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放下執著 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5日】我是一名於94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後,長時間沐浴在法光的幸福之中。在五年的個人修煉中,憑著在大法中修出的善,我在學校、單位、社會也樹立了很好的形像。1999年7.20後,我又同億萬大法弟子一樣,在師尊的呵護下,走過了這場由舊勢力強加的五年迫害,走到了現在。這期間從沒有轉過身來回顧這段時間,因為一直有許多事要做。最深刻的感想是:能跟著師父在正法進程中大步前行,這就是最幸福的啊!

一、堅定正念 惡浪狂濤如煙雲

1999年7.20後,在鋪天蓋地的邪惡打壓下,我在一開始,由於抱著僥倖心理,玩過一次模稜兩可的文字遊戲,在接下來一段時間以後逐步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堅定了純正的心,也不再去配合邪惡的要求。於是公安610開始輪番上單位上家來騷擾,加上各個領導的攻心式的談話,從社會上到單位家庭出現了方方面面的壓力,直至後來政府不法官員又非法下文把我撤離了重要崗位。

在這樣遭到方方面面不公正對待的情況下,我去向當地政府講明真象,講清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政府不應該、也不能這樣歪曲我師父與大法,也不應該這樣對待大法弟子。一位領導在理屈詞窮後竟說:我無法改變你的信仰,但我可以限制你的自由。我說:「你硬要幹壞事也是你的自由,但你會自食其果。」

在最後一次市裏領導可笑的最後通牒式的談話後,絕望而氣急敗壞的不法人員們非法剝奪了我的工作權利,而且由於沒有抓到任何迫害藉口,他們採用了很卑鄙的手段。連夜把單位職工悄悄全召集來一個個分別談話,要求他(她)們「服從組織,以黨性作保證」。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於次日清早突然通知我參加職工大會,並馬上荒唐宣布表決開除我,有的人舉了手,有的人沒有舉手。而後又馬上宣布全體通過倉皇而逃。

會後有同事去我家哭著告知昨夜的陰謀。那一刻我的心在流血,我不在乎甚麼工作的得失,我的路是師尊定的,壓根兒就不是誰能夠輕易左右的,不法人員們這樣做只是幹壞事而已。可是我許多朝夕與共的同事啊!你們為甚麼那麼輕易為邪惡所左右,服從黨性就是參與害人的陰謀嗎?這樣的組織也要聽嗎?我對同事們說:我是怕他們害了你們啊!第二天我便去了單位的上級,抗議他們的非法迫害,並說我會向上上級繼續反映。同時開始了我的打工生涯,哪方水土不養人啊!

對於我更加的自由,不法人員們更是惶恐不安,最後又說要恢復我的工作,還威脅說不回來就開除我父母工作停發工資,我說:「本來就不應剝奪我的工作權利,人各有命,我的工作也不是你們給的,法輪大法只會使我更好的工作,為甚麼你們老要幹壞事。」

對於那個寫甚麼書啊甚麼不煉的保證啊,他們都知道是根本不可能了,也不問了。610那幾個警察說:「沒用的,那傢伙就是槍斃,他也是要煉法輪功的。」可舊勢力還不死心,在非法抄家後(七八個人把家大翻一頓,而放在桌上小書架下的小本經文卻沒人去動一下),他們又非法剝奪了我的人身自由。在非法關押我的當晚,單位失盜,公安局失火。

在看守所裏,同一個牢裏有黑社會的成員、打架的、受賄的官員、小偷等,許多人頭腦中裝滿了謊言,經常是一群人就法輪功的事圍攻我一個,但講清真象後,很快許多人與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有人學功,有人表示出去後要找我煉功。由於各地的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在整個看守所我發現許多犯人都對大法有好感,因為各地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情況,他們直接間接的都知道一點。一位在其他地方關押過的很凶殘的搶劫犯竟能背誦師父的部份詩,他們對我也比較尊敬。

在非法關押了我三個月後,不法人員又決定非法勞教我一年,後在我更加堅定的態度面前,又突然釋放了我。我知道表面是常人式的營救。可根本上,迫害是舊勢力在作祟,而恢復自由是師尊的呵護啊。其實,一切的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握之中啊!

