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們的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5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沒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乳腺增生、神經衰弱、胃脹、大腦神經痛、失眠多夢、尿道炎、內外痔。學法後這些怪疾都不翼而飛,是師尊把我從地獄裏撈起,淨化了我的身心。

剛開始走入大法修煉,就有另外空間邪魔的干擾,又加上思想壓力大,使我對師尊和法產生了疑惑。師尊就在睡夢或煉功中點化我,讓我看到《轉法輪》(卷二)上的法像紅光閃閃;在夢中看見師尊;打坐中看見很大一個「苦」字,使我悟到修煉得能夠吃苦,以後就每天早晨4點起來煉靜功。我是一個愛說的人,師尊就在我打坐時讓我看見「修口」兩字。當時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每次戴著法輪章走在街上,從心底裡感到胸前佩帶法輪章是我這一生最大的榮耀。

1999年4.25,聽說天津抓了很多學員,我心急如焚,便同鄰村的9名同修一同進京上訪。火車剛走出兩站地,另外空間的邪魔就把我包圍起來,有的在耳邊說:「你到北京就槍斃你。」讓我想起「六四」事件。我沒有害怕,它們就變著法整我,讓我吐,吐得讓我感到連心帶肝兒都要出來了。當時就知道是魔的干擾,就心裏求師尊加持,讓我到達北京。到北京剛下火車,就被警察截住(當時被截有幾十名學員),我沒配合他們,躲進廁所裏,等2、3個小時把學員們放出後,我們趕緊奔天安門,後到府右街。這時另外空間的邪魔又向我襲來,恐嚇我:「關你三天三夜」,當時我就在心裏對它們講:「我為大法能付出生命。」晚上6、7點鐘,北京當地學員告訴我們回去聽消息,朱總理已經接見了我們的學員。26日晚我和同修們一起返回。

7月20日,江氏開始了大鎮壓,我幾次進京,都沒能如願。而後當地派出所幾次找上門來,讓我寫為甚麼上北京,我沒有配合,說我不會寫字。村裏讓交書,我想起師尊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說:「我們以法為師。」我想這都是師父造就的法,一本也不能交。後來派出所罰了我200元錢。

派出所、村支書讓我簽字,當時對《修煉不是政治》這篇經文沒能理解,又有嚴重的怕心,就簽字了。當時覺得簽個字算不了甚麼,在家學法修煉一樣。現在想起來這是修煉人莫大的恥辱(後來發表了嚴正聲明)。

自從7.20以後看不到明慧網,更接不到師尊的講法,當地幾名同修進京證實法,被送進馬三家,自己又不知道怎麼做,另外空間的邪魔又時時干擾,心裏雖然安慰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但心靈深處的那種痛苦無法言表。有時想到哪個高山上痛哭一場……就這樣胡思亂想的消沉了一年多,雖然見到人也講講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但總是打不起精神來,可心裏有一個強大的正念:勞教所是人間地獄,我是一個修煉人,人間的法律只能管常人,對修煉人不起作用,修煉人就應該像觀音菩薩一樣,甚麼魔到跟前都得降服。

直到2001年,在師尊的慈悲點化下,有一天出門,在路旁撿到一個小紅包,打開一看,是一份法輪功傳單──「真理不是說邪的」,給我很大啟發,我馬上找到幾名同修商量,知道怎麼做了。這時我已會運用功能遇到動物附體就在意念中發出:法輪天地旋,蕩盡世上一切邪惡。頓時感到能量把頭頂都要衝開似的,從那以後,我們跟資料點的同修聯繫上了,小煉功點又有了生機,不論颳風下雨,酷暑嚴寒,只要資料點的同修送來多少傳單,我們一人一包,馬上就能撒出去,近地鄰村,遠到幾百里之外,每到邪惡的敏感日,就組織同修寫條幅掛出去,都是手工製作,最大的條幅長20多米,最高掛在幾十米高的廣告牌上,惡人想摘都搆不著。自從師尊授予正法口訣以來,我為了更好的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睡覺幾乎沒脫過幾次衣服,經常和衣而睡。

