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出看守所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9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通過修煉,我身上的多種疾病都不治而癒。大法讓我感受到了超越人間的幸福和甜美。我也和其他同修一樣,7.20後,遭到了邪惡的許多非法迫害。現將其中一次自己用正念從看守所闖出,親身體驗、認識,感悟到的大法的超常威力寫出來告訴同修。

那是2002年8月30日,我在同修住處被綁架,當時我心裏馬上想到,我絕不能配合邪惡,警察動手打人,用繩子把我的雙手緊緊的捆在一起,我一直在發正念,手沒有疼的感覺。警察當時用腳去踢門,結果把腿劃出了血,可他們卻不醒悟。當警察把我推到樓下時,我就開始喊「法輪大法好」,警察特別害怕,馬上捂住我的嘴。我不知道當時他們強行帶我去的是公安局還是刑警隊,把我非法關在了一個犯人呆的小屋,之後,又把我送到了看守所,這一路上,我一直跟他們講真象。

在看守所我見到了一些同修還有我的愛人,我馬上告訴我愛人:「你得出去。」

他們開始了對我的非法提審,實際就是殘酷的迫害,問我甚麼我就說「不知道。」我當時心裏想,你們不配問我。後來他們讓我坐鐵椅子,狠命地踩我的腳,往身上、頭上潑水,不管他們用怎樣的惡劣手段都動不了我的心,真像師父說的那樣「拳腳難使人心動」(《洪吟(二)》)。我一直在發正念。他們還想用電棍電我,我馬上想:你敢電我,就讓電棍電你自己。於是他們不敢電了,放下了電棍。又想用情來動我的心,說要把我的孩子抓來,當時我又想:我的孩子由師父管,你說了不算。結果他們把電話打錯了,沒有得逞。

他們看到這些手段對我都不起作用,開始加重迫害我,把我的兩手分上下銬在後背,然後往很高的門上掛,讓我的雙腳離地,那時我感到無法忍受的痛苦,於是我便喊師父,剛喊出「師父」的時候,手銬一下掉了下來。當然警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都很驚訝,還說手銬怎麼掉下來了?他們再次把我吊起來,由於難以言表的疼痛,我一念之差沒守住,結果下來時胳膊就折了。我又開始發正念,他們還問我「煉不煉?」我說:「真善忍」在我心中呢!

於是他們又拿很粗的大繩子往我後背打,我不覺得疼。他們還是邊打邊問:「還煉不煉?」我斬釘截鐵地說:「煉。」他們再不敢打我,走開了,把我送回了監號,當時我想:我得出去,我可不想呆在這裏。我想師父一定會呵護大法弟子的。然後,我就和同修一起背法,發正念。三天後,他們給我戴上了腳鐐去中醫院治胳膊,遇見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也不管他們不許我隨便說話,我就告訴周圍的人們「我是學法輪功的,我沒犯法。」

在看守所,每當看到他們非法審問同修時,我就加大力度發正念,同時想:不許打同修。我頓時感身體非常熱,同時我也想:師父我只歸您管,不許他們非法審我。他們便不敢再審我。

後來我和同修悟到,我們不該就這樣呆在這裏,於是在10月1日那天我們開始絕食。三天後,獄醫開始給我們強行靜脈注射,我們不配合,他們就指使犯人按著我們,使犯人造下很大的業力。第4天他們開始灌食,捏住鼻子,壓住四肢,不讓出氣,然後往嘴裏灌鹽糊糊,當時我又想,「師父啊,不許他們迫害我,我不歸他們管,只歸您管。」結果他們再來強行注射時,針頭自己掉在了地上。我當時悟到:不能讓他們再迫害我,於是我就把針頭打到地上去。免不了被他們一頓罵,灌食就這樣結束了。

在絕食絕水數日後,我總是能看到水管裏的水流特別旺(監室裏有水龍頭),要能喝一口多好啊,我知道這是慾望上來了,我又跟師父說「讓我吃我修好的那層空間的物質,用我修好的那層空間的水把我身體灌滿。我就不用人間的這些水和食物了。」結果我真的不覺得那麼渴了,而身體也不那麼消瘦了。

大約在絕食近10天的時候,我做了個夢,我從看守所出來了,遇到的人還說我瘦了,我說「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醒來後我感到我快出去了。沒過兩天,我從看守所轉到了拘留所。當時有同修告訴我,「以前有同修絕食沒有堅持到底,被送走了。」當時我悟到,又是恩師告訴我要堅持到底,不可掉以輕心。我便一直背法發正念。他們看我一直不吃不喝也不吱聲,害怕我死了,他們有責任,就打120送我去醫院搶救,一檢查,發現血壓脈搏全無,就給我吸氧,打藥,我一直不配合,於是宣告了邪惡徹底失敗。他們給我家人打電話,親人把我接回了家,到家後,我甚麼都能吃,沒有出現常人長時間不吃東西的不良後果。於是我便重新溶入到證實法、講真象的洪流中,做好師父告訴我們的三件事。

這次經歷讓我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威力,大法的無所不能,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我也是7.20之後幾次被非法關押的,自己覺得這次感覺比較深刻一點,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不妥之處望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