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大法學員曾被馬三家嚴管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6日】我在馬三家被超期關押期間,絕食抗拒迫害70天後被放回。在我7月份回來時,馬三家還有100多大法學員被強制嚴管迫害;絕食抗議超過三個月的大法學員有十幾名;參與營救高蓉蓉的瀋陽大法學員董敬哲,絕食100天被迫害得不能走路,惡醫對其強行灌食已灌不進去,吐出來的都是血,對其強迫注射不明藥物的針也打不進去了。

一、一百多名大法學員被關進嚴管區

2005年3月28日開始,100多名大法學員被關進嚴管區。有20多名男幹警面帶兇光和殺氣進入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大隊長李明玉、副大隊長謝程棟帶頭迫害大法學員,在一大隊一分隊裏有的大法學員胸部被電破。

謝德文,因喊法輪大法好,被關在小號裏並綁在凳子上。2005的農曆新年都在小號裏度過,6月份時曾被惡警毒打至休克,眼部充血,先後共絕食5個月,抗議野蠻迫害。

謝玉蘭,大連大法學員、第二次被關在馬三家,出現子宮肌瘤症狀,身體非常虛弱。在4月25日為紀念「4.25」大法學員大上訪,集體發正念立掌,喊法輪大法好。大隊長李明玉毒打謝玉蘭,被打後謝玉蘭腦暈不能行走,被四名男惡警拖往小號,繼續加重迫害,在小號內再次被打後暈倒。

張素霞,朝陽大法學員。因揭露邪惡迫害被4名惡警抬往小號加重迫害。被綁坐老虎凳上體罰,造成月經不走,大量失血,身體極度虛弱。現仍在一大隊被嚴管。

楊寶英,阜新大法學員,60多歲,被非法關在一大隊五分隊,受到監管人員無理訓斥時。因申辯一句就被關小號。受到殘酷迫害致雙手半殘。目前身體虛弱,伴有嚴重頭暈現象。(小號條件很差,惡警常在小號秘密迫害大法學員)

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有:大隊長李明玉、副大隊長謝程棟,王樹征、張賀、楊曉峰、張環、劉靜、謝加全、崔紅、黃海燕、齊××、任紅讚、張磊、劉慧、裴風、管林、范桂霞、於××、還有男惡警高××、江××、王××、屠××和劉偉(男)、獄醫曹玉傑、陳彬。

二、大法學員絕食抗議遭殘忍迫害

為了抵制迫害,在嚴管的情況下,大法學員絕食抗議。直到我走出馬三家時。大法學員仍在絕食抵制迫害。

大法學員絕食抗議時,惡警對大法學員進行世間絕無僅有的灌食迫害:少時五、六個惡警、多時有十二、三個惡警在大法學員頭上、腳上、胸、腿上坐、踩、摁,揪頭髮灌食。

惡警曹玉傑、陳彬用大撐子把大法學員的嘴撐開、灌滿終止後,把鼻、嘴堵住、嘴都合不上,身體弱的人嘴裏東西多嚥不下去也吐不出來。當時喘不了氣、窒息前生命掙扎的痛苦無法想像。

絕食三個多月的大法學員已知的有:盛連英、宮學榮、張佩影、姜桂雲、董敬亞、董敬哲、孫繼萍、滕世雲、朱雲、張桂霞、秋麗、王曼麗、孟桂秋、楊延亭。

董敬哲,參與營救高蓉蓉的瀋陽大法學員,絕食100天被迫害得不能走路,被惡醫曹玉傑強迫灌食已達一個月,後來已經灌不進去,吐出來的都是血。每次灌食都會窒息,強迫注射不明藥物時,針已經打不進去了。我出來後獲悉,董敬哲於6月22日被抬到馬三家教養院醫院後通知家人接走。

朱雲,被打得傷痕累累,絕食一年,嚴寒的冬天惡警用手銬把朱雲綁在木凳上。一直關押小號三、四個月,惡警方某酒後將朱雲打暈。朱已不能起床,身體極度虛弱。

張桂霞,新賓大法學員,因喊法輪大法好被加期六個月,送到大連勞教所關小號被綁吊、受盡折磨。大連勞教所解散後又將張桂霞送回馬三家。現該大法學員已經絕食8個月,身體非常虛弱,已被非法超期關押四個月。

孫繼萍,56歲,錦州人,二次送到馬三家迫害。在說話、吃飯困難身體虛弱的情況下,於3月28開始受到嚴管。絕食3個月,身體坐不住,人就躺在冰涼的瓷磚地上,不讓上床。

宮學榮,大連大法學員,二次被送到馬三家迫害,被強制嚴管關押,不放人,現手腳都不能動彈。

李紅,大連大法學員,因堅持煉功,不穿犯人服,被關小號五、六個月,被加重迫害。

楊延亭,大連大法學員。2002年3月被送到馬三家,先後被送小號二次。惡警董素霞將楊延亭用手銬綁吊在床上進行迫害,之後又被強迫站立十天十夜。現已被超期關押4個月。正在絕食抗議嚴管和超期關押。

王曼麗,7月1日被惡警劉春傑將毒打後出現聽力困難症狀。

一大連大法學員,在被惡警拳打腳踢後,臉部腫脹,身上黑紫,血壓升高至180,被注射不明藥物後行走困難。

邱麗等大法學員被惡警搜身,翻找師父的經文,連胸罩內褲都不放過。邱麗被強迫灌食時,惡警王樹征將她打得耳鳴。

還有許多我不知姓名的大法學員正在被迫害。敬請國際正義力量,救救在馬三家和中國大陸的獄中受煎熬的大法學員。請大法學員的家人去馬三家要回自己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