出來恢復一段時間後,我很快看到了新的經文,更加溶入了正法的洪流之中。這正是:既懷沖天志,須走回歸路,撥開雲霧時,一決不回頭。走過這一切,靠的是對師尊的日漸堅信、超越一切思想觀念的正信。我悟到:面對大法,我動的任何念頭都是執著,因為一切是大法所造就的。從一開始,我對師父與大法的正信從來就沒有動搖過,中間有過彷徨但這是走向堅定的彷徨;有過選擇,但無一例外我選擇了更加堅定,因為我們沒有理由不堅定。

二、放下執著 勇猛精進

我們不是來承受常人魔難來的;跟隨師尊救度世人,才是我們來時的史前大願。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我逐步開始努力做好三件事,特別是隨著師尊正法進程的迅猛推進,周圍的環境在快速的發生著變化。我由不敢說到主動說,從懶得說到找機會說,從身邊的人到熟悉的人,再到大街小巷所有碰到的有緣人。

在講清真象中,大法也逐步賜予了我更多的智慧。從一開始拿別人的零星資料到自己編排、再到自己下載自己做、再到幫助別的同修,講真象的資料也由一開始的黑白絲網到彩色圖文,再到光盤;方式也越來越靈活,幾乎是想同誰搭話就能馬上交流,或者乾脆利用工作之便開玩笑:「新規定,不煉法輪功不給供貨啊!」在人們的笑聲中語調一轉為嚴肅馬上進入主題。在街巷上、在客車上、在火車上直至身邊的小商小販遠方的朋友,政府、法院、教師、公安、醫生……。各行各業到處都有有緣人在等著我們啊!

每一個怕心(當然安全是絲毫不能馬虎的,不能讓黑手鑽空子)或其它執著都是一堵牆,都會限制我們講清真象的天地。每當我感到困惑時我都會用正念去尋找自己的執著,在放下執著後便會更堅定,便會悟到更多,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而做好三件事的天地也會變得更為寬廣。每一次進步都是自己放下人心的過程。

「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師尊的話一方面讓我們感到了使命的艱鉅,另一方面也體會到了正法對我們展示的更高更深的心性標準要求。我們這個地方有幾十萬人口,在我擔心人少而感到困惑時,我反省了自己,怕甚麼?怕人少?正念強大與否是由人數來定的嗎?因為師尊給我們安排的路是一定能走過來的,這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自己到底信不信師尊?大法弟子怎麼能有這樣的觀念?自己的使命自己不去完成卻去顧慮,是甚麼在顧慮?執著一放,我們的天地馬上寬廣了起來。

在我們足夠強大的正念正行中,大法會賜給我們無窮智慧與力量的,因為師尊是無所不能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我們充份利用了地區的地圖,(同時也推薦同修使用地圖)幾十萬的人,一千多自然村,按路線分成幾個區,根據人員、時間、距離制定了靈活的講清真象計劃,這樣一來,我們把這個地區比較清楚的裝到了心中。我們的經驗是有步驟、有系統(當然一切是靈活的)的講清真象會做得更好,我們的正念會更加有力。

例如:面對一中、二中許多教師還被謊言毒害並且可能危及學生的狀況,我採取了多種方式講清真象。從外地發信給校長,是同學熟人就送光盤,並抓緊一切機會給能接觸到的學生教師面對面講清真象。要多次多層面的講,有的人一講就明白,有的人卻需要幾次才能真正明白。這中間也是甚麼人都遇到,有不理解的,有躲的,還有吵的,但正法進程洪勢已近,大多數人是比較清醒理智了。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幾個月下來,形勢逐步的發生了很大變化。在前一段時間二中有不少教師面對有關誣陷大法的政治題目時,乾脆就讓學生別做,而且有的教師們開始向我要書在家裏開始學法煉功。

有外地同修在我地發放真象光盤,一個賣毛線的小店老闆有幸得到並看了光盤,他不知感激,反而拿去送到了派出所,而接待的警察卻小聲囑咐他說:你拿就拿來了,可別連累任何人啊!千萬別連累任何人啊!就讓他趕快走了。當地前政法委書記的夫人聽說後對我說:我一下就想到你了,你可要注意安全啊!這位書記也曾隨一時迫害形勢走,全家多次聽我講清真象,也看了《風雨天地行》,已很清醒。而那個糊塗可憐的小老闆還對別人說:他們怎麼不獎我啊。過了沒幾天,隨著拆遷他便失業了。

這次寫稿也給了我一次從新徹底正視自己的機會,在此與同修們更多交流,找到更多的不足,提高得更快,將師尊吩咐的三件事做得更好、更深更廣、更為紮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