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常人中的事會事半功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日】2004年12月2日明慧週刊登了這樣一篇文章「識破舊勢力對中學生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有一些想法和體會,願與同修切磋與交流。不全面的地方,還望同修補充。

一切為法而來,而我們大法弟子是為助師正法而來。那麼對法負責、證實法,讓我們所面對的生命認識法,這就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主線。一事當前先走在這一主線上,萬事如意而來,事半功倍也在其中。證實法、正確的認識大法關係到生命的留存問題。助師正法的使命至高無上。只要我們做好了我們最該做的事,常人中的事一定會是最好的狀態,絕不會我們大法弟子該做好的做好了,人這一層卻出現了不理想的結局。

法是貫通的,是圓容的,帶來的是最美好的一切。記得我曾經看過這樣一則消息:有一學生拾到了盤真象光碟,在班級裏放給同學們看,結果當期考試,這學生的學習成績提高很大。為甚麼?因為他做了最正、最好的一件事,法開創一切,造就一切嘛,很多事是無求而自得的。你往往執著事情的本身,陷進去就會迷失的,為甚麼真正的神要為正的因素負責呢?這是覺醒的認識,因為正的因素從微觀到宏觀、從個體到整體都是最好的,形成的也是最好的狀態。放棄為私為我,只為「正」的因素負責足矣。

其實,我體悟:師父為甚麼說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就連被迫害的本身都不承認。因為我們不是為反迫害而來的,是為助師正法而來的。為甚麼師父說做好了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迫害是外在的東西,我們走在主線上,符合了法理的要求它干擾不著。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學習時間緊迫、作業量大,小弟子又不想因為學習不好讓大家錯誤的認為修煉影響學習。其實學習時間緊是外在的東西,修煉人任何情況下都要向內找。大法弟子是構成新宇宙的粒子,重要的是看我們自己,我們心念符合了法的要求,心念純正,其它不正的東西不在其中。表面上我們不想學習差,好像為法負責,但求學習好之中是不是還有許多要去的執著之心呢?就是執著了學習好的本身也是迷失的原因。

正法修煉的同修,不管在甚麼情況下都不忘自己的使命,助師正法,證實法是讓人們認識法,知道法好,有歸正的機會,能夠留存,未來有希望。師父告訴我們的三件事一定不能忘。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忘記證實法、講清真象,讓人們認識法。執著事情的本身容易偏離。回過頭來看看我修煉中的所經歷的幾件事深有感觸,寫出來,希望能給小同修帶來一點啟發。

一、那是在2001年的前後,邪惡的造謠宣傳迷惑了周圍太多的人,就是他們知道了造謠的真象,也會因為聽到殘酷的迫害,怕你出事而不理智的極力的限制你。因為我們做的是最正最正的事,對人最好最好的事,回過頭來看,你做好了,真很順的。甚麼也干擾不到。那時候,由於擔心,我丈夫對我看得挺緊,平時他上班的時候,經常不斷的給我打電話。有一次,我遇到過去的一位功友,我跟她說起「法輪功」,她聽得很認真。我們談了較長時間,回到家裏我丈夫說:「去哪裏,為甚麼給你掛了6-7遍電話也不接。」「我沒有聽見啊」。結果打開手機根本也沒打進來。看他急得、氣得那樣,真可憐。江澤民一夥的造謠宣傳、殘酷迫害,害苦了多少人。丈夫告訴我以後出去把手機放在能聽到的地方,還專門為我買一個感應小狗掛在包外,來電話時就閃光。一天裏他都要幾次的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哪?修煉人不願說謊,有時說在哪或在誰家,他就很不高興。可是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幾乎經常都要和另一同修上遠處發真象材料(近處覺得發遍了)少說也得近三個小時。可那時幾乎每次剛到家,或家所在區域,我丈夫電話就打進來了,問我在哪,我告訴他,他就不介意了。

