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走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日】我是河北省唐山市大法弟子,今年51歲,1996年9月份得法。2001年曾到公園公開集體煉功,被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共關押54天。2002年因拒絕說不煉法輪功,被送進轉化班三個月。前後兩次被非法關押,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從新溶入證實法的洪流之中。

今年7月份,我和另兩位同修一起到律師事務所和公安局講真象。9月10日,我們大法弟子一行6人去天安門發正念,發揮了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一、在師父的點化下,我步入了大法的行列

1989年,我得了一種真性紅細胞增多症,據專家講這種病是不治之症。了解這一情況後,我和大夫協商辦理了出院手續。我曾想去葫蘆島的筆架山和一位老尼打發剩餘不多的日子。可是看著關心我的丈夫和幼小的兒子,我怎麼也下不了這個決心。正在我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又學起了其它氣功,可是三個月下來,病情越來越嚴重,我決定去學法輪功。從1996年9月初到10月初,雖然去了一個月,可我還是常人的心態,早晨也不煉功,學員問我為甚麼不煉,我說我活著都費勁了,早上起不來。同修告訴我10月初放錦州學法經驗交流會錄像,我說去看。第二天早晨,我五點就來到了煉功點去煉功。那時我臉和手腳全呈紫紅色,觀念轉變後,我相信了神佛的真實存在,把幾盆藥都送人了,從此再沒吃一粒藥,不到二十天我的不治之症悄然而去。後來我才意識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救度我,幫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二、公開集體煉功,震懾邪惡,喚醒世人

那是2001年的春天,也是邪惡勢力迫害法輪功的高峰,為證實大法的美好,我們分頭去公園煉功。我和丈夫商量此事,他堅決反對,並用大鎖頭鎖住了樓下的門和自行車。出不去。我把自行車拖到小房頂上,再放到地上,就這樣我準時來到公園煉功。期間,在人群中,一個牽著狗的胖女人大聲吆喝要給我們報警。大家不動聲色,繼續煉功。一會功夫警察真的來了,怒氣沖沖,摔碎了我們的錄音機,並大喝不許我們跑,說完就給開警車的司機打電話,足有半個小時,人數越來越多,大家七嘴八舌的向我們提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我和另一位同修不慌不忙的耐心解答,沒有一點怕意。這時圍觀群眾已達300多人,警車也到了,我們9人被帶上了警車,押送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後,它們用盡了各種辦法審問我,我不配合邪惡,它們就謊說我丈夫因制止法輪功不力被單位開除,這時又有人問我兒子的電話號碼,我不配合,當晚我被押送到了看守所,在我被關押期間,我母親全身燙成重傷住進了醫院,她受江氏集團的毒害太深,配合了惡警。

9 天後我被轉移到看守所,那裏的環境非常惡劣,但我並不覺得苦,如果這次被判刑,我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就會失去,我們這次公開集體煉功,被定為河北省第一案。這時看守所裏規定,只要寫了保證書就可以回家,別的監室都寫了保證書,為了堅定正念,我們弟子之間背經文,不管哪一篇只要記清楚了就背下來。我們商定某一天早上6點發正念,震懾邪惡。那一天我們準時立掌發正念,那一瞬間,7個刑事犯像惡狼一樣向我們撲來,並向惡警做了彙報,我們的集體正念震懾了邪惡,它們沒人敢動我們。還有一次,惡警讓我們背監規,我們集體不配合,最後我們勝利了。一天張欣所長找到了我,讓我收拾行李準備回家,那時我的身體已表現出多種疾病,病歷寫了16開紙兩張,人浮腫得脫了相。當時我自己並不害怕,我知道不是病,此時屋裏的人都靜心聽我們倆對話。她說你都病成這個樣子了,趕緊去醫院治療。我說我沒病,不去醫院,你讓我走我順其自然,讓我寫保證書,我死也不出去。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走出了看守所,回家十幾天後,我的身體完全康復,再次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三、修真善忍就要敢說真話

