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澳洲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日】經常在明慧網上看到海外的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事蹟,每每被此感動。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得以成行去澳洲。這次澳洲之行,我才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到的:「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無論你是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地區的、哪一個民族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沒有這個區分,大家是一個整體。」路上一切都很順利,我碰到了一些中國人,由於我不會英文,他們一路上幫我辦理各種手續,他們中有的人甚至還沒聽說過法輪功,我抓住機緣向他們洪法。到澳洲的當天下午,我的房東問我來澳洲的這三個月,是怎麼計劃的,都打算到哪裏玩?我告訴他,我哪兒也不想去,就想找澳洲的法輪功同修。房東雖不解,但很感動,當天下午就開始上網幫我查尋當地的法輪大法義務聯繫人。不久,我和他們取得了聯繫,從此正式開始了我的澳洲正法修煉之路。

在澳洲的這段洪法的日子裏,我遇到一些神奇的事,也有好多修煉體悟,這些都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以及緊隨師父助師正法的信心。

由於不懂英文又不認識路,起初出門洪法很困難,但我助師正法的正念很堅定,修煉人的正念能改變環境。一開始當地同修說我不會英文,派發報紙最合適,我背著一大袋的報紙,在街上邊走邊找信箱,可一個信箱也沒找到,報紙很重,我的鞋也壞了,我坐在路邊急得直哭,家也找不到了。我求師父:您的這個弟子笨,師父您幫幫我吧!這時我抬頭一看,咦,怎麼滿牆全是信箱,原來澳洲的信箱是鑲在牆裏的。當時我就樂了,派發完報紙後,我也認得回家的路了。到家後,房東跟我說:你一不會英語,二不認識路,出去這麼長時間還能找回來,真是奇蹟!

我的房東和同修們也給了我很多幫助。他們熱心的開車帶我去不同的地方煉功、學法、洪法。有時候,他們實在太忙,我就突破自己一不懂英文二不認識路的顧慮,想到一切有師在、有法在,怕啥,就自己坐車去參加活動。來澳洲三個月的時間裏,我沒有專門去哪裏旅遊過,可是我的洪法、助師正法的足跡卻遍布了悉尼的好多地方。

有一次,我準備去堪培拉,有一位同修答應開車帶我去,我和他相約在市中心見面。我住的地方離市中心很遠,坐公交車有四、五十分鐘的路程。那天,房東沒時間送我到市中心,我只能自己坐公交車去。因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位同修,他又是位西人。前一天的晚上,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您的這個弟子笨,明天請您幫幫我,給我點兒智慧,讓我能和那位同修見上面。」

出發的那天早上,還沒到公交車站呢,我就和女兒說:「如果是西人司機,我可怎麼辦,我又不知道在哪兒下車。」女兒安慰我說:「我跟司機打好招呼,別擔心。」車來了,車門一開,我女兒愣住了,說了一句:「神了!」原來開車的竟然是一位華人司機。在這裏住過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開公交車的很少有華人,絕大多數都是當地的西人。我對女兒說:「這就是法的威力!」那位司機很熱心,我向他說了大法在中國受迫害的事。

到了市中心以後,我站在車站,等了一會兒,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我有些著急。心想:如果同修來了,人群中我也不知道是他啊,這可怎麼辦?這時奇蹟發生了,我突然看到向我走來的人群中,有一個人的胸前有五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法輪大法好」,每一個字都有手掌那麼大。我高興極了,像個孩子一樣向他跑去。到了堪培拉以後,我跟其他的同修說;「你去幫我看看那位西人同修穿的是甚麼樣的衣服,那個字金光閃閃的好大啊!」同修跑過去看了,回來告訴我,他穿的衣服上只有一排藍色的「法輪大法好」的小字,而且當時還穿在裏面,外面還套了件運動服。我明白了:是師父看到我堅定洪法的決心在幫我啊!一週後,那位西人同修把我送回市中心。

在從市中心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了一位中國人,一問還是我的同鄉,一路上我給她講真象。起初她不相信,而且對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很不理解,我就把在國內我身邊同修受到迫害的情況講給她。漸漸的她的態度有所緩和,還把她的地址給了我,說有事可以找她幫忙。我也把澳洲的住址給了她。到站的時候,她告訴我該下車了,於是我順利的回到了家。

