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闖出看守所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日】2004年4月6日早上,我準備上街買菜。剛一出門就被孝感市孝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女惡警冷豔蘭與另一名女警以與我談話為由扯住不放,不一會又來了幾名男惡警,一個叫高山,一個姓孫,其他的不知姓名。他們將我綁架到國保大隊,姓孫的惡警強行從我衣服口袋裏將我家鑰匙搶走,帶了一些人去抄家,他們把我家衣櫃裏的不少衣服都撕破了,大法書和真象資料被搶走,家裏僅有的一千元錢也被搶走,家裏一片狼藉。他們將我非法關入看守所,又去我父母家騷擾。

惡警高山對我說,就憑那十幾份真象資料就可以判刑,還說孝感市那些被非法判刑、勞教的大法弟子都是他判的。這一次他們判我勞教一年,我絕不承認這一切,在看守所裏,我絕食抗議。惡警高山找一夥人給我強行灌食,灌的是濃鹽水,使我當天小便排不出來,第二天排出了一些黑水。灌食中我被折磨得痛苦難忍,管子插入了我的氣管內,使我窒息,幾乎死在裏面。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保護我,我才能活著修下去。

我在看守所裏儘量按照大法弟子的要求去證實法。我不間斷的發正念,徹底清除想阻止我證實大法的邪惡。我每天都在號子裏喊口號,「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等,當警察走過來時我就和她們講真象。同時我也向號子裏的其他人講真象,她們基本都明白了真象,有的還學了不少真象歌曲。

我在看守所裏被關了九天,灌食兩次,他們還把我成大字形銬在板子上,不吃飯就不解銬,我一直沒有吃東西。第九天又給我灌食時我不配合,管子插不到胃裏去,我被折磨的死去活來,手腳都被銬子磨出了血,後來我就動不了了。惡警看到我快不行了,怕我死在裏面,就一邊給我打吊瓶,一邊去辦保外就醫。到了下午六點鐘,他們把我弟弟叫來將我從看守所裏背回了家。半個月後,我的身體恢復了,又投入到證實大法的進程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