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象,世人、家人得救度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6日】我叫鄭潔(化名),97年得法,由於沒有從法上認識法,曾經在2003年10月份至2004年1月份走了一段彎路,和佛教的居士們在一起混了4個月。一天,師父慈悲點化我,重新讓大法的玄妙境界在我身心裏微妙地展現出來,使我重新歸正自己。後來,我意識到只有多學法,時刻以真、善、忍為標準,以法為師,才能在法中修煉自己。

去年(2004)4月份到9月份,我經常走30多里路到農村去講真象,發真象資料。碰到很多神奇的事情,一天都講不完。當你講完真象,百姓真正明白了的時候,他(她)們會很感激的對你謝了一遍又一遍。

有一次,夫妻倆在地裏收白菜,明白真象後,拽著我的手不撒開,說:「大中午都快1點了,你辛辛苦苦的跑了20多里,為了啥?還不是為了我們嗎?不到我家吃飯,我可不讓你走!」有許多次,當我到鄉村住戶家講真象、放資料或張貼資料時,住戶的狗汪汪直叫,我正念一出,狗突然間不叫了,搖著尾巴看著你。在用心去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的過程中,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德。我們只有真正按著大法的要求去做,從法中認識法,才能提高的更快。

去年8月份的一天,我剛開始做資料的時候,用的一台舊機器,說甚麼也打印不出來,三、四個人忙了幾個鐘頭,急得滿身是汗。是師父點化了我,後來我回到了家,打開機器沒費勁,一張清晰的真象資料印了出來,當時我激動得淚水不知不覺地就掉了出來,我頓時體會到了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寫到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今年2月15日,一大早下起了大雪,我兒子一家三口開車去鹽山走親,下午回來時,雪已經有半尺多厚,當車開到一座大橋時與一輛後八輪大車迎面相撞,當時人就昏迷了。車主把他們三人急忙送到醫院搶救,母女倆只是受了點驚嚇,擦破了點皮,只有我兒子昏迷不醒。當時我丈夫接到兒媳的電話時,我正在發正念,隱隱約約聽到是車禍。但是,我沒動繼續把正念發完。只聽我丈夫衝我喊:孩子都出事了你還在這不動。嚷完就急忙叫著我二兒子走了。

我發完正念帶上點真象資料,準備了點錢也隨後去了醫院,在醫院的電梯上有十來個人,逐一的發放了真象資料,把真象講給他們聽。沒料到有一個中年男子和我進了一個病房,手裏還拿著真象資料,我丈夫一看,臉當時就沉了下來。我心裏在想:發生任何事情也不能忘了救度世人。孩子的生命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就這樣,兒子昏迷了三天,在他昏迷中還說:「媽媽,我要跟你似的多好呀。」我知道在昏迷中,他的清醒的正的一面看到了我在修煉中的美好的一面。三天後,當他醒來第一句話就對我說:「媽媽,別看我表面上好像不支持你煉功,但是我知道大法好,您給我的護身符我一直在兜裏揣著呢,是大法救了我一命呀!」之後又問,「撞車的那個車主怎麼樣了,如果沒事我們也不要人家錢。這次是大法救了我,我這幾天好像過了好幾年似的,只是和大法在一起。」我只想告訴他,讓他學法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粒子。知道是師父是大法慈悲,救了我兒子一家三口人。

剛甦醒的前兩天,兒子張口閉口都是大法,並說:「媽媽你不要管我,你要實踐這部大法。」並且催促他四姨、老姨要煉功,要學法,「只有學大法才能得到更大的福分,而福分是不能言表的。」九天後,兒子就可以出院了,回到家,他和前來看他的親屬、同學、朋友逢人便講,我媽媽給了一個護身符,是大法的威力救了我,還講昏迷中一直和大法在一起的事情。

大法給世人的好處、福分無法言表,永遠也說不完。

晚上我掀開《轉法輪》望著師父慈悲微笑的像,禁不住淚如泉湧。忽然師父嚴肅了起來,我頓時明白了,師父不是為讓弟子感激他,而是要讓真正的大法弟子把大法的美好展現人間,實踐大法,證實大法,做好應該做的事情,更加圓容這部法。等待我們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由於層次所限,很多無法言表,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