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純真的孩子們一起修煉是我的榮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叫榮靖,我是美國新澤西州的學員,我今天向大家彙報的題目是:與純真的孩子們一起修煉是我的榮幸。

一、利用機緣,向所在學校的美國孩子洪法

我在美國一所小學任教。最初因任代課老師,所以有機會接觸學校不同班級的各種族孩子。大家知道,美國的孩子能量大,生性好動,膽子又大,很難管教。如何讓美國的孩子了解大法,是我的心願。當時我沒有教學經驗,對我而言,向孩子洪法,是個不小的挑戰!

任教不久,在美術老師產假的前後幾個月中,學校讓我承擔全校的美術課。實際上,我並不擅長美術,但是,我知道,這可能是很好的向孩子們洪法的機會。於是,我認真備課,充份準備教材,同時,不斷去掉自己在上課時的緊張、恐懼之心。很快,我便能應對自如地完成每一堂課。在受到校方的好評後,我在全校美術課上開展了「中國文化月」的活動,我是這樣做的:

在第一週,我告訴孩子們中國有五千年輝煌的歷史,悠久的文化,在介紹北京首都時,讓他們知道那裏有個天安門。接下來的一週,我開始向孩子們洪法。我自己設計了中、英文「法輪大法」、「真善忍」字樣,低年級的學生只是塗色,高年級的不僅塗色,還要試著自己寫。孩子們對寫中文很感興趣,我就在黑板上一筆一劃地教他們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邊寫邊念,孩子們邊學邊讀,伴隨著普度、濟世的音樂,課堂秩序良好。出乎意料的是,不少孩子雖第一次寫中文,但是字體卻十分漂亮。然後,我在每個班上播放了12分鐘的「法輪大法在新澤西」的錄像。我還教他們唱「法輪大法好」的歌曲。

在最後的一週,我教他們讀《洪吟》,低年級的,只讀比較短的詩,大一點的孩子,可以跟隨我讀整本的《洪吟》,方法是,我讀一句,大家讀一句。這樣,在短短的幾週內,我穿梭於全校四個年級,將法輪大法的福音傳給了近400個美國孩子。

一次,在一個班上,孩子們席地而坐,我無意中發現有的孩子單盤非常好,一個念頭閃過我腦中:讓我試試教他們靜功。但當時孩子們不停地講話,另一老師不斷地大聲叫道:安靜!別講話!卻無濟於事。趁她接電話之機,我對孩子們講:我要教你們「法輪功」,大家跟我學。起初我還要求他們男女動作分明,很快,我發現當時的場合、時間不適合,於是就自己打手印,讓他們模仿。孩子們認真地學著,有幾個孩子還打著標準的雙盤。我不斷鼓勵他們:很好,繼續下去。突然,那個老師站在一旁說:怪了,他們怎麼都靜下來了?好,他們聽你的,你繼續和他們煉下去,我一會兒回來。我這才意識到,嘈雜的教室早已萬籟俱寂。我自嘆:真是大法的威力啊!謝謝師父!

這件事發生後,我想,全校的孩子已知道了法輪大法,也聽了音樂,如果能教他們煉功該有多好啊。一天,學校突然告訴我體育老師生病了,要我去代課。「教甚麼?」我當時有些緊張。對方似乎在命令:「你自己決定,甚麼都可以。」我恍然大悟,我的願望又要實現了!我準備了30分鐘的教功帶及幾張孩子們煉功的圖片,帶上小錄音機,第二天,在五個班上教了計100個孩子五套功法。我的經驗是,教孩子和大人不一樣,時間不宜過長,動作不一定一次到位,但要他們記住:這是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有五套功法,世界上有一億人在煉。有的老師也同孩子們一起煉功。

或許因為我是全校唯一的中國人,孩子們都記得我。我早已不任美術課了,不少孩子至今還稱我美術老師,調皮的孩子叫我中國小姐,只有這個小女孩每次見到我時都清楚地說:師父、法輪大法。這個孩子在我的眼中顯得特別可愛。

美國的孩子也需要大法,讓大法走進社會,是可以實現的,只要我們擁有那顆誠心,師父就會給我們機會。總結在學校幾年的洪法過程,其實也是我的修煉過程。孩子如同我的鏡子,我時常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比如開始時我的怕心較重,講課就拘謹,效果就差;有時碰到脾氣暴躁的孩子,對我出言不遜時,自己就很難守住心性,會生他們的氣,氣不過時,還要懲罰他們抄寫教室規章。可是,如果我真能做到心平氣和時,孩子的任性在我面前會一下子消失。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使我校孩子發生的變化,學校已有耳聞。校長今年親自找到我,鼓勵我在全校教職員中教法輪功。一些有緣份的老師因此學了功法,並購買了大法書籍。另外,在營救李祥春的活動中,我校幾十名教師,包括副校長也簽名予以正義支持,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二、參與明慧學校工作的點滴體會