2002年,正是邪惡迫害法輪功的高峰,那時我在家學法煉功,做一些證實法的事,和同修的聯繫也從未間斷。片警經常來我家騷擾,並問我還煉不煉,我非常堅決的告訴她,我煉,她說:你一個黨員幹部為啥相信法輪功,我說我的病是法輪功治好的,就這樣我又被帶進了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我們不畏邪惡,集體背法,集體煉功,給警察和值班人員講真象。平時給我們所謂的「上課」的約5-6個人,其中只要一個是緊跟江氏集團走的,其他人都是硬著頭皮念一會書,然後就和我們一起討論,我們就給他們講真象,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等時間湊到了,我們就回監室,雖然環境很差,但大家心情非常好,每天學法煉功。時間不知不覺過了3個月。一天早晨,獄醫在樓下等我讓我去醫院查病,我說我沒錢不去,他說,有人給我花錢。我就上了車,一個月前獄醫曾找過我讓我去醫院看病,我拒絕了。這時我想起了在派出所裏,惡警們想審問我,我就邊走邊發正念,結果那個警察頭疼得很厲害,對我說他遭報應了,讓我回去,不審我了。回監室後,同修們聽說後增加了大家堅信大法的信心。一會兒功夫車開到了醫院,我坐在樓道裏等著化驗,我想起了同修們教我的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我身體不合格,這不是修煉的場所,我要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三天後我被釋放,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又一次走出了監獄。出獄後一個月我得到了一份師父在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為了讓同修看上新經文,我急中生智,買了幾個豆饅頭,然後爬上梯子上了房,趁機會把經文從隔壁送了進去。洗腦班有個邪惡的規定,誰從隔壁送東西,可以用槍打,但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是誰也阻擋不了的,五年的迫害也沒動搖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的決心和信心。

四、講清真象,救度世人

師父告訴我們做好三件事之一就是講清真象。我利用一切機會給世人講清真象,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除此之外,我覺得去律師事務所和公安局講真象更有必要。於是我們三人商量好一起來到了律師事務所。我以兩次被關押罰款9000元為切入點,另兩位同修以進京被罰款為切入點,諮詢如何要還現金。我們三人一人說明迫害過程,另兩名發正念相助,以此達到講真象的目地。那位律師熱情的接待了我們,並告訴我們,它們的做法是違法的,現在就可以起訴它們。並告訴我們找哪個部門,應注意的問題是甚麼。我們也深受鼓舞,出了律師事務所直奔公安局去了。那時我們三人的思想是空的,甚麼準備也沒有,一直奔國保科去了,國保科長說話口齒伶俐,明慧週刊他也看,而且法理知道也不少,他脾氣很暴躁,對大法弟子也沒有耐心,我們一人對他講真象,另兩人對他發正念。在講的過程中,他說信仰自由他們不管,但散發和貼傳單是擾亂社會秩序。我說這是共產黨造成的,不讓我們說話,如果把問題擺在桌面上解決,還需要這樣嗎?他又反問我發過傳單嗎?我說發過,而且發在了你家門口。他無言以對,睜大眼睛想發惡,但是大法制約著他,他就惡不起來。我們的對話真的像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所講到的:「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接著這位科長又說佛經中寫到十惡不赦的還救度呢。我說不是,不會救度這些人的,因為他們已經本性無存。這些話對他觸動很大,我們沒有把他列為不可救度之人,他又問我們有沒有在明慧網上報導過他,我們確實沒報導過。在談到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時,他很反感,立即大吼,說要把我們送進去,我們很理智,一不怕、二不後退,不慌不忙的繼續給他講真象,大約講了一個多小時,我們順利的講完真象回家了。可是第二天,有人就告訴我們說公安局要抓我們,其他同修說讓我們躲一躲,我說不行。師父曾在講法中提到碰到了困難不要繞開走,我們商量哪也不去,如果他們來抓人我們不開門,打開窗戶喊:「法輪大法好!」可是幾天過後一點動靜也沒有,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的過去了。

回憶幾年來的修煉歷程,我深深的體會到學法的重要性,不管做甚麼事都要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因為我們做每一件事情都離不開大法的指導。五年的風雨坎坷在慈悲的師尊呵護下,自己逐漸轉變了人的觀念,修去了許多執著心,但還有許多不足。

以上是我五年來的修煉心得體會,我想通過這次書面交流,使自己更加精進起來,歸正自己的言行,找出不足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