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之中要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5日】警察闖進我家,裏外翻了一氣,他們沒找到甚麼,就問我還煉不煉功,當時我就坦然的告訴他說:煉!今早全家人還都煉了呢!這樣我被強行帶上了警車。

在車上,我就給他們講:我是高中文化,以前對法輪功也有過不正確的看法,但我姐的心臟病幾個名醫不但沒治好,後來還越來越重,眼睛都不行了,就在這時聽人的建議才開始煉了法輪功,一個月後就全好了,幹活、走路比沒病之前還有勁。可我當時雖然是親眼所見,也沒認識到法輪功的神奇。當聽我姐講煉功要重德、不能幹壞事時,我就聽不進去了,並一個勁的否定、反對。1996年冬天,外甥女到我家又講她煉功以前幾種病都好了,我不信,說了不好聽的話。她看我聽不進去,就說:老舅,我這有本書,你看完了再說。我想:看這書到底是怎麼回事,結果一看完這書我的世界觀都變了,因為裏面的內涵太博大精深了。越看越愛不釋手,接著就學煉起來。這功法果然不凡,十多天時間奇蹟出現了:鼻樑上原來有一個小紅點,越來越大,長到變成杏核這麼大的一個的紅包不見了;腳底下的雞眼再走路也不痛了,洗腳時一弄就沒了。我在煤礦下井挖過煤,腿被砸過,定為6級殘廢,5年來右腿不能回彎,只煉了兩個月時間就基本痊癒了,腿能回彎了,你們說這功神不神吧?

講到這,我一看,他們都在聽呢。我又講煉功重德做好人,舉了幾個例子,又講了為啥要重德,讓他們認清電視的造謠和謊言。我說了一路,兩個小時,他們沒有人說話,5、6個警察最後只有一個說:你這是「策反」,我告訴他這是實事求是。

到了縣城,我被一個姓劉的惡警給報了半個月的拘留。其間被提審兩次,他問:還煉吧?我都堅定的回答:煉!心裏有一種一般人想像不到的那麼一種滋味。他倆沒吱聲,只是在記錄上寫了「還煉功」,他們又讓我按手印,說了聲回去吧,當時我的悟性沒上來,應該回家才對,可是卻回到了牢房。沒有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修們問我怎麼樣,我就說:有師在、有法在沒事。過後,在一個禮拜中同修們是每天一到兩次被打。惡警們還讓犯人們打我們。

一週後,肉體迫害沒有了,可精神迫害來了:家人、親屬、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哭的、有勸的、有求的、有嚇唬的。這一來可壞了,大部份曾經堅定的都掉下去了,真像師尊說的:「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洪吟》•苦其心志)二十天左右,當地派出所來人問我還煉不煉,我堅定的說:煉!他做了記錄讓我簽了字。完了就說:就憑這個就能判你3年。我笑了,有點嘲笑他,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一定能出去。

農曆新年一天比一天近,堅定的同修似乎一天比一天少,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心沒有動,頭腦很清醒。這就是正信、正悟。

已經是臘月二十幾了,裏面的人基本都回家了,沒有幾個了。這天中午,牢門開了,進來一個值班的副隊長對我和另一個同修說:別人都主動找我們才放走,可你們兩個我們還得給你辦出去的手續,又請示、又找人的,走吧!我一聽就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堂堂正正的走了出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