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馬三家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8日】我早就想把我在馬三家的三年的受迫害經歷寫出來,可每次拿起筆來都被邪惡干擾,總也寫不下去,今天我下決心要把它寫下去,身體開始不舒服,打了幾個字就頭暈噁心,於是我就口述,叫丈夫打字打出來。

我是於2001年被劫持在馬三家教養院的。2001年5月份,馬三家教養院開始了一次對大法學員的大規模酷刑迫害,對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的大約近百名大法學員進行了持續一個月的瘋狂折磨。

當時大法學員都被強制在走廊裏,面朝牆長時間蹲著,不許起來,有的被惡警強行拖到辦公室用電棍電擊,有的被惡警唆使幫兇們摳眼睛、掐大腿,嚴重的被掐爛,有的學員被強行抬著兩隻胳膊不許放下來,有的學員被強行盤上雙腿後用繩子綁上……在惡警和幫兇們的吼叫聲中,大法學員忍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身體及精神上的痛苦,漫漫長夜每分每秒都是那麼的難熬,這裏時刻被恐怖籠罩著。

這次以蘇靜和王乃民為首的惡警所發動的殘酷迫害整整持續了一個月,我在這期間瘦了十斤多,幫兇們摳我的眼睛,把我的頭髮剪的亂七八糟,兩個惡警的幫兇每天包夾我,經常把我弄到廁所裏,用污言穢語進行誣蔑,一個叫李淑琴(音)的幫兇還恐嚇我「再不轉化,就扒光衣服送入男牢房」云云,但我就是不放棄修煉。

那個漫長的一個月,其迫害的凶殘程度,遠遠超過我以上所述,可是我卻在這樣的環境裏度過了三年多,走了一批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又被非法關入一批,邪惡之徒就是這樣循環往復階段性的慘無人道的實施迫害。

2001年7月份,惡警逼迫大法學員開始大量的戶外勞動,大法學員每天在膝蓋深的水田裏拔雜草,既不能蹲下,又不讓直腰,天氣特別炎熱,還不讓有片刻的休息,有的人中暑暈倒了,掛吊瓶的人一天比一天多起來,而所有的醫藥費都得由個人承擔。惡警在在逼迫大法學員進行高強度體力勞動後,還進行強制洗腦迫害。

由於漫長的折磨和恐怖的壓力,致使有些學員違心的向邪惡妥協。看著他們流著眼淚違心的讀所謂「三書」,我的心也在淌血。

在這裏,我要特別揭露的是最邪惡的凶殘惡警之一邱平,其人五十多歲,小眼睛,圓臉,曾兩次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露臉「焦點訪談」,被「焦點訪談」造謠粉飾成「邱媽媽」,其實是內藏陰毒,迫害大法學員從不手軟。她除了自己用電棍電擊大法學員外,還強迫已被迫害妥協的學員去迫害還沒有妥協的學員,這是中共迫害手段中最邪惡的一面,不但迫害你,還強迫你去迫害別人,稍有不從,又重新加重對你的迫害。幾年來,直接或間接受到邱平迫害的少說能有千八百人。

第二次「焦點訪談」的造假記者來勞教所時,惡警們叫了十多個已經被其迫害妥協的人誹謗大法、掩蓋迫害事實。當天就發生著一個身患心臟病的大法學員被大頭兒朝下拖出去迫害,而在「焦點訪談」裏卻唱著『母親』的歌流著眼淚『歌頌』這位披人皮的惡魔『邱媽媽』。「焦點訪談」是真正的「焦點謊談」。

以下是眾多被嚴重迫害的學員中的幾個:

杜素花,凌源人,50多歲,曾被邱平用電棍電擊;

董曉燕,凌源人,被強制長期蹲罰,腿已壞了;

林萍(大),大連人,被體罰做『小燕飛機』;

王慧,大連人,三十五歲左右,是1999年最早一批被劫持馬三家來的學員,度過三年非人生活,一度頭髮變白,還遭到惡警邱萍的嘲笑。王慧曾被惡警電擊腳心,痛得慘叫。

張淑芬,大連人,五十多歲,被長期罰蹲、面壁,對其心理造成了極大的摧殘。

王海英,大連人,三十歲左右,遭罰蹲、面壁,曾被迫害得十分憔悴。

劉秀玉,二十多歲,大連人,遭邱平用電棍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