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理智和慈悲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7日】在講真象的時候,我見甚麼人說甚麼話,有人一見面就問你怎麼總不老啊?我說煉法輪功人就年輕。有人說政府不讓煉,我說它不讓煉好使嗎?政府可不能保證人不老、不生病。一個人的信仰是堅不可摧的,任何人都阻擋不了。修煉真善忍有甚麼不好?問誰這句話,都答不上來能做到「真、善、忍」。我說:「我修了這麼多年,在忍字上還是做不好,但是我會努力去做的。」

我的體會是:師父給每個弟子都加持了。在這幾年裏,我開始講清真象的時候,是粘貼,2000年下半年在大街小巷往顯眼的地方粘貼,那時也不知道害怕,就知道大法是正的,誰也阻擋不了。

我利用自己的工作和顧客談起了法輪功。當我面對公安副局長時他說一句我能說上十句,越說越能說,這時是師父給了我智慧,最後我提醒了他一句,善惡有報,給你自己留條後路吧。事過一年多,這位公安副局長出車禍了,走路現在還不穩。

記得在2001年的一個晚上,我和小A從家出來帶了很多粘貼資料。我們邊走邊做,到了大橋上,從這頭做到那頭,突然有一男子騎自行車到了我們面前說:「站住,你們兜裏還有多少?」我馬上說:「甚麼還有多少?」這時我沉著冷靜的從兜裏把電話拿了出來,裝作給別人打電話,再一回頭那個人不見了。我們繼續往前走,我們碰到一個警察領一夥犯人在幹活。這時有一點緊張,但沒有表露出來,繼續做我們該做的。

還有一次我和小A帶了很多真象資料去了市郊農村,挨家挨戶的發,狗叫我們也不理它。突然發過資料的一家,出來一個男子用手電筒照我們,同時喊:「站住」,並跑過來說:「你們是有組織的吧?為甚麼發這個?」我告訴小A你發正念,我來對付他。我說:「我們是來告訴你們法輪功是正的,不是甚麼×教,不要聽信廣播電視的造謠誣陷,我們不能容忍它謾罵我們的師父,法輪功是來教人向善的。修真善忍有罪嗎?做一個好人不好嗎?」他聽後說:「那你們發吧」。

就這樣我們從南村發到北村。發著發著,突然,他又出現了。他說:「你們再發,我就報110,把你們抓起來。」這時我理智的告訴他:「你報110對我來說無所謂,只怕對你沒好處。」他說:「為甚麼?」

我說:「天理不容,不允許你這麼做。你是一個農民,如果出現了遭報的事,你會後悔的。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你想想我倆黑燈瞎火的搭著出租車,把真象送到你們家門口來了是為了甚麼?是為了你們啊。你還這麼對待我們,你說你是做好事還是在做壞事?」

他聽後說:「對呀,我不能那麼做,你們走吧。」

在以後的發資料過程中也遇到過一些麻煩事,我們都能靈活機動的把它處理好。有時我們凌晨兩三點鐘出去做,目地是把真象粘貼在最醒目的地方讓過往的行人都能看到。我一個人發真象資料時一棟樓房只做一個單元,這樣不容易被人發現,下次再接著做下一個單元。就是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做著,讓人們知道大法好。

2003年12月份,東北的天氣很冷,地上都結了冰,我和小A帶了很多資料準備去一個居民樓。叫了一輛出租車,在我要上車時不慎摔了一跤,後腦著地磕得頭咚的一聲。我心裏明白,這是舊勢力在干擾我證實大法,我決不能聽它的擺布,我要站起來,一定發完手裏的資料。上車後一路發正念,到了目地後,我毫不猶豫的給家家戶戶送去了真象資料。我想,不管我付出多麼大代價,只要有一個人能明白大法是正的,我今天就沒白付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