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4日】我是1992年退休的小學教師,99年得法,元月1日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農曆正月初七正式開始到煉功點上煉功,學法。在這之前曾經自己看著師父的《大圓滿法》,在學煉動作時,全身一股從未有過的熱流通透全身,當時我就和大女兒(同時得法)說:我是否發高燒,一看小外甥也發燒,我們就去了中醫院,拿回的中藥全煎糊了,藥也沒吃,我們馬上都好了。後來通過學法才知道:「……一上來就要求百脈同時帶開,百脈同時運轉」(《轉法輪》)。

一、誰也阻擋不住我煉功。

當我看到《轉法輪》裏師父講的很多修煉狀態都是我在得法前後經常出現的狀態時,心想:慈悲的師父早就管我了,比如:不斷的淨化身體的狀態,老年婦女來例假的狀態等。

因為我覺得自己得法太晚了,唯一補救的辦法就是多學法。所以我就把小外甥送去幼兒園,辦全托,自己就快看書,最初每星期看三遍《轉法輪》,後來和功友功磋,功友說我看的太快,我就改成每星期看兩遍《轉法輪》,這樣堅持一段時間後,就每星期看一遍《轉法輪》了。剩餘時間就看師父所寫的其他的輔助書和背新經文等,這樣以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正證實大法之路,誰也阻擋不住我煉功。

曾記得99年的5月2日早上,在我們的煉功場,只見幾個穿便衣的人和輔導員說話之後,輔導員和我們說:為了配合上級的工作,從明天開始,就不出來煉功了。我心想,為甚麼不讓煉了呢?這裏不讓煉我到別的煉功點去煉。於是,第二天早上我就跑到公園裏去煉。誰知天下烏鴉一般黑,公園裏的惡人把我們煉功場地上潑大糞湯子,蛆往功友的坐墊上爬;緊接著,用高音大喇叭干擾我們煉功,嚴重的影響了附近居民的休息。到了六月份,在我們煉功場周圍布滿了各式各樣的警車,還時不時朝著我們照相,只見有的功友的家人來勸功友不煉了,拖著功友往家走,把功友的鞋都拖掉了;有的功友被丈夫打了也不走……。我們知道這都是邪惡操控功友家人幹的。可是我們煉功場100人左右每天早上照煉不誤。

7月初等孩子放假後,我們來到了離我們很遠的城市威海──我小女兒家,第二天一大早四點我就找到高價出租車坐上,找煉功點去了,誰知車剛駛出不遠就看到在海螺女周圍坐著一些打坐的煉法輪功的人,這真使我喜出望外,趕快湊過去煉了起來。結束後,功友帶我去認識她家門。她說:原來學法組設在某某學校裏,現在因為政府的施壓就改在她家學法了。我說,你們這裏煉功還沒有警車包圍,比我們那裏強多了。

就這樣我回去眉飛色舞的告訴我那不修煉的女兒女婿,我找到煉功點的喜訊。可是好景不長,7.20開始後我們學法就改到地下室裏集體學法。

一天,女婿看到電視上誣蔑大法的片子後,讓我也去看,當時也不知道給他講真象,讓其免受毒害。只是告訴他電視上全是造謠,都是謊言,全是假的,我可不能看。邊說邊進了臥室,但是沒有阻止他看。第二天早上看到不修煉的女兒眼睛哭得又紅又腫,我知道是她丈夫給她施壓了,接著女婿被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控制著向我暴跳如雷:「你明明知道上級早就不讓煉了,為甚麼還到我們這兒煉。」接著就拍桌子大聲吼叫,接著女婿把門一摔揚長而去。

「咱們回家吧。」修煉的大女兒說。就這樣,我們通過了一路上的道道關卡,半路上車經常無緣無故被攔截,說是檢查車上有沒有煉法輪功的,到了離我們家不遠處在橋洞子下邊橫躺豎擋的警察在睡覺呢。我知道這一路是師父保護我們順利到家,因為我們包裏有數本大法書呢。

二、正念脫險

雖然功一天也沒停止煉,法一天也沒停止學,但有時對法理解得不夠好,也走極端。比如2001年8月28日下午一點左右,按捺不住自己的急躁情緒,裝上幾十份不乾膠到市區電線桿上貼,當貼了幾條大街後,碰上一位老年婦女讓我到她家去歇息一會兒,以後才悟到是師父慈悲的點化,現在想起來,不正是去她家講清真象的好機會嗎?但當時那種急於做事心起來了,通過幾條大路把不乾膠全貼完了。從東駛來一輛警車,雖然沒有怕心,但當時有很強的歡喜心和好勝心,對著警車說,你真是稻草人。誰知當我已經向前方走出五、六百米遠時,警車又轉回來,在我腳下停住了,問電線桿上是否你貼的。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話問住了,不知快發正念,結果起了人心,他隨即叫來了三、四輛車,不由分說的把我抬到車上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就在我貼不乾膠的附近。派出所院內有個水龍頭,趁他們不注意,我就趕快把手上沾的粘糊糊的東西全洗掉。進了屋就趕緊坐下發正念,問甚麼也不配合。一會兒進來兩個610頭目,接著問還是不配合,沒辦法他們就說好聽的拉近乎,其中姓王的說他是我女兒的同學,要到我家去玩一玩。這時候常人心起來了也出了一念:正好讓他們把我送回家。這兩個610還要帶派出所的幾個惡警一同去我家,我堅決反對,他們謊稱,我就屬於這個派出所管,所以帶上派出所小王上了車。一路我邊發正念邊講真象,當我一敞開我家門時,他們蜂擁而入,其中一個610把師父法像搶走,我立即奪過來藏好,另一610和小王竄到前院和前後涼台不由分說的翻箱倒櫃,最後他們把師尊的法像帶去了。當時他們非要帶我走,走到門口等他們剛一出門我就快關防盜門,被那小王發現,回頭把門又敞開。我說我就是不能再去派出所。結果610頭目暴跳如雷,震得整個樓上樓下。本校領導班子都來勸我配合610執行公務,最後女婿也來了。當時610非常囂張指示惡警回派出所拿手銬來,我就進了衛生間快發正念,就這樣女婿在外邊不知催了多久。後來女婿告訴我,他們都走了,說明天再讓我去派出所,那一夜我發了一個通宵的正念,在師尊的加持下,邪惡再也沒敢來我家。

