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恩師加持 五天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9日】2002年4月12日下午,大慶林源派出所所長耿曉波領著大同區公安分局兩個惡警(一個30多歲戴眼鏡,一個50歲),突然闖入我家(他們把我丈夫從單位叫來開的門,我丈夫不修煉。)。謊說領我去看病,又說新來個局長要見我,去去就回來。

一、綁架

我所外就醫,從市看守所出來才兩個多月,我預感到邪惡要抓人。我說:「診斷書在你們手握著還看甚麼?局長見我幹啥?不去!我一個老百姓殺人了還是放火了?還是幹甚麼壞事了?」老惡警說:「你都沒有。」我說:「我只為祛病健身做好人煉法輪功,你們就這樣對待我。」老惡警臉一翻說:「煉法輪功就不行,就是反革命。別的不說,跟我們走一趟。」我說:「你們私闖民宅,隨便抓人,執法犯法,不去!你們說領我看病,我的實際情況在這擺著呢。」三個惡警一看真是,無言以對走了。這中間我打坐發了20分鐘正念。

過了半個小時,大同區兩個惡警又返回來,還是讓我丈夫跟著,他嚇得啥也不敢說。年輕惡警說:「跟局長請示不行,還得去。」我說:「不去!」老惡警狗仗人勢說不能走用板子抬,說著開始動手。我丈夫嚇得溜出去了。他們把我拖倒,連拉帶拽綁架到車上,拉到大慶市大同區公安分局。聽一惡警說今晚秘密行動大搜捕,抓法輪功。然後把我往拘留所帶,我大聲喊:「你們說來看看就回去,為甚麼欺騙好人,我要回家。」他們不讓我喊,把我關進了拘留所。

二、向內找

一進去,看到兩個同修已被惡警綁架來了,後半夜又綁架來兩個,兩天內6名同修先後被綁架到拘留所。我們在一起切磋、背法、發正念。這時我向內找,發現了自己那顆不穩定的怕心。開始不配合邪惡很堅決,為甚麼慢慢就軟下來讓邪惡抓來了呢?正像師父說的:「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師父還說過:不是我說你不行,是你自己不行。(《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我恨自己這一步沒走好,意識到了我馬上靜心反覆背法,發正念。

三、講真象 發正念 惡自敗

第三天清早6點多鐘,惡警讓我上車,不說上哪。車開到大慶市公安局門口停下,楊志剛(大同區公安分局專管迫害法輪功)下去不知幹甚麼,車上剩下我和一個20多歲姓張的警員,我向他講真象,我說你還年輕,要對自己生命負責,不要欺負煉法輪功的,他們都是好人。善惡有報,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你別信。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他還提了一些問題我都給他做了解答。後來他說我們也沒辦法,聽上邊的,我說你要把心放正,他明白了。

車又開動了,通過車窗我知道這是上哈爾濱戒毒所。我在心裏說:我是主佛的弟子,戒毒所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不能進去,請大慈大悲的師父加持弟子。然後反覆默念:「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 法正天地 現世現報」 一路上我在車裏不停的咳嗽,楊惡警說:「你這樣到哪裏也不願收。」

到戒毒所,先體檢。三個警察(楊志剛、王長春、小張)也跟著進入體檢室。我用智慧和他們周旋,我跟大夫說我的情況很嚴重,這時大夫擺手讓三個警察出去等候。大夫問我病情,我說我是左腿靜脈血栓,腿腫不能行走,市大醫院已做出診斷,診斷書在它們手中。大夫檢查我腿一按一個坑,又問問別的病情,然後伏案寫病歷。出去交給楊志剛,就聽楊對別人說拒收。他們判我三年勞教,走後門也沒送進去,邪惡的陰謀又一次失敗。

四、謝恩師精心呵護 正念闖出魔窟

我上車往回返,深感師尊的精心呵護,想到師父為我又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禁不住淚水漣漣,只有堅修大法報師恩哪!

回來後,本應順路讓我直接回家,可惡警不甘心,把我又拉回大同區拘留所。這是第四天。這四天內6名大法弟子一名被勞教,一名送市看,3名根據不同情況出去了,只剩我一個。我繼續絕食絕水。我是主佛的弟子,在正法路上要精進不能懈怠,我時時背法、發正念,不讓邪惡有絲毫鑽空子的機會。這時送進來一個誤認偷油的女人,36歲。我就跟她講法輪功真象,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她明白了,同時把家送來的吃的讓我吃,我謝絕,她很佩服大法弟子。

從哈回來的第二天上午,獄警奉命給我家人打電話,讓來接人。下午,丈夫找車把我接了回去。在走之前,獄警讓我簽字,我說不簽,轉身衝出牢房。我再一次體驗到了大法的超常。五天正念正行闖出魔窟,感謝師尊對弟子的加持保護。如今我一直溶在正法的洪流之中。

最後,以師尊的(《洪吟》(二))結束:

別 哀
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