來美前,我曾在中國海關任職十年,當時雖工作、生活條件較優越,我卻很少感到滿足,還認為自己不幸。來美後,生活、學習的壓力,使我一度感到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自1997年得法後,通過不斷的修煉,我的觀念發生了很大的轉變。過去,我只喜歡漂亮、聰明的孩子,碰到不聽話的孩子,從內心就煩,恨不得躲得遠遠的。現在,我自己雖沒有孩子,但我把所有的孩子都當作自己的孩子,我十分珍惜修煉後師父給我安排的路,覺得與天真的孩子在一起是非常幸運的。於是,在去年,我主動向當地的輔導員提出願意嘗試明慧學校的工作。通過一年來在明慧學校的修煉,使自己得以很大的鍛煉,心性上也有所提高。

去年5月,當我在新澤西的互聯網上宣布明慧學校成立時,得到絕大部份學員的贊同。然而,真正做起來的時候,並不是想像的那麼容易。最初,是在我家上課,記得第一次來了不少孩子及家長,回去後反映也良好。之後,由於活動項目的繁多,有的學員就不送孩子到明慧學校來了。還有的學員認為:大法工作很多,國內許多人在等待救度。我們的孩子已經得法,去明慧學校有必要嗎?

對此,我是這樣理解的,就目前而言,明慧學校是為小學員開創的一個難得的集體修煉環境。小學員雖有緣份,但他們終究是孩子,貪玩、好動,自覺性差。那麼, 如果家長繁忙,他們就會鬆懈自身的修煉。我悟到,正如師父要求我們的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是非常重要的一樣,孩子們更需要這個修煉的環境。師父在《環境》經文中指出:「因為你們在社會上所接觸的都是常人,而且是人類道德急速滑下來後的常人,這個大染缸只能使人隨波逐流」[1](《精進要旨》第132頁)。孩子們接觸的是常人社會,他們的接受能力快,沾染壞的惡習也快,所以集體學法這個環境對他們來說是十分必要的。目前,不少學員確實因忙於大法的工作,忽略了對自己孩子的教育,有的學員或許認為孩子得法,就如同上了保險一樣。其實,有些得法較早的小學員,看過師父的講座,自己能通讀《轉法輪》,也參加了不少法會及活動,可是在言行上有時卻表現得不像個大法小學員。我既然發現了這些問題,又身為該校的負責人,我就應該對孩子負責,對大法負責。我暗下決心,哪怕只有一個孩子,我也要堅持開課!

去年底,因負責紐約明慧學校的學員生孩子,我就與另一位學員一起,兼任了兩地明慧學校的教學工作。只要我們聯合上課,我的先生就開車帶著我及新澤西的幾個孩子,前往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上課。

下面我向大家介紹一下新澤西、紐約明慧學校連續兩年組織的四次夏令營活動情況。每次夏令營為期僅四天,卻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成效,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對明慧學校的進一步發展也更加充滿了信心。

去年,參加第一次夏令營的人數15名,第二次人數增加到27名。今年因報名人數計40名,我們只好分兩期進行。孩子的年齡從6歲至15歲不等,我們堅持每天六至七個小時的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並注重引導孩子們在實際生活中以法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我們以師父講的學員每天必須做的三件事為宗旨,並注意培養孩子們的整體意識觀念。

1、充份利用這一環境,加強集體學法

記得在去年27人的第二次夏令營集體學法時,開始有一定的難度。一是不少的孩子第一次聽法,難以坐定;二是小的孩子來回走動、講話,根本不坐下來。這樣,整體很難入靜。對此,我們自己先靜下心來,並沒有強迫所有的孩子一下子都坐在那裏不動。對能夠認真聽法的孩子,我們以微笑鼓勵。對靜不下來的孩子,不抱怨、不心煩,只是偶爾把他們拉到身邊,示意其坐下。我發現,當我們放棄對孩子學法的執著,當我們自己能在那個環境中心不動,又能達到標準的時候,法的力量非常強大!首先大的孩子不再受小的孩子影響,開始集中精力聽法了。隨之,小的孩子也逐漸靜下來了,不走動了,坐下來了,最後和大家一起靜靜地聽法。之後的幾期夏令營都是如此。

是啊,十幾、二十幾個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年齡的孩子,能夠在短短的幾天內攏在一起,自覺地、長時間安靜地坐在那裏學法,一般人是難以想像的。這只有在大法弟子辦的學校── 明慧學校,才能出現這神奇而又真實的場面。在此,我們由衷地感激師父對我們的呵護,謝謝恩師!

