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實修向內找 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1日】從小,就有好多問題使我百思也不得解。例如,一、人是從哪裏來?二、人為甚麼活著?三、人為甚麼總是矛盾不斷,爭鬥不止呢?四、為甚麼人那麼多疾病、磨難、活得那麼苦?等等等等。這些問題伴我走過40年。正在迷茫、苦悶、暴怒、絕望,直至輕生的關頭,也就是1999年1月16日的那天,福從天降,喜得大法。那時才粗淺的明白我那些奇怪的問題。才知道人真正生存的目地,才感悟到:人生如夢彈指間,生生世世轉回還,前世造業,今生還,喜得大法出泥潭。就這樣,學法煉功一個月下來,伴我17年的13種疾病不翼而飛。當時我的心情是那樣的激動興奮,無以言表,渾身都是勁,走路輕飄飄,感覺就是重獲新生。這些改變,我愛人都非常高興的認可,當即就和我學起法來。

就在我們找到人生真諦,生命有了希望的時候,突然天象大變,烏雲蓋頂,大有天塌之勢。無情的邪惡鎮壓,把我這顆重生的心又從新打入黑暗。當時的我真不知所措,面對單位領導的各種刁難、侮辱、譏諷、扣壓、威逼、跟蹤、監控,派出所不時電話騷擾,上門騷擾、等等……簡直難以喘息,動彈不得。那時我不停的在想:這是為甚麼?到底為甚麼?我該怎麼辦?搖擺不定的心持續4個月。終有一天師父用同修的嘴點悟,這時我才猛醒,才使這顆心平靜而堅定下來,心中暗暗發誓,我要為真理而存在,堅修大法到底,如若再三心二意,就形神全滅。就這樣,我才真正步入正法修煉。那時我愛人迫於外界壓力和另外空間的干擾,他離開法不修了。不但不修,反而站向邪惡一邊。簡直失去了理智,對我無情的大罵,不斷干擾、威脅,最後逼我和他離婚。面對這些,我無條件的找自己,用非常平靜的心對待任何突發事件。

記得那是2000年的某一天,我下班剛進家,就見我愛人氣呼呼的對我說,四舅打電話給你,說讓你別煉這功了。上級有指示,再煉就抄家、抓人。當時我很和善的說:沒事,等我有時間好好跟四舅講一講。我話音沒落,他就衝過來不由分說的拳打腳踢,揪著頭髮讓我滾出去。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大腦一片空白,來不及想甚麼,打罵持續著,當我被打倒躺在地上時,突然想起師父講的法:「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轉法輪》)當時心裏急速的想了想,我哪裏做錯了呢?我這話沒說錯呀?怎麼舉手就打,咳,也許我前世造業,欠他太多,還賬吧(當時沒有認識到這是舊勢力的迫害)。正想著想著,我突然發現他不打了,坐那瞅著我生氣。哎,我怎麼哪兒都不疼啊,我猛的站起身來走到他跟前,微笑著說道,你不要生氣,我只是想健康身體,淨化心靈,做個好人,這哪有錯呀?你說是不是?就這樣我們對視一會兒,他就走了。這時我的心裏特別難受,真想哭,因為我看他太可憐了。一、失去了大法,二、還被邪惡控制著,真的很傷悲。我就想不能對他有任何的怨恨,我一定要修好自己。

從那以後,他一反常態,總是心情煩躁鬱悶不樂,憂心忡忡,時不時的就發火。這樣持續好長時間,磨煉著我,但也充份暴露出我的自私。

那是在2002年的一天,他居然從晚上9點步行走到第二天上午9點半,來回40公里。像這樣的事情經常出現,不分白天黑夜,一走就是多長時間。回來就說沒意思。要不就雙目瞪圓看著我,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要不就是幾天不說一句話,看著誰都不順眼。怎麼勸解也不聽,搞得全家精神緊張,誰看見他誰害怕。那時我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感,和內心深處的一種怨恨、氣惱、委屈,強壓生忍著那種不平衡的心,越是這樣邪惡就越鑽空子。

沒過幾天,他的身體突然出現異常,呼吸困難,渾身無力,精神狀態差極了。去醫院檢查,在他的脖子上大動脈處和縮骨裏突然長出兩個雞蛋大的瘤子,和依賴性的糖尿病。真是非常意外。當時他好像被打一悶棍子一樣,精神全部崩潰。精神打擊太大了。這時我的心裏還在想,這要是學大法哪有這事呀!不知悟的怨他。

事已至此那就做手術吧。出院後他的情緒仍然不穩定。我就想這可怎麼辦?為甚麼這麼長時間還這樣?為甚麼一次比一次厲害?我錯在哪裏?執著在哪裏?思想激烈的鬥爭。正當我反覆向內找,挖其根本執著的時候,我順手翻開一本法,一眼就看到「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反覆幾次讀著就想,大法弟子身邊發生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甚麼東西阻礙著我。細細的找到內心深處,不由大吃一驚!