2002年中秋節頭一天,我們4個同修到鄰縣撒傳單,被邪惡鑽了空子,3名同修被綁架,我一人正念走脫。半夜12點多回來後,找到當地幾名同修通宵發正念,加持被綁架的同修。我們裏外配合,18天後,3名同修都被釋放了,但損失了不少錢財。同修們都起了怕心,所以村裏人一提起法輪功便都無聲無息的走開了。我心情十分沉重,整個一個煉功點講真象的工作都落在了我一個人身上。我毅然帶著9歲的小女兒,承擔起救度眾生的重任,無論村裏人怎麼指責,埋怨,都沒能動搖我。資料點同修送來多少傳單我都照常無誤的發出去,同時和同修一起學法,在法理上提高認識,破除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

為了挽回損失,從新開闢講真象的環境,我拎了兩瓶酒登門跟多年不說話的兄嫂(丈夫的哥嫂)講真象,跟多年不說話的鄰居主動講真象,讓他們使用自己家的水井、電(農村扣大棚要自己打井,自己接電)。村裏有紅白喜事,趕快去幫忙,撿最髒最累的活幹,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實大法,講清真象,讓全村人都沐浴在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之中。時間不長,同修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都從新走了出來,我們的小煉功點又有了生機。

接到師尊的《北美巡迴講法》,我悟到應該把被迫害掉下去的同修找回來,無論哪有事,只要與我有關,我馬上就去講真象,尋找失落的同修。

接到師尊的經文《正念制止邪惡》,我和同修們配合得更加默契,聽說學校讓學生看誣蔑大法的圖片,我們當晚就找到校長、主任和村長講真象,制止毒害兒童,第二天校方就撤銷了此活動。

接到師尊的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倍感時間的緊迫,我們同修4人,到百里之外偏遠山村講真象,來回行程300里,一天一夜,從下午4點多坐車,5點多到達目地地,兩人一夥,分兩路,為的是面積大,多救度眾生,做完到一指定地點集合,後半夜2點我們到了集合地點,這時天下起了小雨,我們雖然被淋得渾身上下全是濕的,可心裏是甜的。

雨越下越大,一個同修的姑姑正住在這不遠,我們知道這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就來到這裏暫住半宿。早上8點多我們從親友家出來,進行一天的講真象活動,到了第一個村,村中有不少人,我們就面對面講,講完就發小冊子和護身符,走著走著迷了路,走到了一個大深山裏,幾里地沒有人煙,我們就請師尊幫助,別浪費救度眾生的時間,剛到山頂,就看到隔著一座山的另一個山坡上,有一個人直奔我們而來,告訴我們往哪邊走,我們知道這又是師尊的呵護。

同修們,師尊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我們碰到人就講,遇到村莊就發。在路上碰著一個老大爺,一同修對他說:大爺,我們見面就是緣份,給你一份法輪功資料,你回家看看。老大爺說:我們是有緣份哪,我本不想從這邊走,又回來的,正好碰到你們,我們是有緣份呀!當我們走出很遠再回頭看時,這位老大爺還蹲在路邊看小冊子呢,我們感受到,眾生是多麼盼望得救啊!

我們發正念繼續往前走,走到一個山溝裏,有一個岔道,不知道走哪條路,正好在山半腰有一個放羊娃,我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目,就打手勢向他問路,他也用手勢回答我們,我們往遠走,他就往高山上走,喊話根本就聽不著,我們走錯了,回頭看看他,他就搖搖手,我們走對了,他就往前伸手,我的腳都走起了大水泡,也不覺得苦和累。晚上6點趕到家按時發正念。

同修們,我們這一生能在大法中修煉,能得到師尊的慈悲呵護,我們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決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和眾生的期盼!一定要配合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是我在這五年裏助師正法的經歷點滴,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