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改變家庭環境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5日】幾年來,我幾次寫寫停停想把自己的修煉經歷和心得寫出來,但由於自己總覺得做的不好,又文化水平低怕寫不好,一直沒有把要寫的寫完。今天又看到明慧網登的一同修文章中說:向明慧投稿,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就又從新拿起筆,想讓和我有一樣經歷的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我是98年得法,得法前好多種疾病。幾乎無法正常工作、生活,藥費積了上萬元,單位效益不好無法報銷。天長日久丈夫也愁眉不展。我因身體不好脾氣暴躁,經常和丈夫、婆婆鬧意見,當時就因孩子才沒自殺,那痛苦無法言表。

感謝偉大的師父讓我從新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義。修煉法輪大法40天後疾病全無,我整個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從單位到家庭都說「法輪功神了」。有很多有病的人都開始煉,丈夫、婆婆也非常支持。可是99年7.20江氏邪惡集團為了妒嫉心,為了維護共產邪靈的政權,發動了千古未有的對要做「真、善、忍」好人的邪惡迫害。有目地的製造了北京「自焚」的大假案,欺騙了全世界的眾生,我當時也不知所措。首先家人特別我丈夫堅決反對我繼續煉功學法。我就偷著在家煉。後來一同修得到真象光盤我們看後,知道了「自焚」是假的,就給家人講真象。在我一再堅持要煉的情況下,我丈夫燒大法的書,砸了師父的照片。我當時學法時間短也不知從法上悟。就背著丈夫在家煉(後知道丈夫也默許了)。2001年3月我自製了講真象的傳單,和同修拿來的真象光盤出去救度眾生。被惡人舉報,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我。所到之處我都給他們講真象,市610頭子大拍桌子不讓我講,我沒配合他們一切無理的要求,他們就把我送市拘留所關押。7天期間610人員去了4次讓我交待光盤來源、寫保證書,我都予以否認。第8天把我送市女子勞教所。在那裏受到非人的待遇,沒有人身自由。3個月後由原來的158斤體重降到110斤。開始接觸到的都是些邪悟者。因為當時不能從法上認識法,把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認為那些邪悟者去北京次數多修得高。最後還是寫了保證,想自己才學法不到一年,不如她們在法理上悟得多,又不願在那裏受苦了。6月份,單位、派出所再次來接我時就違心的寫了「三書」。勞教所又強迫我丈夫交了四千元錢,我才回到了家。

因江氏邪惡集團用株連九族的政策,使我丈夫名利受到損失。丈夫又是個對共產邪靈擁護者。我回到家後繼續煉功,我丈夫對我大打出手,打得我起不來床,女兒制止他(女兒也修煉),他把女兒也打的上不了學。因自己不能從法上去悟,仍停留在個人修煉階段。認為丈夫打我是還他的債,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是找單位領導出面也只是對他不痛不癢就算了。給他講真象他也不聽。用離婚脅迫我放棄修煉,婆婆在旁也加油加火讓離。我當時也很想離,可是我想那樣人們就會誤認我們的家庭是因我煉了功才造成家庭破裂,會造成煉法輪功沒有親情不要家的影響(因丈夫、婆婆在外面都說是這個功害了這個家)。所以我不同意離婚,就小心謹慎怕他們再找茬,天天生活在懦弱中。可是就是這樣在2001年7月的一天,我丈夫還是找茬第三次毒打我讓我向他保證不信法輪功,否則堅決離婚。我在床上10天不能起床,他根本不管我,都是同修偷偷給送點東西吃(孩子在外上學)。這期間我接到了老師的新經文《忍無可忍》。師父說:「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還有在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寫道:「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我想丈夫的這一切行為主要有另外空間邪惡的因素干擾。要正念鏟除它。我找到單位有關人員,堅決要求對我丈夫的行為給以制止、制裁。否則,我就到婦聯告狀、報案。因單位領導聽過我們多次講真象,知道法輪大法好,非常重視這件事。我丈夫在單位的壓力下(如不認錯,開除出廠),承認打我錯了。保證改正。可還是用離婚脅迫我放棄修煉。當法院再次來傳票時,我對丈夫說:「你既然真想離,今天到了法院我就滿足你。」我丈夫一聽死活又不離了。我悟到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有怕心造成的。因為在勞教所就沒完全去了那顆怕心,只是形式不一樣。你怕甚麼,邪惡就專找你的執著下手。

在從勞教回來後,市610、鎮、當地派出所經常往我家打電話、到單位進行騷擾(也找其他同修),因怕都配合他們去做。後來,從家庭的過關中,悟到還是怕心在作怪。2002年春節前,市610、當地鎮長、派出所所長等十幾人來我單位讓我從新寫一份「保證書」。我首先心平氣和的給他們講真象。然後我清清楚楚的說:「從今往後不准你們任何人再往我家打電話,到我單位騷擾我和其他同修。而且我們不但不寫,而且還聲明以前寫的全部作廢。否則我們就離開單位去北京上訪。」他們說他們只是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口頭保證也行。我說你們給上級完成了任務,我給自己完不成任務了。最後他們說:你這種思維我們也不想改變了。千萬別去北京,我沒有答應他們甚麼。從此他們再也沒有正面干擾我們。當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法給的智慧。「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

我丈夫雖然不離婚,可單位有些常人說三道四。說我該打,沒有短處怎麼不敢離(我丈夫在外說我不離)。我想我是來證實法的,不是來證實我自己的。我要聽師父的教誨,要有一顆熔化鋼鐵般的心來救度眾生,我不在乎我自己的得失,不能在乎常人的態度。從此,我對家人比以前更好。丈夫不讓我講真象我就背著去講,有機會就講。家人不聽我講,我就用行動講。婆婆幾次住院我都儘量照顧好。開始幾次去看她,她躲著不見我,我不被她的常人心帶動,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給她倒屎倒尿她也不說我好,給她送飯她不給開門……當時也非常委屈和不平,但還是強迫自己儘量做好。為了證實法,為了眾生能得救,這點苦算甚麼?經過這四年的努力,丈夫不反對我講真象了,也允許我在家煉功了(其實他早就默認了),婆婆見人就說大兒媳婦好,煉法輪功好。老二媳婦不煉法輪功只是說的好,這些年虧了這個煉法輪功的照顧。你們也別信北京「自焚」,那是假的。

當然,我離一個合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還差的很遠。特別我丈夫對共產邪靈中毒太深,有待繼續改變他,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勸說眾生退去共產邪靈的獸印,助師世間行,完成自己史前大願。修的層次有限,有錯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