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把自己當成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9日】在得法前我是一個滿身業力的人,高血壓11年,還有心臟病、氣喘、腦神經等多種病,最嚴重的時候曾經臥床15天生活不能自理。1998年12月28日得法後,經過學法煉功,我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99年7.20邪惡對大法弟子的鎮壓,那時真是烏雲遮天,天象突變,使我們不能集體煉功。我家原來是煉功點,12月份,公安局、派出所把我家抄了,收走了大法書籍、老師法像及其它東西,當時我沒在家。從此以後我也就成了邪惡抓的重點了。我給他們講真象,他們說我是精神不正常。我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煉功人」。

在2000年7月10日我到北京證實法,被抓到廣場派出所,後把我拉到郊區監獄,我走到那裏,就把真象講到那裏。2000年10月6日,我帶著「真善忍」橫幅又去北京證實法,順利回到家中。公安局、派出所聽說了一些風聲,想鑽空子迫害,在師父的呵護下他們沒有得逞。

在證實法、講真象方面,我時時把自己當成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2003年7月30日,公安局國保科到我的住處搜出《明慧週刊》和真象資料,把我抓到看守所。我給犯人和職工講真象,絕食4天抵制邪惡。由於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呵護,家人對邪惡的抵制,7天後我堂堂正正的走了出來。他們叫我寫保證書,我說:「俺老師叫我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我走的是正路。叫我寫啥?」他們隨後又說:「不寫算了,不過你以後只在家裏煉,別再開法會。」我說:「你們放心,我幹的都是好事,決不會幹缺德事!」出來後得知公安局勒索了家裏2000元錢的保證金。

在修煉的路上我一定要走正,不能辜負老師的一片苦心,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完成大法賦予我的歷史使命和我的史前大願。在當前認真做好「三件事」:在學法、煉功上,每天堅持煉功,學法1─3講,6年來從未間斷。現已學《轉法輪》300遍左右,每天堅持把學法當成頭等大事。發正念除惡,做到全球4次,星期天早5、6、7三個點,加上本地晚9點1次,我和妻子定早上5點,共6次,天天如此。講真象救度世人,由於我得法後身體的巨大變化,我身邊的世人都是看得清的,所以面對面的講,他們很容易接受,都能明白真象,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能使人道德回升,知道大法與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對陌生人,我就採取發傳單、光盤、護身符,做到在時間緊的特殊時期,能救一個人就救一個人。

特別是老師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講:「一個生命腦子裝了甚麼那就是甚麼了,清除的、善解的,一走一過就完事了。」所以說我們在時間緊的情況下要抓緊講真象,讓能救度的眾生明白真象、走出邪惡謊言的毒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