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協力隨時隨地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4日】我們一家人是95年、96年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夫妻、女兒、女婿、外孫同修在7.20時曾一起去北京,寫上訪信,證實大法,歷經風雲變幻,血雨腥風,始終堅修大法,一直做著師尊教誨的三件事。

近來讀過師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經文後,深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責任重大,要想做到講真象「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必須加大力度,拓寬領域,做到隨時隨地講真象。近一階段我們的做法是:通過走訪、探病、會議(單位召集的會議)、同事、朋友家裏的喜慶事、旅遊、出差、遛彎等;無論在路上、車上、市場上、浴池內、商店裏、公園、湖邊、鄉村、城市、不放過每一次機會,不放棄每一個可能,時時處處講真象,並採取平時分,必要時合,有分有合,時分時合,互相配合,互相支持的辦法。這一階段我們以口頭講為主,打電話、粘貼真象材料、發真象資料等方法為輔助,收到良好的效果。

一、有人明白真象後,要求看書學法

老伴到商店購物和小老闆混熟後,一次老伴和她談起法輪功,小老闆說:「要說法輪功不好吧,我大伯哥和嫂子都煉,要說好吧,上邊還鎮壓,經常抓人,我也不知道誰對誰不對?」老伴趁機向她講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並以自身受益證實大法好,小老闆一下子明白了。等再見到小老闆時,小老闆高興的對老伴說:「我已經通過大伯哥請回師尊的法像和大法書。」還有一次,老伴去浴池洗澡和另一女人互相搓背,那人見老伴身體健康,就問老伴的年齡,老伴告訴她已經65歲了,那人驚訝的說:「你可不像那麼大歲數的人,是怎麼保養的?」老伴向她講大法真象,並告訴她這是煉法輪功受益的一個方面,那人很信服。當場要求老伴幫助請大法書。她也要煉法輪功,旁邊搓澡的師傅聽明白了她們的對話後,也要求老伴幫助請大法書,並說:「煉法輪功的人身體就是好,看你的樣子說你是年輕的媳婦吧,你還不是,說你是老太太吧,你又不像。」

女兒的一位同學曾在政府機關工作,不但不相信大法,有時甚至盲目的按照邪惡的要求對大法弟子監控,彙報。剛開始和她講真象時,沒有講上幾句,她就連說:「我不相信,我不信。」抵觸的情緒很大。後來得知她身體不好,夫妻關係緊張。我女兒、女婿又多次和她講大法的美好,講修大法人的健康身體,講善惡有報的道理,使她逐漸改變了對大法的認識,也能接受真象資料了,到後來竟然主動提出要看《轉法輪》,同時也告訴她的哥哥、姐姐、外甥女等要經常的默念「法輪大法好」。

二、多數人明白真象後表示支持修煉法輪功

早在7.20之前我就向單位負責人宣傳過大法的神奇,自從修煉大法以後困擾了我幾十年來的眼花、頭痛病不治而癒。所以在7.20後,他們依然默默支持我修煉法輪功,對我的煉功情況從未上報過。可是2004年人事變動,把原來的負責人給調走了,又派來一位新的負責人。這位新的負責人聽說我修煉法輪功後,就找組委兼辦公室主任去查問,辦公室主任說:「這個人是個好人,不必上報。」因為這位辦公室主任我曾多次向她講述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她也很同情我們修煉法輪功的人。每次上邊召開有關法輪功的會議的情況都能及時告訴我。

三、部份受廣播電視等媒體宣傳矇蔽的人開始覺醒

老伴參加單位召集的會議,向身邊的工友講真象,發現有位工友一提起法輪功就嚇壞了說:「那是×教,殺人哪!」老伴就耐心的幫助分析,並以「天安門自焚」事件為例加以具體剖析,說明這些都是造假宣傳,誣蔑法輪功。那位工友恍然大悟:哎呀!我們上當了,原來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女兒的一位農村朋友過去曾經練過別的氣功,整天有氣無力的,大病沒有,小病不斷,她特別羨慕女兒健康的身體,女兒告訴她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開始的時候她根本不相信,提了好多的問題,如:天安門自焚、殺人、圍攻中南海等等,女兒一一給她做了解答。她聽完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一切原來是這麼回事,太冤枉法輪功了。女兒因勢利導:你的身體不好,就是因為沒有找到正法門修煉,你現在開始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的。她的女兒(在某學校工作)在一旁說:「媽,你就聽我阿姨的,默念吧!」現在這位朋友不但身體好了,而且滿面紅光,她徹底的信服了「法輪大法好」。

四、講真象需要多種形式

這段時間我們除了口頭上講真象以外,也採取了其它的形式,如一次有十幾位親友來家裏做客,我們除了向他們講真象之外,每人還發了一張真象光盤和真象資料,有的還格外多索要了幾份,說是回去再送給他們的親人們看看。另外,過去發資料都是公園,樓道等較為僻靜的地方(當然這也是必要的),但總覺得僅僅這樣還是不夠的,也應該到人煙稠密的地方和比較顯眼的地方去,這樣一來能使更多的人看到,知道真象,受到教育,效果可能更好些。所以前不久我和老伴一起到鬧市區去,一路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到鬧市區後,發現有人巡邏,我們裝作休閒遛彎的樣子,邊走邊粘貼,老伴手裏還拿著一個水果,作出隨時準備吃的樣子,走著走著老伴隨手將一個粘貼貼在護欄上,回頭發現眼前隱蔽處站著一個警察,猛一震腳下打了一個趔趄,嘴裏還含著水果,恰好迎面過來一位老人,見她的樣子笑了笑說:「光顧吃了,差一點兒絆倒了。」正是因為這一趔趄和那位老人的笑談才轉移了警察的視線,從而掩護了粘貼。我當即示意老伴趕快離開,恰好過來一輛出租車,老伴乘車迅速離去。我又轉到警察的後面去,在護欄上又貼了一個粘貼,也很快離去。回到家裏發現老伴還沒有回來,原來她又到另一位同事家去講真象了。

五、講真象中也發現有頑固的人

這些人中有少部份是老黨員、老幹部、老書記等。有人說:「我小的時候跟家裏人信過神、佛,參加工作後就信共產黨的,別的甚麼也不信。」有的當了一輩子共產黨的書記,強調要聽黨的話,任何時候都要跟黨走;有的抱著無神論不放,對於神佛的事格格不入;有的一生得益於共產黨,安於現狀;還有的人說:「文革時期我哪一派也不反對,最後還當了革委會主任,現在對法輪功也一樣,我誰也不支持也不反對。」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對法輪功不理解,也不想去理解的,我們應該突破他們的舊觀念,讓他們也能得救。

最後讓我們以師尊的《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與大家共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