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國人講真象的經驗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在向中國人講清真象的過程中,會碰到他們提出的許多問題,我發現,回答得好不好與我們對法的理解有直接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說,像是在檢驗我們學法是否紮實。在第一線講真象,直接接觸大量三教九流、思想複雜的中國人,包括邪悟者,我們的心常常會受到強烈衝擊,有時甚至觸及到修煉的根本問題和我們對大法的堅定與正信,如修煉究竟是怎麼回事?真的假的?為甚麼要修煉?等等。

這些問題在學法和與同修的交流中都能解決,從而更深刻的認識法,迅速提高上來,同時也使我們更加明確靜心學法的重要性。如果不能堅持認真學法,這類問題就會越積越多,得不到解決,最終動搖了修煉的信心。還有些問題簡直就是衝著我們學法的誤區和漏洞而來。由於沒回答好,印象就深,在以後的學法中往往在讀到某一段時會突然一下恍然大悟:「咳,這書裏全有嗎,怎麼就想不起來?」這樣就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在講清真象中提高,加深對法的理解;同時,在法上提高後促進更好的講清真象。久而久之,甚至產生一種向中國人講真象的渴望。其實只要學好法,甚麼問題都能給他說清楚。

剛開始講真象時,我們喜歡抓住一個人就使勁兒講,也不管他想不想聽,結果常常把人嚇跑。現在我往往會說:「您好啊,我是法輪功學員,您對我們有甚麼看法?如果我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請多提寶貴意見。」不管他們提的意見多尖銳,只要沒有攻擊師父和大法,我都會說:「你說的是有道理的,我們會認真考慮你的意見。因為我們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如果我們哪兒做得不好,就一定要改。」因為毫無疑問我們有許多做的不好之處,使常人對大法有誤解。這樣一下就打掉了他的敵意和戒心,他會覺得你很和善,願意和你交談。在找到他的執著和障礙後,再有地放矢的講。如果遇到邪惡之徒謾罵攻擊大法,要想辦法把它的囂張氣燄打下去。如果回答有力又帶幽默感,讓旁觀者哄堂大笑,就會使對方自取其辱,而且還很佩服,感到法輪功學員一身正氣不好惹,以後不敢妄為。當然要做到這一點不太容易,但這類事情碰得多了,同時我們抓緊學法,大法會開啟我們的智慧,那時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

2001年,波士頓一家中文報紙登了一篇污衊大法是×教,使人得精神病的文章,當時很多學員給報社打電話,可我覺得還不夠,應該更深入、透徹的揭露其邪惡本質。我理解,××黨一貫撒謊造謠,愚弄全國人民,尤其江澤民集團更是採用流氓手段倒打一耙,誣陷大法;其實它們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所有強加於大法的罪名戴在他們的頭上最合適!於是寫了一篇文章澄清事實:

「據我所知,在北美和台灣有幾十萬人煉法輪功,卻從未聽說有人因煉法輪功而得了精神病。在中國大陸,有幾千萬人煉法輪功。江澤民政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拼湊了幾個案例,卻根本經不起推敲。因為撒謊總會出破綻,儘管撒謊已成了他們的習慣。當初他們不是說六四事件中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人嗎?現在又導演了一場「天安門自焚」騙局誣陷法輪功。凡是看過「自焚還是騙局?」錄像帶的人都清楚地看到,所謂的「自焚」者之一的劉春玲不是被燒死的,而是被警察當頭一棒打死的。這說明江氏政權在千方百計為其鎮壓製造藉口,為了政治的需要,他們是甚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

如果說法輪功真能導致精神病,法輪功學員早就都放棄了,還用得著江澤民一夥花這麼大力氣來鎮壓嗎?法輪功講「真、善、忍」,邪在哪裏?相反,江氏政權用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煉功,把十八名女學員扒光衣服扔進男牢,把幾百名學員活活打死,這才是邪到家了呢!

