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輾轉出來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0日】

小紀:

我把這裏的情況向你介紹一下。這裏總的來說比以前寬鬆多了,這也是師父的正法進程推到這一步了。

我們是在女二所,可是教養院美其名曰,說是「遼寧省思想教育學校」,共分三個大樓,一大隊是嚴管大隊,二大隊是半嚴管,三大隊是開放管理。

從今年元旦開始,堅持修煉的30多個大法弟子被分在一個中隊,有三個隊長,四名邪悟者晝夜看著我們。到四月一日,由於三個大隊的學員看我們被嚴管,陸續的又有好多學員提出嚴正聲明,這樣一來,三個大隊基本上亂了,邪惡的人手真的不夠用,就這樣把三個大隊提出嚴正聲明的學員重新安排監室,都分到一大隊,使我們120多人被嚴管起來。他們是怎麼嚴管的呢?

我們一大隊共有6個中隊,一個中隊有20左右人,把我們關在房間裏,窗門關的很緊,開窗通風是有次數限制的,門窗玻璃用膠紙貼著,無法往外看,不讓洗浴、洗衣服、出房間,從早5點起床到晚9點睡覺之間,一句話不讓說,午休1小時,每個中隊有三名隊長(二女一男),4名邪悟者看著我們。

男隊長主要負責學員絕食。提到絕食,我把這一情況給你說一下。四月一日那天,由於我們都是來自不同大隊的,穿的衣服不一樣,來到一大隊讓穿統一著裝,我們誰也不穿,致使一幫惡警猛打學員,評理的學員挨打還不算,還被關進了小號。

第二天,我們這一個樓層都脫下號服,不約而同的反迫害,我們又一次絕食,這次絕食人數多。我們就是全盤的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不穿號服、不坐小板凳、不吃飯,這下大大的減少了單個學員的被迫害程度。絕食第六天,惡警們瘋狂到極點,他們給學員灌食時多個人按一個學員,周圍還站著10多個人,還沒等灌完,就看走廊裏有大車在一趟一趟跑。就這一天,有四名學員給灌沒氣了,其中三名搶救過來了,一名被迫害致死。本月七日調來男警,灌食的態度完全變好了,天天像勸孩子一樣,讓我們吃飯,可誰也不吃。

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我帶頭喊「法輪大法好」,我們這一個樓層都喊起來。大隊長把我關進小號。元旦、中國新年、4.25我們都是這樣做的。堅持修煉的學員有一半都是超期關押的,到期也不放人,小號長期關押學員。有的學員因堅持修煉,四個多月來每天就讓睡兩小時覺。幾天幾夜不讓睡、吊銬、挨打在教養院裏是常見的事,還有更殘酷的手段。總之,這裏對大法弟子全是迫害,隊長是後台,邪悟者充當打手。

馬三家女二所一大隊:大隊長 謝家川(男)中隊隊長:劉靜(女)、張環(女)、謝家川(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