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指導我修煉 師父呵護我闖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5日】我現年68歲,生長在山東農村,家境貧寒。為了養家糊口,撫養弟妹,自幼跟隨父母,吃盡了苦頭,患了一身無名的疾病;因無錢醫治,只好求神拜佛,年幼時就招來了動物附體。後來,雖經多方治療,但仍然無濟於事,當時的感受真是欲生不能,欲死不行,只有苦苦得煎熬了四十多年。

在1998年初,來了一群法輪功修煉者在我村弘法,聲情並茂的講述了他們的修煉體會,法輪功的功理、功法和祛病健身的奇效,深深的吸引了我。自此,我幸得大法,堅持每天學法煉功,時間不長糾纏我四十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我真正的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家庭環境,師父也給我清理了,經常出現的附體也無影無蹤了。對於我自身和家庭的變化,孩子們是看在眼裏,喜在心裏,所以對我的修煉萬般的支持。

正當我精進實修的時候,1999年7月江澤民流氓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當時的群眾由於受媒體宣傳的欺騙,不明真象,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為了讓群眾知道真象,我就向周圍的群眾說明大法真象和自身的身心變化,來證實大法。

在2000年秋後的一天。我到派出所講真象,也是為了營救同修,他們不聽把我支了出來,我就又到鎮政府去講,我先叫他們給我講善、惡怎麼區別?為甚麼當今社會鎮壓好人?好、壞怎麼劃分?他們不講,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大法能區別甚麼是善與惡,甚麼是好與壞。大法怎麼能啟迪人的善心,使人的道德回升和我修大法的身心變化……。

鎮政府冬季辦洗腦班時,不法人員們把我也叫了去,我就利用各種機會向洗腦班的人講真象,中午吃飯的時間便到鄰村去講。一次我把真象傳單給了一位家庭主婦,她的丈夫見後把我舉報到派出所。第二天,派出所要落實此事。我問他們說我發傳單證據何在?他們說舉報人燒了。我正告他們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我信仰真善忍、同化真善忍,這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你們這樣迫害法輪功,欺壓百姓,對你們的未來沒有好處。他們氣急敗壞的要送我去精神病院,被明白了真象的分管派出所的鎮長攔住了。

隨著正法的推進,為了讓更多群眾了解真象,救度眾生,我們也想辦資料點。沒有錢,功友湊;沒有技術,自己學。就這樣,我們克服了重重困難,在短時間內就把真象資料趕製出來了。有了充足的真象資料,我就帶上孫女,拿著資料到處弘法講真象,跑遍方圓十幾公里的村莊。雖然很累,但心裏很踏實。

就在這時,一位外縣的功友發真象傳單時被非法抓捕,惡徒知道了資料是從我這裏拿的。於是2002年正月11日上午。市610辦和鎮派出所7人,突然闖入我家,對我進行非法搜查。抄走了部份資料和我的大小錄音機,並強行把我帶到鎮派出所。

我堅決抵制,不配合邪惡。我認為:宇宙多大,法就多大。烏雲遮不住太陽,正義必勝。法輪大法是正法,怕你甚麼?所以我毫不畏懼,跟他們據理力爭。大概在晚上十點鐘左右,那個所長可能累了,他要回家休息。臨行前囑咐他們:「你們給我好好看住,別讓他跑了。」

所長走了,為了拯救那幾個警察,我便給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的真象及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法輪功的功理及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他們聽得瞠目結舌,點頭稱是。大約12點鐘我開始發正念,見他們有了倦意,腦子裏突然閃現出師父的經文《助法》中的「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

我悟到我今生得法修煉,不是來承受常人的迫害,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於是就發正念讓他們睡覺,半小時後幾個警察真的睡著了。我站起來,來回走了幾趟,見他們沒有察覺,就徑直向門口走去,打開兩道門來到院子裏,就直奔派出所的大門走去,大門沒有上鎖,就這樣我安全走脫了,心裏萬分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走脫後,我居無定所,可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向有緣人講真象。但對於孩子來說確實杳無音訊。幾經曲折取得了聯繫。第一次給他們打電話,就告訴他們:資料點資金緊張,你們要儘快支持他們。

隨著正法的推進,環境越來越輕鬆,於2004年春節前後,我就回家了,繼續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由於文化水平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