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整體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8日】

尊敬的師父,尊敬的同修,大家好!

2000年底我看完的第一遍《轉法輪》,知道了修煉是件很難的事,而且沒有回頭路。當時,自己在常人中日子過的挺舒適,所以下不了放下各種利益的決心,就一直徘徊著。在一次學員聚會時,我們地區的負責人問我願不願意參與明慧網的翻譯工作。我雖然未下決心修煉,但是知道大法好,就一口答應了。

我所以喜歡明慧網的工作,是因為翻譯工作的獨立性。從文章選擇、翻譯到審核不需要別人的幫助,也不用幫別人,也就是說基本不用和其他人溝通。然而後來參與協調工作,卻動搖了我最初加入的動機。

事情是這樣的。一年前,大多數原先在明慧翻譯的學員都去支援另一個項目了,參與明慧翻譯工作的都變成了新手,幾乎沒有甚麼經驗。收到他們的翻譯件後我都得先修改一遍,再發給修改組。剛開始時所看到之處幾乎都要改,白天上班就是在電腦前寫個不停,下班回家後還得敲鍵盤到深夜。那時我一邊寫,一邊埋怨。有時想省事,寧可自己翻也不願交給學員。有一次我幾乎要馬上打電話給翻譯的同修,手把手的教她一些德語基礎知識。但是想到我們缺少翻譯人手,如果這樣把學員都「得罪」了,翻譯小組工作受阻或停頓,那就是誰都擔當不起的責任。出於怕承擔責任的心理,我一句一句的修改。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向內找,對明慧工作的理解越來越明確。

我認為,明慧網本身是服務性的,對外他是大法的窗口,體現正法進程和大法弟子的整體風貌;對內可以提供學員交流園地,促進整體提高。參與明慧工作的學員都是在大法工作中修煉,走他們證實法的路。既然有修煉的因素,工作能力的大小不應該成為能否走好這條路的關鍵,文章翻的好壞多少也不能成為衡量學員修得好壞的標準。協調人的主要責任其實是用自己的所學所能毫無保留的給學員創造機會,排除工作中方方面面的障礙,讓學員能夠通過明慧工作穩健的證實法,建立威德。培養學員的能力,加強加深對大法工作的理解,把學員調動起來才是協調學員的職責所在。一個學員有能力做得好只是一個學員好,整體學員都做好更是法的威力的體現。

我總是定期寫郵件給翻得比較少的學員,有時是個問候,有時是個通知,讓學員即使因為其它事情暫時翻得少也感到自己是明慧的一員。 我覺得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僅僅出於對學員的關心,而不是只為了叫他們參與工作也應該這樣做。有時候寫幾個郵件卻一直得不到任何回覆,急躁和埋怨的心就上來了,後來看到自己在這其中強烈的自我,覺得自己付出了甚麼就該得到回報,覺得自己的做法對,理應起到這樣那樣的效果,如果沒有預期的效果,就懷疑自己悟的不對,怕掉層次。這些心都不符合正法修煉中應該達到的無私無我的標準。而且如果保持和小組學員的聯繫是出於自己對法的理解,對這個工作的理解,就不該在意那個結果。基點擺正後,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那一層的法理就顯現出來。忽然某一天小組學員寫個郵件給我:「我現在有時間了,發文章給我吧。」

前陣子德國學員關於協調人的問題討論很多,常常是長篇累牘。儘管大家都已經知道胡即將出訪歐洲一事,但是交流也就是停留在胡訪問期間該做哪些具體事。我感到德國學員整體有被抑制住的現象,注意力被引開,對胡的到訪沒有引起足夠重視,更缺乏對這件事在正法後期的從法理上的交流。而且如果我們受到干擾,過於看重某幾個學員修煉中的問題,就給了邪惡加大迫害他們的藉口,從而牽制我們整體對真正重要的事件的注意力。我很著急,想寫個電子郵件到大組裏說說看法。但是那種物質讓我遲遲下不了決心。

上星期我收到一個中文電子郵件,是一個歐洲小組的交流總結。我看了後知道了加拿大學員前期清場工作做得很好,在整個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但是覺得寫郵件給大家不是我的事,於是我打電話給一個學員,談了自己對整體漏洞的看法後,請她寫個郵件到大組提醒大家不要受干擾,充份利用胡訪德的機會大量清除邪惡,全面講清真象,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她聽完後說:「你自己幹嘛不寫?」我說:「寫了學員不一定同意,再說那個交流總結得有德文的,西方學員的看了才能更明白。」「那你還不快翻成德文?」我這才反應過來,連夜把總結翻成德語。當晚,柏林學員組織了全國範圍的準備工作會議。我寫這篇交流稿時,徵簽活動正在全國各城市積極展開。我感到那個抑制自己的物質少了很多,真正體會到沒有自我時的那種溶於法中,無私無我的自在。

我還有很多心沒有去掉,看到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05年明慧網工作人員修煉心得交流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