三、到邊遠農村去講真象

「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這是2000年8月9日師尊在經文《理性》上告訴我們的;接著我們陸續又讀了《導航》。於是我們心裏裝著法,手裏拿上真象資料,包裏裝上師尊經文和所有講法,兜裏再塞擠進數本《明慧週刊》,就這樣我們於2001年7月初趁小外甥和她媽放暑假的時間,回到我40年前呆過的農村講真象。先是住到親戚家,和親戚家老老少少講,再經親戚介紹找到打壓後放棄修煉的人切磋,並給他(她)們師父的經文和明慧上的交流材料看,看後他們和我們共同煉了煉功。並找親朋好友講大法受迫害的真象和自焚偽案的真象。我們一行三人,五天走了四個鄉鎮,九個自然村。我們利用白天面對面的給認識的人講真象,晚上到外村給不認識的人發真象資料和貼不乾膠。

就這樣我們每年的兩個寒、暑假和「五一」「十一」長假自然成了我們到農村去講真象的好機會了。2003年春節後我回到闊別25年的丈夫的老家去講真象,晚上吃飯時,親朋好友正好是我講真象的好聽眾,講著講著村支書也來了,並小聲囑咐我年前他們參加了如何鎮壓法輪功的會議,讓我注意安全。我先謝過他後,便給他講憲法35條、37條的內容,大法弟子全是依法給公民的權利來維護憲法。江氏流氓集團才是真正踐踏憲法,踐踏人權,踐踏信仰自由的罪魁,最後又背了師父寫的《淘》這首詩,同時在他面前不停的發正念,慢慢的他的態度有所好轉。

事隔一年2004年的春節我又回到丈夫的老家,趁不修煉的子女去給丈夫掃墓的機會,我和大女兒拿上真象資料到鄰村去發,只見在我們正前方,麥田裏有幾十隻喜鵲緊貼著麥田,打著旋歡快的飛舞著,歡叫著,真是像夾道歡迎的天使來接迎我們去救渡眾生。

回老家後同時以拜訪的形式串門講真象,經我們洪法,今年先後從老家到我們家都算上,共有七位常人也捧起了寶書《轉法輪》開始讀起來了,前幾天在菜市場碰到了位十幾年前的學生家長告訴我,她也要學煉法輪功了。自從2001年7月份到老家農村講真象時聽同修說她們見不到《明慧》,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和新的講法,我們就把7.20以來的新經文親自抄數份並帶上近期明慧文章送到同修手中。從2001年7月份開始一直到2004年的7月份我們再次送給他們師父的講法時,她們說:老家也有資料點了。就這樣,堅持了三年的往家鄉送資料也寫上了句號。從此我們就更放心了,大法是一個整體,正像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004年5月6日我們坐小女兒車回到我在1961年-1968年期間住過的農村講真象,先是到我丈夫的同母異父的妹妹家講真象,當看完真象光盤後已經是夜晚十點多了。大約十一點左右我和大女兒帶上真象資料來到我曾在40年前任教過的村,我和大女兒把所有資料發完後,回到親戚家,還趕上發12點的正念了。

四、日常生活中講真象

推著買菜的小車,先把真象小冊子送給有門頭的各小商店,當我再次把真象資料送到經營油煙機的老闆手中時,他那年老的父親朝我豎起兩個大拇指笑著說:「法輪功真是好樣的。」是的,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

在市集上講真象有老聽眾,也有初次聽講的新聽眾,似乎都很自然。

問:大娘,你身體真好啊,臉上沒有皺紋。
答:我的身體在煉法輪功前很不好,有心臟病等多種疾病纏身,上班也堅持不下來了,只好提前退了休,是法輪大法救了我,不但給我祛了病,還讓我事事處處都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

在公共浴池講真象。每次到公共澡堂洗澡都要給同浴池的人講大法受迫害的真象,雖然聽者表現各異,我聽師父的,不隨常人心所動。讓聽過真象的人都知道大法是好的,電視和其他媒體上說的全是假的,都是造謠誹謗,栽贓陷害,向他們講真象,是為他們有一好的未來。

五、寫信講真象

除了給親朋好友寫信講真象外,為了更多的救度眾生,還給不認識的人寫信講大法真象,一天大女兒拿回她上大學時全體同學的通訊錄,上面既有通信地址又有收信人姓名,這樣就給寫信講真象提供了很大方便,當然要理智的去做,特別是寄信人地址姓名每次都要很理智的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