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破除邪惡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2日】2001年秋,全縣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逼迫人人過關,分別到公安、組織、紀檢等部門,被逼寫保證書,不去的由公檢法部門強行從家抓走,不寫就關押進看守所。為了躲避迫害我離家出走,縣領導逼著我的丈夫找我,並停止了他的工作,在壓力面前,丈夫承受不住,找到我的親屬提出了三條意見,讓我任選一條。一是寫不修煉的保證;二是將我送公安;三是離婚。

我想這是舊勢力給我安排的,這三條路哪一條我都不要,都不承認,堅修大法我沒錯,不應受迫害,也不能沒有家。我察覺到這是我對丈夫的情,怕牽連他而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在法中修去情,邪惡不配考驗我。邪惡用這一招絲毫未動了我,又施毒計,他們準備讓丈夫替我寫,我馬上意識到是邪惡要加害我的丈夫,我決不允許。這次參與迫害的有好幾個部門及縣裏好幾個主要領導,他們也都是我救度的對像,於是我懷著慈悲善念,給他們每人寫了一封信,講清真象,同時表明我堅修大法的態度,邪惡想加害我丈夫的陰謀破滅了,我丈夫也恢復了工作。

2002年7月份的一天早上5點多,公安有十多人敲開我的家門,要綁架我到省會洗腦班,我堅決不配合他們,上到二樓樓頂,隨後縣委副書記、副縣長、檢察長、公安局長也趕到我家。當時門外圍了好多人,面對公安、圍觀群眾、縣領導,我給他們講真象,講文化大革命的教訓,講他們7.20以來對我迫害的事實,講大法弟子如何做好人、說真話,我是在大法中如何受益的,並告訴他們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到報應的,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要他們為自己的妻子兒女負責,不然以後會後悔的。

有的公安人員低頭不好意思,有的鑽到車裏不出來了。縣裏一名領導說,我是叫你到那兒住賓館,你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我說,你給我個金山我都不去。我問他們,我是違反了憲法,還是違反了法律,為甚麼這麼逼我。公安局長說:誰逼你了?我說你們這麼多人來我家是來給我做工作來了嗎?我乘機揭露公安人員多次到我家妄圖綁架我並毀壞我的家產的違法行為,局長一言不發了。有個領導趕快說:公安人員都走吧,公安局長說,我保證再也不讓他們來你家了。(那個局長時間不長就退了),後來縣領導說你甚麼時候想通了甚麼時候去行吧,我說,你們死了條心吧,我甚麼時候都不會去的。最後他們自己走了。

那天有幾個同修被抓走,以後又有幾個同修陸續被抓進洗腦班。我心裏難受極了,一邊發正念眼淚止不住往下流,我決定去找縣主管幹部,但一想去心就跳,我發正念清理干擾我的怕心。心態穩定後,一天晚上,兩名同修給我發正念,我抱著救度他的心,騎車找到那位領導家,其家屬讓我在外等了好長時間,直到一輛汽車在附近停下了,我確認是公安的,我想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救度眾生沒錯,誰也動不了我,否定其它的一切安排。隨後那個幹部出來見我,氣勢洶洶。我心平氣和的說明來意,一是要求放人,二是希望不要再找我,並要給他說說心裏話。他不讓我說,我說我是對他的信任才來找他,並告訴他你們都是受害者。他終於讓我說了,我給他講真象,告訴他共產黨的歷次運動對人包括對我的親屬的迫害我都清清楚楚,所以我不是無理智的,我為甚麼要修大法,我親身體驗到大法才是真理。我講錢多官大不是福,人身體健康,心情舒暢才是福。告訴他洗腦班如何邪惡,他不相信是真的,我讓他了解610工作人員。最後他高興的笑著一邊誇我一邊送我往外走,可他急走幾步到我前邊往附近停的那輛汽車那兒走去,我才想起來那裏已經設了埋伏。我知道他是去告訴他們不讓他們動我。回家後同修說,你到老虎嘴上蹭癢癢了,我們一齊說,那是紙老虎。

2001年底,惡人用欺騙的手段讓家屬把門打開,公安惡警像土匪一樣強行闖進我家,將我綁架進看守所。當時我沒有一點怕心,走到哪裏真象講到哪裏,對他們的一切要求均不配合,一句話,一個字都不予回答。他們給我捏造迫害證據,還要判刑,我全盤否定,絕食絕水,被強行灌食。我看著參與給我灌食的7、8個犯人和4、5個警察,告訴他們大法好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對自己不好,我說我們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所有的人,我說將來的人類會走向美好,我多麼希望你們也都能看到那一天啊。我當時一邊講著淚水不知不覺滾了下來。他們默默的聽著。灌食時,所長讓少灌點,聽到遠處傳來唱歌聲,他大罵著喊他們,我感到他心裏很不好受。事後有個犯人說,我聽著你說真想哭。有個較惡的警察對我說,你煉功我們都看的見,也沒管你,隨便煉吧。我說這裏不是我煉功的地方,我得回家煉。

為了讓我吃東西,有的端著雞蛋方便麵給我吃,有的哭著勸我吃,有的拿著勺子餵我水,我告訴他們在任何地方我都吃,但我不會吃這裏的一口飯,因我沒有犯罪。他們還派進去一個裝作被押犯人的婦女,又哭又鬧,她說自己信佛,甚麼想孩子,甚麼你們不吃飯我也不吃了。我一眼就識破了想用對家庭孩子的情打動我的這場鬧劇,我不為所動,除了發正念就是背法。我躺在水泥台上,只要一背法或念正法口訣,全身就像飄在空中一樣的美妙,舒服極了,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我堅定一念,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不是師父安排的我全盤否定,多少大法工作等著我做,多少眾生等著我救度。第四次給我灌食時,我想不能再讓他們迫害我了,師父幫我演化身體病業,頓時全身抽搐喘著氣,獄醫給我量血壓聽心臟,我想讓它沒血壓沒心跳,獄醫說快休克了,就給我輸液。第二天我想我不能再在這兒了,我今天就得回家,他們又給我輸液,我讓他們找不到血管,醫生費了好長時間就是沒找到血管。當天下午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家。到家後8天沒吃沒喝的我,吃了點東西,自己上樓洗了個澡,家屬又驚又喜,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