我終於清醒了。「撲通」我雙膝跪在師父法像面前,淚流滿面:師父,這麼長時間,我一直停留在對法、對您這種感恩戴德的感性認識上。每當遇到突發事件,就用人的觀念去面對,去辯解。而沒有用大法的法理去善解一切,去衡量一切。長時間執著,試圖想用我的思想觀念去強迫他來符合我自己,非要想改變它,祈盼求得有一個安詳舒適的家庭環境,安逸之心。甚至祈求他站在我的角度為我考慮,無聲的怨心、無聲的恨心等等。原來這麼長時間我滿腦子、滿身、滿心全都充滿了自私、自利、自我。這哪是修啊,這些私把我包得嚴嚴實實,整個被舊勢力牽著走,控制著走,完全走了它們安排的路。從根本上就偏離了法,根本沒為對方想想如何如何。

此刻我擦淚起身,心生正念。終於找到了真我,分清自我,包括一思、一念、一舉一動,精進實修,衝破一切阻力,及人的所有觀念的束縛。同時也真正認識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必須昇華到理性認識,嚴格用法來要求自己。我也明白我愛人也是被另外空間舊勢力黑手控制迫害著,隨即我想,我要發出最強大的正念,鏟除所有舊勢力黑手爛鬼等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因素。時刻清理自身及我愛人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用慈悲的心理,祥和的心態,正視一切。拘小節、懷大志,只有改變自己,才能影響他人,真正做到師父所講:「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境界》)

當溶於法中的時候,無條件向內找自己,修自己,理智、清醒的悟道。那才是真正修煉的人。從那以後,家庭環境奇蹟般的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他也把所思、所想的話都說出來了。我也耐心的聽,衝破所有人的觀念。就用師父講的法來破一切迷,真正做到正信、正悟、正行。不管任何生命都會感受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才能看到強大的法在人間的展現。才能看到柳暗花明的這一天。

終於在2003年年初,我愛人清醒過來了。這一天,他做了一個夢,有一個人告訴他說:有好多人往山上跑,你怎麼不去呀,山上有三種藥材,你快把他採回來。說著他就往山上跑,一直跑到山頂,突感前胸有東西,其中之一的是山藥,這時醒來,才知是夢。他把做的夢告訴了我,問:這是怎麼回事?我當時非常高興,我說你把這山藥兩字倒過來,他說要善。我說:對,師父會用異音點悟,你緣份已經到了,該同化法了。那兩種藥才肯定是真和忍,他一聽,哎,正是。

從那以後經師父一次次點悟,他也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美好、旋轉的法輪,和生命的機制,等等,都展現在眼前。這時他才完全明白,原來他是為法而來,背負著重要使命。這樣就又從新走上了返本歸真光明之路。在學法的過程中,他也真正感受到,每學一遍《轉法輪》就會脫掉一層顏色不一的很厚的硬殼。這殼的形狀和人身體形狀一樣,同時也真正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

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雖然我們的路不一樣,但是目標是一樣的。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弟子,身上的責任重大,不管怎麼難,無論是工作環境和家庭環境,都得我們自己去開創,師父的法是講給各界眾生的,正一切不正的,從我們得法到現在,師父賦予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稱號,也是不斷的把我們從舊宇宙當中撈出來,我們怎麼做才對得起這個稱號,我們不僅僅要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其中也包括我們每個弟子要修好自己,真正理解好師父講的法理,從而做得更好,環境才會改變,不愧對師父對我們的苦度。現在我們的心情萬分喜悅,無以言表,心中只有感慨!

我們原本高潔自天來 層層轉生為法來
紅塵滾滾數年埋   大法洪傳天門開
同心來此世間行   蕩盡污垢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