後來,他工作不忙經常在家裏,結婚二十年了養成的習慣,除特殊情況外,總是相伴在一起,他在家時,我出去就不方便,不出去我也很著急。看到其他同修在我樓道裏貼的粘貼和送的真象材料,同修慈悲的心,經常感動得我淚流滿面,同時也在激勵著我。那時我沒有工作(原單位破產),心想我要有份工作就好了。我可以借引子做好多事。就這一想,轉天我原單位的會計主管給我打來電話,問我想不想出來工作?我問她甚麼工作,她說「出納」。我沒有幹過財會工作,出納也沒做過。這是一家私營公司,她在那還是做會計主管。她相信我一定行,我沒多想就答應了她。經理首先要和我面談。那天我去了這家公司,辦公條件很好,在一棟寫字樓裏辦公。經理對財務工作也很重視,財務室工作條件相應更好。當時下崗、失業人員很多,而我年齡又大很難遇到這樣的工作,薪金也較高。這位經理十年前曾見過我。那天一見面,她說我變了,胖了。原來見我時是甚麼樣、甚麼樣。她這個人挺重視儀表的,注重公司形像。我知道她覺得我有些年歲大了。她可能聽說過我煉法輪功。那天她直接問我,你現在還學法輪功嗎?我說:「學!」我就給她講修煉法輪功的好處;講「天安門自焚」的假象和電視造假的宣傳。最後她說她認識一個人,在哪裏哪裏工作,就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抓起來了。她有很好的認識,說:不過修煉法輪功的人工作都挺好。她讓我先回去。回來後,我心裏很高興,雖然這份工作很難得,但我並沒有去執著要得到這份工作,而為自己有機會證實法而覺得愉快。她沒嫌我歲數大,沒因為我修煉法輪功(當時上面對此事抓得很緊)刁難,而決定錄用我。

前一任出納除了盤點表外甚麼也沒留下,第一天上班,那面盤點,這面正常的工作就開始不斷的來了。當時是兩個公司的出納,資金流轉繁雜,開戶行就有四個,每個行都不下兩個帳戶,當時又趕上公司遷新址。買辦公用品等也是我做,經常一天還要跑兩次銀行,當時不僅工作量大,而且要了解、熟悉、記憶的事情也很多,來不得一點鬆懈。那麼繁雜的事一古腦湧來。當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難道連常人中這點事還做不好嗎?當時我堅信修煉人是有能力、有智慧的,我一定要做好工作。

很多人都知道我修煉,我一定要為法負責,讓人們正確的認識法。我沒有停留在僅僅做好工作上。有機會就給人講真象。利用午休的時間學法、發正念。在上銀行回來的路上經常順便去居民樓發真象材料。第一個月盤點時,開始對帳,現金短了一萬元。我細細的檢查,是會計憑證起錯的原因。第一個月現金盤點一分不差。真是很順。這麼大的工作量,既勞身又勞心,如果不是大法賦予我力量怎麼可能呢?對於修煉人來說外在的因素不重要,不管時間怎麼緊,都不影響我們正法修煉的。走在正法修煉這條路上,做常人的事,真是事半功倍的。第二個月我將出納的日常工作設計了幾個表格,「現金日記帳」(草帳),月末的「現金盤點表」等等。這樣工作起來更嚴格、方便了。我在這家公司正好做了九個月,因特殊原因離開的。九個月裏工作一清二楚,交接盤點時也很順利。給下一任出納也提供了一個方便的條件。我相信經理再談到修煉人的時候,她一定又增加了一份信任,一定會說修煉人不僅人可信,工作也好。

在此公司工作時還發生了這麼幾件事,有一次公司部份人上遠處的海去玩,我帶著我兒子一同去的,那時走到哪裏都不忘自己的責任,快往回走的時候,我一人趁上廁所的工夫到海灘上放真象材料,不成想,回來的時候大家都上車坐好了,我快步的朝他們跑去。結果那天回來的路上,經理竟讓我和兒子坐著她的轎車一直送我們到家門口。還有一次一位保險公司做保險的人到我公司,好幾個人都在她那兒做了健康保險。此人曾在某大學做講師。當她給我宣傳人要如何善待家人,不僅為自己做了健康保險,還可以為子女積資金,是做善心事時,我就給她說起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變化的情況,告訴她大法被迫害的事實。當時正在發「告全國同胞的一封信,勸善書」,我給了她一份。她有些害怕,我安慰她不怕,拿回家看看有好處。她走以後,主管會計出於好意告訴我,你不要見誰都講法輪功,小心點,你剛跟她講完,她轉身就告訴了我。過幾天這個人又來了。看出她驚魂未定,告訴我:你給我看的材料等我捎給你。我笑著說:好,沒關係,你不想保存就拿給我。這次走以後,過了許多天她又來了,也不提給我材料的事了。坐在遠處似乎在端詳我並跟大家說:你們看那個大姐,真是有神態的。我笑了,她這會兒真是放鬆了。我很高興,相信在這種狀態下,她一定會把材料送給她的朋友看的。回過頭來看看,師父一直在我們的身邊呵護著我們。

