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時刻在保護著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8日】姐姐是大法弟子,流離失所兩年了。姐夫親身在大法中受益,頭上禿頂長了黑髮,邪惡人員到他家去抄家,他叫惡人以後不要到他家。他以前腳痛住醫院治了3000多塊沒見效出院,一次腳痛麻木沒有知覺,難忍萬分,半夜起來說:李老師,法輪大法好,我又來煉法輪功了。第二天腳痛全好了。

每年姐會包粽子,給親朋好友包幾十斤米,今年自己都吃不成了。5月端午節的前兩天,我去問姐夫借100塊錢,他說沒有,就說起吃粽子。姐夫68歲了還要做一家8個人的飯、洗衣,但一直是支持大法的,但有時思想不穩定,他背後的邪惡鑽空子,操控他的嘴說些難聽的話。我知道這次說難聽的話不是他說的。我想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我就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清除迫害大法、迫害姐夫的這個邪惡。10:30就離開了他的家走了。

晚上11:30我正在家等著12:00全球發正念,突然電話響了,一聽說姐夫住院了。他兒媳只是簡單說,10:30昏倒,接不上氣,心臟病吧,已送去搶救,並說明你一定要來。第二天早上全球6點發正念後,我上醫院,直奔搶救室,見三個重病人在搶救,其中就包括姐夫,鼻子插著氧氣昏睡。

我走上前對著姐夫的耳朵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見他人突然就像觸電一樣驚醒,眼睛睜的大大的喊起來,一個字一個字的喊,第二句就加快了,也連成句子的喊。

此時我告訴他向師父聲明,昨天說壞話的不是你自己,是邪惡說的。他也說:壞話是邪惡說的,不是我說的。接下來,他很清醒的拔下鼻子上的氧氣管下床上廁所,護士見狀忙說:「不要讓他倒了。」我很果斷的告訴他:「沒事,你放心!」而且去廁所兩個來回。見此,我放心的離開了,心想師父又救了他。

中午,他大兒子電話裏找我,要找他媽,說是父親病了住院。我在電話裏轉告他:你父親甚麼事也沒有了,放心吧。晚上又一電話說要找他媽,而且在公安局工作的女婿說,是公安局說了,只要她回來招呼病人不抓她。常人就信了,於是姐夫也想這樣。見此情況,我再次去醫院,在醫院碰到他家小兒媳,她對我說,那天10:30起病,小兒子和父親手上沒錢,小兒子不愛說話,也不打電話,就躺在家裏,等到晚上11點鐘她回家,見此情景就一電話告訴她姐(公安局住),也說沒錢,沒辦法她就向約好打牌的牌友借了1000元錢送醫院搶救。

我一聽此事,就明白邪惡的迫害是對著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來的。包括這個兒媳也在說要找她媽回家,還說公安局、安全局已向他們保證不抓人,叫她回來招呼老伴。我一聽更不對勁,全家人這時都要找他們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我就去醫院找了姐夫,把我分析的情況說給他聽,要他千萬不要上當,並說,你在師父的呵護下已經好了。姐夫說我可以出院了,不要人照顧了。

我與同修切磋後,同修們去看了姐夫,說他第二天就與人講大法好的真象,搶救室的重病人接受了。從這個事情的過程,我感到師父在呵護著大法弟子及大法弟子的親人們,時刻在保護著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