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2日】我是1998年10月份修煉法輪大法的,受益匪淺,中年的我體弱多病,看遍各大醫院也沒好。藥沒少吃,錢沒少花,最後經醫院診斷得做手術,手術做完了不但沒好刀口裏外發炎,起床困難行動不便,鄰居們背後都說蓋張紙快去了,就這樣三年病魔折騰得我對人生都無望了。1998年我幸運的煉上法輪功,大法的神威在我家裏展現了,恩師的慈悲,同修的幫助,學法煉功漸漸的身體好起來了,感覺一身輕,這時同修給我一本書《轉法輪》,我沒有文化,認不了幾個字,學法很困難讓家人給念,幾天後我就決定自己看書,不認識的字就寫下來等家人回來再問。就這樣學法看書,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自己在大法修煉的路上走。

1999年7.20邪惡開始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但我沒有猶豫,仍像往常一樣煉功學法,我看電視知道他們在說假話騙人,我不信他們的那一套,我就堅定走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現在一個健康的我出現在大家面前。所有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從內心深處體會到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從7.20鎮壓開始後,每個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五年多的時間,經歷了很多,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堅信師父,沒有過不去的坎。那是2000年6月份B同修給我打電話說去取經文,放下電話我和同修就一起去取經文,誰知那位同修被當地派出所蹲坑監視,我和同修取了經文後下樓被惡警他們搜走經文,還把我們抓到派出所,當天下午就把我倆送拘留所。

那裏的管教強迫我們背監規,我堅持不背,當時我想我是師父的弟子,就聽師父的話,這一念壓住了邪惡,他們不再找我,這時我就向那裏的刑事犯、管教所能接觸到的人講真象,告訴他們大法好,他們也明白了大法好,也知道我們受到的無理迫害。

後來村委會和派出所又把我們接到村上讓我們簽字不煉功,我和B同修再一次告訴他們「大法好」,就這樣我倆在村裏成了新聞人物。回家後親人和鄰居都來勸我放棄修煉,別跟國家對著幹。當時無論他們怎麼說,我心裏只有一念:堅修大法心不動,因為我知道大法究竟是甚麼,我更加精進學法看書、背經文。

我突然悟到師父在(《大曝光》)中講「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現在這種邪惡的氣候下是堅修大法,緊隨師父,還是執著太重迷方向,這是對大法弟子的嚴峻考驗。

全國各地電視天天播放取締誹謗法輪功的內容,到處抓人勞教,判刑毀書,在這期間有部份同修動搖了,我默默的告訴自己,既然選擇了修煉,就一修到底,嚴格要求自己,按大法的標準去做;堅定正念和正信,就聽師父的話。和同修一起發真象資料、掛條幅,在沒有真象來源的時候,我們便自己製作,讓真象遍地開花,總之我們的正念正行震懾了邪惡,發揮整體作用。

公安局、派出所、村委會等人在我家附近蹲坑,日夜監視。那幾天晚上,惡警們聯合抓人,邪惡氣勢很猖狂,有一天惡警來到我家敲門,周圍鄰居都出來看,這時我家人出去開門問情況,他們說:「你妻子在家嗎」,然後就跟進來叫我的名字。

當時我正念很足,沒一點怕心,我說有甚麼事,讓周圍的人聽一聽這是幹甚麼,我又沒犯法,只是煉功呀!家人這時也很生氣的說:你們放著壞人不抓,夜闖民宅,她不就是煉法輪功嗎,都給我出去。其中一名惡警說,有人舉報你,這裏的條幅是你掛的,我當時就說,那市政府門前20多米的大法條幅也是我掛的,我可真是了不起了。說完他們就不再說甚麼,全都走了。我悟到這是師父在保護我。