還有兩件事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是你的不丟,不是你的爭也爭不來。還有善惡有報,因緣關係。有一次一個業務員到外市收了許多現金,驗幣時,我發現有兩張100元的人民幣,不僅亮而且比同面值還短一截。幾個人看了一下都確認是假幣。交給那個業務員?他回去找是不可能的,沒法找,給他的話,他一定會拿出去再流通下去。我是修煉的人,在方方面面都願為「正」的因素負責。我想既然在我這發現了假的,就不能讓它再傳下去。我決定去銀行驗一下,是假的,我就墊上二百元。結果呢?上銀行一驗說沒事,你說多怪?是你的不丟啊,不要執著自己的事,只要做好三件事,是你的不會丟的。

還有件事,一般上銀行,提整錢是不用點數的,整捆的點一下就行了。有一次我提了近20萬,不知怎麼想起點一點,結果有一個一萬元一捆的真的多了100元,我退給了窗口。轉天我去提16萬,又去點,結果又少了100元,窗口又補給了我。上銀行這麼多次,整錢我幾乎就點了這兩次。怎麼會那麼巧呢?一多一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我想一定是師父點化我,善惡有報,因緣關係。「正」的東西產生的是良性的循環。覺醒的人不會執著自己,無私無我才能圓容不破。只為「正」的因素負責就足矣了。

二、家裏開了個公司,需要我去學財務。當時財政局正在搞考試改革,當時經歷了幾期,其及格率最高不超過40%。這種考試我這期是最後一次,因為及格率太低,反響很大,後來就做了調整。當時我在學習班中年歲最大,教師講課的速度就像開快車,需要思考的地方,你記錄都得緊忙乎。以前電腦也從沒接觸過,尤其幾十年也沒經歷這種學習環境了。丈夫也盼我儘快學成。也在揣度著我的能力。可在這時我一邊工作,一邊學習,還有那麼多想寫給明慧網的稿子,急與同修交流,還要準備考試,怎麼辦?一切為法而來,法是第一位的。雖然時間很緊,我也要利用時間學法,煉功。學習的時候,認真學,回到家裏我就寫稿。剛開始不能完全放下,總有一絲牽掛和擔心。後來我從心裏放棄自我的一切,證實法是最重要的,同修間的切磋提高是最重要的。那時我在那麼忙的時候還寫了4、5篇稿子。兩次考試雖然及格率很低,而我兩考都是一次過關的。有的大學生和專做會計工作的考的還沒有我考得好。我體悟到無論在甚麼時候,只要不忘記正法修煉的使命,擺放好位置,常人中的事一定會是事半功倍的。一切為法而來,一切為法而存在,就看我們如何擺放。

三、最近我又去學車,按說像我這個年齡挺有難度。修煉人做甚麼都有信心,說去就去,常人的事該做就做,不要怕影響修煉,影響證實法,不在於這個。去學車的時候,我主動尋找機會跟教練談起修煉法輪功的事,她說她母親以前也學過。我把「風雨天地行」的光碟、「絕處逢生」小冊子,還有「護身符」小卡片都送給了她。開始考樁了,時間來得挺緊的,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緊張。教練也擔心考不好,考不過關教練也受罰的。臨考的前一天,教練對我說:「俺對像說,不用為你擔心,你有李老師幫助。」聽了這話,你說我責任大不大?我能做不好嗎?能因此而讓她們簡單的誤解法嗎?障礙他們深入的認識法嗎?或者不在意的說出一些不嚴肅的話嗎?我跟她說:「不給你添麻煩是我最大的動力。」考試那天,我們組我排在最後一個考。站在考場上,看看周圍還有那麼多人還要給他們講真象,不管在哪裏我們都要做個好人,都要做好,說話、證實法才更有力度。我認真的默念「真、善、忍」 「真、善、忍」,當時只覺得這三個字那麼大那麼大。為他人著想,我很有信心。「樁」一考過關了。

修煉真是超常的,修煉的體會很多很多,把法放在第一位很重要,向內找很重要,一事當前先替他人著想很重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最重要。我曾精進過,也麻木過。明慧網徵集修煉體會時,我有很多很重要的體會要寫,在麻木中我錯過了機會。有一段時間我怎麼覺得我不像個修煉的人,總也緊迫不起來。有一次我在夢裏眼望著天空呼喊著:師父,師父我該怎麼辦啊!在明亮的大月亮裏,突然出現了師父,師父微低著頭慢慢的來回的踱著步子,走著、走著,師父停了下來,轉過身抬起頭看著我,看著我,我忍不住的哭出了聲,師父在為不精進的弟子犯愁,擔憂;師父在看著我們,在期待著我們,一塊兒隨師回家。

恢復師父給我們開創的修煉環境吧!互相幫助、整體提高,這是師父的心願,師父不願丟下一個弟子。

有機會再交流。不好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師父新年好!
同修新年好!
所有善良的人們新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