大法弟子,強行給學員洗腦,而且他們還說:「你們愛上那告就上那告。」我相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早晚要遭報的,天理不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