師父多次在講法中講到時間緊迫,要求弟子要珍惜利用。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我確實感到時間緊迫和大法弟子救度眾生責任的重大。在得知過去和我很好的鄰居得病了,於是我去看她,我們閒聊中給她講了修煉大法的好處,還講了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這多好一身輕,走時我把隨身帶的一本真象資料留給她了。可沒有幾天,我正在家看書學法,聽有人叫門,開門一看是惡警,進屋後就看見了地上的坐墊,便問你在煉功啊,我善意的說:是的。其中一人問,這幾天你都去哪了,我說沒去甚麼地方,那人又說:「煉功的都說實話,你還說謊」。突然想起說:「從前一位鄰居病了,我去看看她。」一惡警說:「你給她的書在我這裏。」這時我就給他講大法好,希望他們不要把那本書扔掉,好好看看吧!他們幾個都笑了,要我跟他們去核實一下,我鄭重的說,不去!他們便開始在屋裏翻,結果甚麼都沒有翻到。

過了幾個月,邪惡再次迫害我。這天我在看書,村裏來了三個人,一個看我在家,另兩人去鄰居家打電話把早已安排好的車叫來,當時有村委書記等人說要找我談談,我正念很足,就問他為甚麼,他們說:「就是去大隊一趟」。我告訴他不去,要談就在家談,你們的話我已經不信了,他們說:「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找你有事商量」。

這時左右鄰居都來看,我告訴鄰居們,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又來抓人了。我高聲問村書記:「你是個堂堂書記,××黨員竟領一幫人欺騙老百姓,你說到大隊談談,為甚麼讓我上那個車?」在我們的正念正行中,惡人最後把我們送回家。

沒過幾天,一位同修在做真象資料時被惡警跟蹤,由於沒有守住心性,導致兩位同修被抓,而其中一位同修又將我供說了出來。這天早上,我在家做家務,惡警來到我家強行抓人,逼問資料來源,最後把我們四人送到第三看所守。

剛一開始時,我有了怕心,後來我告訴自己,我是師父的弟子,照師父說的做,要正念正行,一天清晨,我正在煉功,被管教發現了,他們喊:不許煉,就把全屋人叫起來陪著我,都不許睡覺,我說:「你們別這樣做,我自己的事自己承擔,不要牽連別人」。這時其他同修都發正念制止了他們。

過幾天就是師父的生日,大法弟子都在想,我們就用自己這顆心證實法,助師救度眾生。在師尊生日的那天晚上,有的刑事犯問:你們用甚麼給師父過生日?我們說用自己的這顆心,他們都很感動,晚上所有的刑事犯和大法弟子一起做靜功,整個號內一片祥和,他們都說,法輪功真神奇,我都感到身上熱乎乎的。

沒有過幾天,所有的弟子都發病。隨後當地派出所和610來接我們五位同修,要將我們送去長春黑嘴子,一路上我們都在背師父的經文、論語、發正念,最後檢查說我有病,又送回派出所,寫完筆錄便把我送回家。時間不長,派出所惡警抓我到洗腦班,路上我就給他們講真象,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到學習班後,正念清除邪惡,鏟除學習班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抓緊一切時間給這裏的人講真象。師父說:「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呢?我建議所有正在被強迫轉化的學員(沒有被抓去轉化的除外)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害怕叫人清楚真象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

第三天早晨,我們出去站隊,惡人領著念宣誓材料,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就在這時,惡警開始打某些大法弟子。我們齊聲喊:不許打人。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抑制了邪惡。幾天以後,邪惡之徒準備開始強制洗腦,所用的誣陷材料被一同修發現,並及時毀掉。所有大法弟子整體配合向610人員講真象,一次不行,二次,三次、四次,直到他們明白,還告訴他們,等到法正人間那時,你們都能看到美麗壯觀的景象,他們很高興,表示以後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了,走時告訴大法弟子多保重!

一次因大法弟子煉功被發現,惡警們施暴往大法弟子身上澆涼水,同修決定全體絕食,這期間家人探望,大法弟子把消息帶出去,外邊同修整體配合去學習班附近掛條幅、標語,又一次鏟除了邪惡。

走過了風風雨雨五年證實大法的路,在師尊慈悲呵護下,我一路走來,但也留下了許多遺憾,有時感到自己離大法要求相差甚遠,我自問自己今後的路該如何走?那就是放下一切觀念,放下一切人心,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抓緊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象,和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在風雨中昂首前行!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