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常人狀態修煉 救度更多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9日】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我們更要加強學法跟上正法進程,而不能抱著快結束了的想法,使我們自己的人心浮動起來,給大法給我們自己帶來不必要的損失。我們越是知道快要結束了,越要抓緊時間做好我們該做的一切。因為師尊講過「圓滿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結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圓滿對於大法弟子來講只是個回歸的時間問題了,而正法是留給未來的。不同層次眾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來其實是不存在的假象,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在未來不同歷史時期宇宙中如果出現破壞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現時大法將如何正法、使一切圓容不破是非常重要的。」(《甚麼是功能》)

既然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責任,我們是不是必須做好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呢?修好自己的同時救度更多的眾生。因為許多宇宙的王啊、主啊,甚至於相當龐大的,更高級的生命都轉生成人了,而且很多人都對應著更大的天體眾多的生命。師尊不是講過「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其實很多大法弟子講真象時說,我現在去講真象,好像現在是去講真象,你平時就不是講真象。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的我們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那我們的家裏人,和我們日常遇到的人和我們不是有著更大的緣份嗎?那我們是不是更應該救度他們呢?我們講真相是救度他們的一方面,我們自身的表現和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所作所為是不是也是他們能否得救的一方面呢?

大法弟子每個人的路不一定相同,但是我們卻有著救度眾生的共同責任。有的一家人都修,那處理一些問題可能比較容易。有的家裏就一個人修或就一個人不修。那家庭關係我們如果處理不好肯定會給我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的。我記得我們有的同修因為證實大法被抓的時候,有的家裏人說:我們這人多麼多麼好,我們要想一切辦法救他出來……有的家裏人呢,卻說:讓他裏邊呆著吧,我們還清靜點兒……而且有的同修家庭關係都處得很緊張,同樣的是在修,周圍的環境為甚麼會有那麼大差異呢?難道不是我們自己的心有問題造成的嗎?比如有個家庭四口人,除了父親,兩個孩子和母親都修,當年因為證實法被抓進勞教所的時候,老父親給他們送吃、送穿、送棉被……孩子們陸續出來後,老父親依然照顧孩子們的吃喝,等母親出來後,他們三個每天聚在一起學法,冷落了老父,老父親畢竟是常人,理解不了,感覺孤單,而且孩子們都三十多歲了,沒有成家。老父親逐漸成了孤立的人,後來家庭就發生了矛盾,而且持續了好長時間。自己還說父親對他們不好。沒有去看麻煩是不是我們自己有問題而造成的。師尊不是講過「有的人碰到麻煩了,他在那個麻煩當中,他說,別人怎麼就對我這樣了呢?怎麼就不行了呢?其實我告訴大家,不是別人對你不行了,宇宙的法都是非常理順的。你自己要是擰了勁了,你發現,周圍的一切對你都不對勁了。你把你自己的原因找出來,順應過來,發現他一切又對勁兒了,往往是這樣的。」(《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

師尊不是多次在講法中告誡我們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嗎,我們去掉情不是還有理嗎?我們就該對父母好,我們就該對子女好,他們不也是眾生的一員嗎?他們不也是我們該救度的嗎?我們如果做得好,他們是會知道我們好的。同修中不是有自己在修,父母不修,可老兩口就是誇自己的孩子好嗎?眾生看不到我們做得好能說我們好嗎?

比如有的年輕弟子自己修煉了不想找對像了,使家中不修煉的人不理解,從而出現很多麻煩。自己卻說:都快結束了,我不想找了。因為想法的基點不圓容,有很多常人問過我們同修:你們修大法是不是不能結婚啊?

年輕的同修們,其實別人介紹來的對像也是我們該救度的眾生啊,他們不也是緣份化來的與你有緣嗎?師尊不是講發生在我們周圍的事,沒有偶然的嗎?不是有的年輕弟子說過:我見的幾個朋友都知道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了,由於我家庭條件不好(此同修曾是國家一所重點大學的學生,因為證實法被開除學籍,開除黨籍,而失去了學位,失去了人中的一切),人家只願意做一般好朋友。那我還可以去見別人去講真象……

同修們我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做對,還是不想放下自己為私的觀念呢?不要找藉口說是修煉狀態造成的(不包括那些極個別表面改變快的,真正是修煉狀態造成的)。師尊不是講過人最難放下自己的觀念,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嗎?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