所以我們大家千萬不要去助紂為虐,替殺人犯塗脂抹粉、製造藉口,否則他們還會幹出更邪的事來。」

這家報紙刊登了我們兩篇文章和道歉啟事,報社編輯還說,希望我繼續給他們投稿。

在學法中我注意到,因為學員不明白,師父在回答問題時經常打比方;當新學員較多時,師父會說是講個笑話。但我們都很清楚那是法理,不是笑話,這給我啟發很大。因為很多常人提出的問題都不能直接回答,那樣容易講的太高,如果採用打比方的辦法,就能化解這個難度。

論壇講真象典型問答:

1、「你們老師只是中學畢業,為甚麼你還相信他的理論?」

例如,一次在發傳單時,一個人走過來問道:「看你也像個學生,可你們老師只是中學畢業,為甚麼你們這些博士碩士還相信他的理論?」這類問題直接回答比較困難,因為師父講的是宇宙大法,不來源於人類的知識,不是從學校裏學來的,直接告訴常人他們理解不了。人類歷史上許多偉人的卓越成就,都不是在學校學習的基礎上取得的。於是我就用類比的辦法回答他:

「那麼你知道孔子是中學畢業還是大學畢業呢?可是孔子的儒家學說在中國傳揚了兩千多年。禪宗六祖慧能不認字,為甚麼狀元王維等文士那麼崇拜他?只要他說的好說的對,人們就會按照他說的去做,誰還管是中學畢業還是大學畢業。美國的發明大王愛迪生也只上過小學。沒有愛迪生發明電燈,大家可能還在點蠟燭照明呢。

還有啊,您知道鋼琴神童莫扎特嗎?他在演奏上可是無師自通,他3歲就開始彈鋼琴,6歲作曲、9歲寫交響樂、12歲寫歌劇。他7歲時開始第二次為時3年半的巡迴演出。

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啊。」

2、「為甚麼你們老師不回國,不『捨生取義』?」

在論壇上,每天都有許多大陸中國人進來,是一個很好的講真象和收集常人反饋的園地。一次有人發帖子問:「一個好人,甚麼是好人?相對論學過麼?沒有真正的好與壞。對於某些人來講,不讓他們享受榮華富貴就是最壞的……既然這麼多人因為要做好人而被打死打傷,李老師就應該出來叫大家不要練了,然後回國捨身取義,一個人救了那麼多受苦受難的人。」

修煉人當然明白這裏有舊勢力的安排,迫害大法等因素,但我們不能和常人講修煉的道理。由此問題可見人的觀念變異的很厲害,提出的問題都很刁鑽古怪。現在很多常人認為只要有錢就行,好人受到傷害是自找的,對師父誤解很深,師父教人做好人也成了「罪過」。不理解大法弟子為甚麼堅持修煉,為甚麼要講真象。如果不解釋清楚,讓他心服口服,他可能轉而相信邪惡的誣陷,認為師父有甚麼目地,或大法弟子在搞政治、反政府、不愛國,被國外反華勢力利用等等,所以需要非常深入細緻的講清真象,解開其心結。我首先從糾正他的變異觀念開始,啟發他的正義感,岳飛不畏生死、精忠報國就是最好的例子:

「甚麼是好人,甚麼是壞人是有一個標準的。你不能說雷鋒是壞人,而秦檜是好人,對吧?

你會不會說岳飛傻呢,管他亡國不亡國呢,自己升官發財就好。充甚麼英雄好漢?

如果人人都這麼想,我看是都該當亡國奴。

江澤民說信仰真善忍的人是邪教,是精神病、殺人犯,編造無數謊言,是不是在顛倒黑白?它把好人關進監獄,而貪官污吏和不少罪犯卻逍遙法外,為所欲為。它想把這個國家引向何方?

當一個國家到處充滿了謊言,無人敢講真話,這個國家就危險了。大躍進時講畝產幾萬斤,結果餓死幾千萬人;文革中誣陷劉少奇,國民經濟幾乎崩潰;趙高指鹿為馬,眾臣都附和,秦朝很快就滅亡了。

法輪功學員為了國家民族的利益,讓人們不被矇蔽,揭穿謊言,不惜捨命,不可貴嗎?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好的人嗎?這不是在捨身取義嗎?

