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修煉的一部份

——談突破家庭間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4日】時至今日,看有同修還走不出人、家庭來,實在感到惋惜,關鍵是心性要提高。換角度思維先想到別人能否接受,去清除為私的「成、住、壞、滅、空」的舊宇宙法理,才能完全遵照師尊教誨的慈悲、善良、純正、大忍的正法理,才能突破從上到下對應下來的各層舊勢力安排下的家庭間隔,使有緣人得法,正念正行。

被非法勞教三年,師父呵護著我從公安局講真象到看守所──石市勞教所──省法制中心──高陽勞教所──回石家莊本所──回家,所經歷每一磨難的背後都對應著要去的人心,心性提高上來,身體環境周圍空間場對應發生變化,正念正行,隨心而化。下面僅回顧過去的一年在家證實法小事與大家分享。

2004年春的一天晚上,我要去進貨準備第二天走,忽然矛盾出現,丈夫問我去哪?生活的艱辛與以往的怨恨使我言不由衷出口:「上哪還用向你打報告嗎?」他隨手舉椅子向我頭上砸來,我立掌正告他:「我不想讓你造業。」同時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間干擾他的黑手爛鬼。可心裏爭鬥心驅使跑到院子煉起功來,心想:在邪惡黑窩我都沒間斷煉,自己在家怎能受約束?這時孩子慌忙跑過來說:「媽,快跑,爸爸告訴公安局了。」我馬上進屋,衝著丈夫正通110惡警電話大聲斥責:「打人犯法,你打破咋辦?」當晚我發著正念惡人沒敢進家。

為制止丈夫惡行,我到同學家住了三宿,想了許多,想到離婚,流下眼淚,我首先向內找自身魔性、怨恨心。我又想起那年丈夫打掉我門牙又重活的奇蹟。當時我拿著自己連根一寸長的門牙找醫生看時已超過24小時,醫生說這種牙活最長超不過三年,可在我身上今天已8年過去了,豈不是大法的威力?這時我又想到幾年來,父女倆相依為命,丈夫因患類風濕脾氣古怪暴怒無常。在我被關押期間又突發雙目失明,他一年要吃幾千元藥,而我有大法支撐,他有啥希望呢?若一個大法弟子包容不了他,推給誰都是負擔啊!而且我剛釋放回家,常人不理解我們離婚的原因,他們一家人會把怨恨記在大法上,會給社會一個不好的影響。決不讓邪惡鑽我人放任的空子。同學見我流血不止就把我送到婆婆家裏,同學說:就憑他(丈夫)那身子骨,她(指我)要還手能打爛他,可她是修真善忍的,不還手。我也非常理智的告訴他們別著急、生氣。後來我堂堂正正走回家,像沒發生甚麼事一樣做起家務。後來,娘家人聽說此事,要丈夫去公安局勾名字,以制止邪惡,他照辦了。接下來,看熱鬧勸解的幾個人都得了法,我抓緊一切機會洪法。

某日,剛得法的同學到我家來煉功,問我丈夫:「你煉煉不就好了嗎?」說著話,我們三人煉起來。同學笑丈夫這麼多年反對現在跟著煉了;丈夫笑,我也笑丈夫是真心的嗎?我一種瞧不起人的笑差一點阻斷了我喊煉功口令的聲音,馬上我意識到這是不正的思想,清除掉。關鍵時一念很重要,決不能拿舊觀念對待人,也許人清醒的一面早想得法了,只是緣份未到,否則將毀人一生,我想到師父講一念出善惡。再看九年來學法長進不都是師尊在一次次給機會嗎?

時隔不久,我除了手心、腳心外身上長滿了疙瘩,醫生說是皮炎、皮癬,千八百元好不了。我下決心晚上打坐,時冷時熱,前後一個多月脫去身上層層白皮,皮膚病痊癒。我走出了家庭,去找市公安局、610、單位,市610頭目看到我被丈夫打傷的樣子生出了憐憫說:給你辦公室電話,若他再打你就給我們打電話,還囑咐我:「別叫他出去瞎說!」直到去年秋後,市公安局副局長多次進家找我給他兩個孩子做家教,我鄭重相告:我感謝你對我的信任,你知道我是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要求我凡事用心去做。我抓住所有機會證實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而非說教與唯心。公婆見我皮膚病不治而癒,叫他兒子跟我學煉,又省錢又少受罪,多神奇,值啊!

如今我們請出師尊法像掛在堂屋,丈夫見我煉功都悄悄帶上門。他從《明慧週刊》看到注意事項,都會跑去告訴其他同修。緣在惜緣,緣去隨緣,不怨不恨,豁達樂觀。如沒大法早沒有這個家庭了。從丈夫舉報我,到他學法煉功、看《九評》思想的轉變;從丈夫每到冬天就犯病臥床到全年不吃藥,節省3000元;從世人受共產邪靈欺騙、到適應真善忍做好人,心態平衡,家庭和睦,時時見證了師尊的慈悲救度與呵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