我的住所離一所大學很近,那裏有很多中國留學生,校區內有我們的洪法煉功點,每週三、四,我都步行到那裏煉功。堪培拉是澳洲的首都,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國遊客,我聽說那裏的洪法活動很需要人,就先後三次去堪培拉參加洪法活動。每週,我都參加悉尼的大型學法活動。在那裏,大家一起學法,交流洪法體悟。雖然我剛來,人生地不熟,但一想到我們是一家人,是一個整體,我便積極的參加各項活動,很快就容入到當地學員之中。在悉尼有很多居住區,結合居住區內的社區活動、節日,學員們都會不失時機的舉辦形式多樣的洪法活動,比如遊行、打腰鼓、唐裝表演、花車表演、法輪功功法示範、酷刑展等,向世人講清真象。

為了配合正法洪勢,跟上正法進程,當地學員舉辦了許多大型的洪法活動,比如起訴江澤民,在聯邦高等法院門口舉辦酷刑展。因為我來的時候沒打算留在澳洲,是準備回中國的,親朋好友也一再叮囑,出國後一定要注意安全,少拋頭露面。但一想到如果迫害不停止,在中國每天、每時、每刻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仍在繼續,我還是義無反顧的參加了這些活動。我覺得我是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做好師父要求的學法、發正念、講真象三件事。因為我清晰的記得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講的:「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堪培拉中國大使館前,我對前來遊玩的遊客說:「我們法輪功是被迫害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我標準的普通話經常引起遊客的注意,他們就湊到我跟前問我是哪來的,怎麼來的,我告訴他們我是來澳洲探親的。他們很驚訝,說:「你敢在這兒說這些,你還想不想回國了?你知不知道,這兒有攝像機,能照下你們的活動!?」聽了這些話,我的心沒動,沒有怕。我對他們說:「如果我不說讓誰說呢?國內的所有關於法輪功的新聞都是假的,你們在國內是聽不到真實的情況的……」

一起洪法的同修們經常問我為甚麼沒有怕心,是怎麼修去的。我說我認為我們做的事情是最正的,我們沒有做錯事,為甚麼要怕呢,一正就能壓百邪。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說:「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而整個大法在人間被迫害所出現的形式,又是因為這些學員有執著因而才有被迫害的嚴重情況大量出現造成的……」有時當我閃出一念是不是真應該注意點兒時,腦中就打出88這個數字,我知道一定是師父點化我甚麼,當我順手翻開《洪吟二》第88頁時,才知道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在書中第88頁寫道:「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怕啥》)。

2004年9月15日,澳大利亞紐省高等法院受理了法輪功學員對江澤民和「610」辦公室酷刑罪、反人類罪的起訴,並向被告發出了傳票。12月10日,法庭對此起訴案進行提訴,那天正是世界人權日。來自澳洲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舉行了為期三天的系列洪法講真象活動。在高等法院門口辦揭露迫害的酷刑展很需要人,我也想參加,以前在堪培拉洪法的時候,我扮過受酷刑的學員。我心裏最不願意扮的是壞警察,那兇巴巴的樣子讓人感覺很不舒服,並且很多明白真象的世人往往朝扮演壞警察的人身上吐口水。師父看到了我的這顆心,負責協調酷刑展的同修對我說:「你來扮警察吧,我們現在就缺這個角色。」於是連著兩天,我都扮演警察。我知道這是師父讓我放下人心,以更純淨的心態救度世人。

女兒經常說;「媽,你這次來澳洲,雖然是以看我的名義來的,其實你是為法而來,你到這來,一心一意的洪法、講真象,也沒有出去好好旅遊一下。」我心裏想,這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比,我還有差距哪!

在臨近回國的時候,女兒和澳洲的同修一直在勸我,現在國內迫害仍在繼續,你這段時間一直在外面做證實法的事情,回國後怕有危險,就別回去了,你在國外不也一樣證實法嗎?我們給你申請難民。我告訴她們,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在一個大黑屋子裏,躺著一地的死人,我扒拉一個,就活過來一個,最後,滿屋子的人都讓我扒拉醒了。我知道,國內不明真象的世人太多了,所以我得回國。

在我回國的前一天,身體出現嚴重的消業症狀,高燒42度,上吐下瀉,渾身發抖。我知道,這是邪惡害怕,怕我回國把海外洪法的形勢說給國內的同修聽,怕我回國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我是師父的弟子,只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決不允許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此念一出,邪惡土崩瓦解。正像師父所說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我順利的踏上了歸國的旅途。飛機降落出機場安檢時還有一個小插曲:安檢員非讓我將箱子打開,我馬上悟到舊勢力還沒有死心,便立即發正念。安檢員拿著《洪吟》問我:「不准帶法輪功的書,你帶沒帶?」我說你翻吧,結果安檢員竟然甚麼也沒看到。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現在,我已溶入國內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世人的洪流之中。讓我們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共同精進,整體提高,揭露邪惡,救度世人,早日結束這場本不應該發生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