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保護我 大法給我勇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2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親愛的同修大家好!

我是山東省萊陽市人。回顧從1999 年7.20到現在證實大法的歷程中,經歷了邪惡好多次的迫害,但是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與師父的慈悲。

記得在2000 年5.1 那天,我們一行6個人(有兩個小弟子,其中有一個才三個月大),來到了天安門廣場,早上九點鐘打出了一個4 米長,寬1米,紅布黃字的橫幅「法輪大法好」。打出之後,天安門的警察就像惡狼一樣,又打又踢我們,把我們綁架到車上,拉到了天安門地鐵分局,到了之後,又有幾個警察繼續打我們,逼著我們說出是哪裏的人,打得我們臉都腫起來了。並問我們為甚麼來的,我們的回答是「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師父是來救世人的,是清白的」後惡徒把我們綁架、拉到萊陽又送到了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在2000年的10 月14 日,上午8點多,由嵐子鄉政府的李曉東、於洪文、劉京濤等10多個邪惡之徒,開著車到了我家(只因為我的大女兒,在10 月10 日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強行的把彩電(21英寸)拿走,再到市集上劉京濤把80摩托車搶走。在場的好多人都說,現在的共產黨真成了土匪。

光陰又到了2000年的11月28日,我和我的小女兒霞(當時正在高三讀書),還有幾位同修,再次去北京證實大法。這一次我們也不說是哪裏的人,沒想到讓在北京駐京辦事處的孫洪進認出來了。又一次被嵐子鄉政府用專車把我們三個綁架、轉移到了嵐子鄉政府,給我們戴著手銬,銬在了一條長排椅上。我想我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我們今天晚上一定能走出去,不能讓邪惡迫害。就在夜裏一點半時,我的手銬自動的開了,其中一個功友上廁所回來後,沒再戴手銬,霞也自己抹下了手銬。這時的我心裏特別激動:師父時時刻刻在保護著我們。這時在我們面前還有值班人員守著我們。我想:他不走怎麼辦呢?讓他快點睡覺。過了一會兒,這個人就到了隔壁房間(離我們有三米遠)睡了。

過了一陣子,我說:「走,我不但自己走,我還要帶著你們兩個一塊走。」這時我先出去觀察了地形,四週是水泥大牆出不去,就得走大鐵門。於是我們就從大鐵門爬了出去。三副手銬在排椅上當啷著。我們三個一氣跑到了五龍河邊,這時天還沒亮,走著走著前面的河水就很深了。怎麼辦呢?此時我又想到了師父,讓師父幫我們吧。剛想完,我用腳一試,原來的河水一下子變成冰了。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們。就這樣,我們三個安然的過去了。我們就這樣在鄉間的路上跑著,一直到天亮。我想嵐子鄉政府看到我們沒有了,肯定會找我們的。如果能有輛車就好了,在車上他們就看不見了。正當我們累的精疲力盡、前面的路也不能走的關鍵時候,突然從大霧中(此時正下著大霧)開過一輛麵包車,同修說:有車,我立即招了招手,車停下了。清晨會有車出現在鄉間泥路上,再說來的又是我們最需要的時候,怎麼會不讓我們感激呢?坐上車後,我心裏流淚了:師父,您真的時時刻刻在看護著您的弟子啊!

是的,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們怎麼會走到今天呢。我會在隨師正法最後的路上,勇猛精進,用心報恩師!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