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英文明慧中走出自己的路

——Walking My Own Path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8日】(譯文)在我修煉中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順乎自然,並在正法中尋找和走好自己的路。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路》一文中說:「學法修煉是個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學員總是把別人作為榜樣,看別人怎樣做,自己就怎樣做。這是在常人中養成的不好的行為。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如果真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的話,那也絕不是修煉了。」

當學員要求我為這次法會寫心得體會時,我正處於修煉的一個低潮。當時我常同妻子發生爭執,而在工作單位我也很難承受一些魔難。對於很多事情,我的反應都很情緒化,當時幾乎在生活的各個方面我都受到了干擾。幾乎在我答應寫心得體會的同時,干擾就變得更厲害了。我曾想告訴小組負責人:也許我還是不寫心得為好,因為我狀態不好,而且我也沒甚麼好寫的。但這時,我記起2003年為一個法會投稿時也曾受到很大的干擾,而寫心得幫助我得到了提高。

在寫這篇文章過程中,我繼續向內找自己。我可以看到我為甚麼沒能通過很多考驗,為甚麼我如此不精進和經常陷於情中。當然,在一些事情上我做的還是很好的,但是並不能總是保持那種好的狀態。那麼這些問題的背後到底隱藏的是甚麼執著呢?

在得法修煉前,我曾身患重病,經歷一系列可怕的事,這些給我帶來一些痛苦和恐懼的執著。其中之一是使一個人變得對外界非常敏感,總是尋找是否外界有任何威脅。更糟糕的是,我修煉了一種修副元神的功法,而且還有一些低層的小功能。有些人也許認為這對修煉有好處,但修煉副元神是主元神變弱和消極。簡言之,我還帶有很多那些不好的東西,而黑手一直在盡一切可能加強這些東西。因此,有時我還是很情緒化和生氣。在集體中我一般做的還不錯,但是干擾經常是在我個人獨處或同他人個別接觸時出現。

此外,因為我對外界過於敏感,我很難回絕別人的要求,即便是我很忙的時候,所以我常常參與太多的項目。結果,我會變的沒時間多學法,那麼也就甚麼都做不好。那我為甚麼把自己搞的如此之忙呢?明慧網的一篇文章對我幫助很多,這篇文章題目為:對清除自卑心理的一點體會。我在2004年6月第一次讀到它,是一名西方學員寫的。其中的一個心得是:如果我們想通過做很多事來掩蓋自己在乎他人評價的執著或想證明自己能幹時,我們會更難有一個純淨心和正念。那篇關於自卑心的文章實在太有益了。文章中描述的方方面面對像在描述我一樣,而且文章的文筆也同我的非常相近。就如同是我在讀一篇我在未來在深化理解後寫的文章一樣。這也說明了閱讀明慧文章是多麼的重要。

我一直在用自己的成就和他人的評價來平衡自己這些不好的執著和觀念。對我來說,直面這些是很痛苦的,因為我知道在很多時候我都沒做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但是在過去的一週中,在同這些東西的掙扎中,我成功的明明白白的看到了所有這些不好的執著,而不是片面的,因此我變了。突然,我覺得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中一身輕鬆,而他人的觀點僅僅是個影子而已,至少在選擇修煉道路方面我不再受影響。而且我能更好的處理那些現在越來越少的恐懼心。

那麼這些對網站工作有甚麼幫助呢?因為我參與了太多的事而且修煉的不好,我在西文明慧工作的參與與法的要求相差甚遠。

我在認識上提高後的一兩天,師父的講法肯定了我的認識。在《成熟》一文中,師父說:「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就是在常人中修煉,在常人中證實法、救度眾生、反迫害。在這樣一條前無古人留下修煉形式參照的情況下,完全靠修煉者自己走出一條路來,而且又要求每個人自己證悟自己的路,不樹立榜樣。自己走的路只能給後人做榜樣,沒有替代,誰修誰得。」

這篇文章很難,因為我覺得自己還不夠成熟。但是在師父講法的這些問題中,我在一點上有了突破。我感覺現在我是真正在自己的修煉之路上了。

我想我應該講一下我是如何參與到西文明慧工作中來的。我同太太一起在2001年的7月得法。當時我們去看望三年前給我們主持婚禮的神職人員。他向我們介紹了大法,那個月底,我們參加了在附近一個城市舉行的法輪大法講座。一位老學員給我們教功。

九個月後,我們第一次在波士頓見到了師父。之前,我幾乎肯定師父會去,那天是我的生日。我不能相信這僅僅是個巧合。我得到了最好的生日禮物,因為我見到了師父。同時我還收到了另一份禮物,當初給我們教功的那位學員邀請我參加明慧網站的工作。

或許有些好笑:在過去的四年中我一直在尋找我在正法中的修煉之路,而實質上,答案一直在眼前。如果我們夫妻修煉的好,我們會在很多方面做好,因為很多根本執著都會被清除。總的來看,作為修煉夫妻,我們沒有做好,很多是我的問題。但是,當我在認識上有了突破是,我們看到我們也有了突破。我們決心按師父的教導處理好相互關係,共同精進。

我知道參與明慧工作是我參與證實法的舞台。在過去的三年半中,我處理過很多文章,還在參與了其它項目。但是,我需要加大我對明慧工作的參與。向內找,我想有時我會認為參與明慧能保證給我帶來威德,而且我甚麼時候參與都可以,此外做好明慧工作我就能做好其它任何工作。我記得兩年前我曾在一篇修煉心得中分享過這些認識,這使我認識到這些執著埋藏的是如此之深,需要持續的修煉才能徹底去除。

顯然師父當初就知道我的這些執著,我非常感激。我在全國最繁忙的一家社會安全辦公室工作,經常要接觸一些不好的人,精神不健康的人,甚至有附體的人。很多我必須讀的文件就是這些人寫的。我必須處理很多不好的事:欺騙,吸毒,離婚等等。我認識到我工作環境對我有不好影響,因為我還沒有完全融於法中。在處理明慧文章時,我讀到師父講法,學員的心得,迫害真象,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淨化過程。

我現在堅持讀更多明慧文章、走好自己的修煉之路,這也是對法負責。在《成熟》一文中,師父說:「總的感覺是多數大法弟子成熟了,修煉的形式成熟了,修煉者對修煉的認識成熟了,人心越來越少的理性行為表現成熟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這樣,邪惡盡除,神佛大顯。」

通過努力成熟起來,我能幫助使迫害早日結束並使世界進入一個新紀元。最後,我想說寫這篇文章使我發生了一個深刻的變化。我認識到:認為過去沒有做好就不能現在做好,這是舊宇宙的觀念。師父的慈悲是博大的,奇蹟每天都可能發生。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聽我的發言。

(2005年明慧網工作人員修煉心得交流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