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參與明慧工作是我的幸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8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日本明慧小組的成員,很高興能和大家分享作明慧的體會。

(一) 參與作明慧使我受益無窮

我開始參與做日語明慧網工作是在2000年10月左右。當時鑑於讓日本各界了解大法受迫害的真象,日本的一些同修建立了一個日語網站,刊載的內容都是從中文明慧網上選取文章,然後翻譯成日語上網,一位同修負責每天從明慧選擇文章。當時這位同修因為有其它的事情,就讓我幫忙選擇文章並發給擔當翻譯的同修。那時候我雖然知道有明慧網,但是家裏沒有申請上網,也看不到。使用電腦也只是會打打字而已,電子郵件都沒有發過。雖然想參與,但是甚麼都不會,能不能勝任,自己都懷疑。其他同修都鼓勵我說,不會就學嘛。是啊,不會就學,既然大法需要,為甚麼就不能學呢。同修手把手的教,我學會了收發電子郵件、編輯文章,後來同修又教給我如何更新網頁,這樣我學會了一些基本技能。

現在說起來容易,可是當時學的時候,我感覺就像爬一座大山一樣難以逾越。特別是學習更新網頁,因為我不懂得原理,只能一步一步對照筆記去做。要記的東西很多,丟三落四,老出錯誤。我自己都快沒有信心了,就想我只作編輯就行了,這個網頁更新就留給搞技術的同修去作吧。可是日本明慧的同修一直在鼓勵我,沒關係,再試試,你不去做就不知道哪裏有問題。有位同修有一天晚上陪著我練習,我一有不會的地方,馬上教給我怎麼做,我就一步一步的去做,等我基本步驟都學會了,同修卻和我一起熬了個通宵。

之後我承擔了一天的網頁更新任務,那是去年五月底六月初的時候,正是紐約法會後經過集體學法交流,參與明慧翻譯的同修最多的時候,所以每天大約能有十幾篇文章可以上網。這對於我來說真是一個挑戰,我一步一步做,遇到問題就請教同修,做的還算順利。正得意的時候,錯誤出現了,我不知道怎麼處理,趕快找同修問,可是大家都忙別的去了。我一看錶,已經是凌晨三點了。這可怎麼辦呢?我想起來去看筆記,按照筆記一步一步從頭做起,總算是解決了問題。等我更新完全部十幾篇文章,已經是上午十點鐘了。從頭天晚上11點半左右直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十個多小時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儘管當時覺得很困難,不願意學,後來才知道,多會一種技能就能作更多的工作,特別是日本明慧人手不足,搞技術的同修忙的時候,我就可以獨自擔當網頁更新的任務了。而且從這以後,對電腦不是那麼望而生畏了,遇到新東西也願意去嘗試了,一個障礙突破了。

當然參與做明慧,對我來說不僅僅是技術障礙的突破,更重要的是,通過閱讀明慧,對自己的修煉也幫助很大。五年來參加明慧編輯的同修由於各種原因,也和參與翻譯的同修一樣來來去去,流動性比較大,到現在只有我和另外一個同修在做。一星期我擔當六天的編輯,所以差不多每天都要仔細閱讀明慧,選出合適的文章,有的長文章,能編輯的還要壓縮以後才發給同修,得讀兩三遍。

有的同修問我,經常要選文章作編輯,讀明慧是不是很花時間呀?確實要花一些時間,可以說我每天晚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看當天的明慧,幾年來已經成了習慣了,可是通過讀明慧,對我的修煉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比如天天看到大陸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實,我感同身受,除了把重要的迫害事實交給同修去翻譯外,我覺得光揭露出來還遠遠不夠,一度曾經加入同修組織的電話小組,給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打電話正告邪惡,善惡有報,立即停止作惡。我自己的修煉因此有了突破。

讀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故事,講真象的故事,常常使我感動得流淚。同修的修煉體會又讓我經常受到啟發和鼓舞。天天閱讀明慧使我在不精進時精進起來;在遇到挫折、摔了跟頭時,振作起來;在受到干擾時,能夠堅定正念。幾年來不是我付出了甚麼,而是通過每天讀明慧,我自己的修煉深深的受益了。我明白了師父講給我們的法理,不是你在為大法做甚麼,而是在為自己做。

(二)整體的提高 才能使明慧組持之以恆

在最初做明慧編輯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任務就是選好每天要翻譯的文章發給同修就行了,可是事實上這還遠遠不夠。因為參與明慧的同修各自擔當了一部份工作,有的做編輯,有的搞翻譯,有的校對,有的負責技術維護,有的更新網頁,整個這個流程中任何一步出了問題,明慧都不能正常運行。我參與了幾個步驟的工作,知道明慧組是一個整體,可是讓我深深體悟到這一點,還是在去年年底、年初的一段時間開始到現在。

當時我還在每天發文章給大家,可是總是不見翻譯的文章回來,總協調的同修說最近根本沒有文章回來,也許大家都太忙了,我想到是不是大家該交流一下,儘量能兼顧一下,哪怕一週給明慧翻譯一篇文章也能使明慧運轉起來呀。雖然後來安排了交流,上網來的同修也不多,參加交流的同修非常努力在翻譯了,可是文章還遠遠不夠。我想起來請佛學會的同修幫忙呼籲,希望日語好的同修能參與明慧翻譯工作。我在參加集體大法活動碰到日語好的同修也去跟人家交流,希望他們能為明慧翻譯,這樣日本各地先後有將近十幾位同修報名了,我很高興,就按時發給他們文章,可是沒翻譯多長時間,就先後有人因各種事情退出,有的發去文章也沒有回音。跟明慧其他協調的同修講,也沒有得到甚麼建議。

我有些灰心了,我想我已經盡力了,大家可能確實太忙了,算了,我就做好自己擔當的這部份工作就行了。以後一段時間只有幾位同修在堅持作明慧翻譯,可是無論我們幾個人怎麼努力,好像日本明慧都是處於一種維持狀態。我們幾個協調的同修都在思考,為甚麼作明慧翻譯的同修總是很難堅持下來,日本明慧總是不能形成一個穩定的集體。我現在才明白:一些同修因為方方面面的原因不能堅持下來,看起來好像合情合理,實際上都是干擾,因為明慧在正法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干擾。我想我們所有參與做明慧的人,應該定期的進行集體學法交流,一個人幾個人努力不夠,得整個集體都能精進,形成一個比學比修共同精進的正念之場,我們才能持之以恆,才能越做越好,而不是幾年來勉強維持。

以上是我參與做明慧工作的一點體會,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2005年明慧網工作人員修煉心得交流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