2、注重實修,不斷用法引導孩子們解決出現的具體問題

每當問題出現的時候,立即組織討論,並用法理幫助解決具體問題。比如,一次,三個孩子為了一玩具而爭論不休,互不相讓,其中的一個女孩委屈得都哭了。其餘的孩子則在一旁大加評論,各抒己見。得知後,我首先要求三個孩子講真話,各自陳述事情的真實經過,然後用「善」啟發孩子們的善念,告訴他們要學會和大家分享、謙讓、友善。當矛盾發生時,希望他們做到忍讓、大度。我還強調師父關於向內找的講法:「就是倆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各自找找原因:我這兒有甚麼問題?自己都找找自己有甚麼問題。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倆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2](1999年《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第12頁)。

聽了法,孩子們都靜下來了,三個自以為有理的孩子低下了頭,相繼主動表示:是我的錯,如果當時我不堅持……周圍幾個孩子也回憶起以前發生的類似的一些事情,自覺檢討當時忘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都在向外找。藉此,我又告訴孩子們師父講的,我們學員是一個整體,大家聚在一起是個緣,要珍惜這段時間,要像對待兄弟姐妹一樣,互助互愛。做事要先想到別人,先人後己。很快,孩子們和好了,又歡快地玩在一起,之後,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另外,辦明慧學校與家長的聯絡是不容忽視的問題,取得家長的配合也十分重要。與孩子四整天的朝夕相處,使我對每個孩子都有個了解。將他們存在的問題反饋給家長,是我的責任,也是我去掉情的修煉。我覺得,只要我一心為了孩子,不是指責、抱怨的態度,家長是可以接受的。由於注重了與家長的交流,通過對孩子問題的溝通,達到了我們之間的共識,這也是我與學員之間的一個難得的修煉過程。今年,費城、康州的學員也將孩子送來。有一學員每天驅車四個小時接送孩子。

值得提出的是,今年,有兩個非學員的家長也將孩子送到我們夏令營,得了法的兩個孩子日新月異的變化,對其家長是個很大的震動,使他們從自己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夏令營結束後,這兩個孩子在家長的陪同下再次參加了我們的明慧課。再比如,一對學員夫妻的兩個孩子,在參加夏令營前並不修煉,也不會講中文。參加夏令營後,兩個孩子真正開始了修煉,並有了明顯的變化,在短短的四天內能熟練背誦七、八首詩,這對其家長的修煉是個不小的促動。從此,這對夫妻主動為今後夏令營的食宿問題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從事明慧學校工作以來,我深刻體會到,這個環境不僅有利於孩子的修煉,對我而言,也是個很好的修煉、提高機會。我們不只是簡單地帶一群孩子學法、練功,像常人學校那樣,只是教與學的關係,我們的責任重大。我常常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那種壓力來自於對我學法的考核。因為我們的言傳身教會直接影響到他們的言行,我們自身的修煉狀態,是對孩子的無聲影響。當我們的心到位時,周圍的場就祥和,講出的話就有力量,孩子也變得聽話。否則,單純的說教與命令是徒勞的。

所以,我們自身的實修應是放於首位的。大法涵蓋了一切,師父的法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所以,只有我們平時多學法,頭腦中多裝些法,自己首先對大法有個較深的理解,那麼,當各種問題發生的時候,才能恰如其分地運用大法的法理,並針對孩子的特點,以講道理或講故事的方式,來解決和處理這些問題。孩子如同一張白紙,沒有大人那些觀念,複雜的思想,一旦他們明白了法理,就會像師父說的「如果他們修煉那就非常快,他沒有人在後天增長的任何執著」[3]。

師父說:「我很喜歡看小孩兒,是因為小孩的思想、心和他的身體太純淨了。」[3]所以,能夠與純真的孩子們一起修煉是我的榮幸。在此,衷心感激恩師為我安排的這條修煉之路。我相信,有師在,有法在,只要我們能付出愛心與耐心,協調一致,充份發揮出大法弟子的凝聚力,一定會將明慧學校辦好!讓我們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在正法進程中真正發揮出大法小弟子應有的作用吧!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環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