還有,岳飛一回朝就被酷刑害死,古往今來多少人為之痛惜!

那為甚麼李老師就該回國呢?」

3、「你們都不練了,不就不受迫害了嗎?」

另外一個人的問題雖然類似,但則更進一步:「為甚麼你們師父不出來讓人們不要再修煉了,先說明,不是說法輪功不好,而是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如果人們都不練了,那共產黨還迫害誰去啊?」這個問題也是針對師父而來,表面上沒說大法不好,實際上是「政府不讓煉就別煉了,一定要煉就是自討苦吃,或者是在鬧事,被人利用,和政府對著幹,破壞穩定」等的變種,有一定代表性,要講清楚,使常人能理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就打了個比方:

「既然法輪功好,為甚麼我們就不能煉?怕遭迫害?你這邏輯有問題啊!

舉個例子,當初日本侵略軍侵略我國,搞大掃蕩,和「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抗日軍民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前赴後繼的浴血奮戰,直到最後一個人。寧可戰死,決不投降。按你的說法,就該說:『你們這些傻瓜,趕快舉手投降吧,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大家都不許抵抗!當亡國奴,苟且偷生也比死了強啊。』甚至會有人說:『乾脆我們學汪精衛當漢奸,還能升官發財,榮華富貴呢!』

是不是這麼回事呢?這不行啊!堅持真理、堅持正義,這是做人的最基本原則啊!」

4、「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多,領導人自然感到威脅」

在法輪功為甚麼遭到迫害的問題上也是如此。有一個人說:「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多,國家領導人換成我,我也會將這種可能成為威脅的跡象扼殺在萌芽狀態……」這也是典型的變異的思維方式,必須糾正,他才會明白。奸臣秦檜勾結昏君趙構殘害岳飛一家的例子就很能說明問題。所以我答道:

「國家領導人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國家民族的利益,把國家建設好,使人民安居樂業,使國家繁榮富強。而不是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的權位,看見不順眼的就打、殺,斬草除根,置之死地而後快。那就是昏君、暴君!只會毀了這個國家。就像趙構害怕岳飛功高鎮主,就夥同秦檜殺害岳飛全家及部下,從而遺臭萬年。江澤民不也在做著同樣的事嗎?」

5、「法輪功如果真的好,為甚麼還被禁止呢?」

另一個人則問:「不明白的是,法輪功如果真的好,為甚麼還被禁止呢?」

這一次,我想到了白雪公主的童話故事,就說:「其實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一個人的決定。政府中有許多人是反對鎮壓的,只是不敢說或被壓制下去了。江澤民說不好就不好嗎?

我看是江澤民要當核心,想讓全中國人民都聽它的,圍著它轉。可是一看,怎麼有上億人煉法輪功,都按著李先生說的做。共產黨員一共才6千萬,還不是每個黨員都聽它的呢。它就妒火中燒,「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悍然發動了這場禍國殃民的血腥鎮壓。

聽說過白雪公主的故事吧?即使白雪公主躲在深山老林七個小矮人的屋裏,惡毒的王后都想盡辦法害死她,是白雪公主不好嗎?不是。是因為王后心胸太狹窄,妒忌白雪公主太美好太善良了,反襯出她自己的醜陋和兇惡,使其受不了。江澤民不也一樣嗎?」

我感到在講真象時,用這種打比方、舉例子的辦法,往往效率很高,三言兩語就能把問題講清楚,而且也讓人心服口服。

打電話營救同修、講真象

打電話營救同修是一種很好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方式,大法弟子講真象時的一身正氣和大慈大悲就能使世人得救,讓邪惡膽寒。一方面,我們打電話到公安局、勞教所窒息邪惡以減輕迫害;另一方面,打電話到被抓弟子家裏,給弟子家人講真象,加強正念,讓他們支持自己的親人,在探望弟子時,告訴他世界各地都打電話來,我們大家都非常關心他,鼓勵他堅持到底,邪惡猖狂不了多久了…

在給國內司法、公安部門打電話時,他們往往說:「法輪功已經被取締了,法輪功學員發傳單、講真象是違法的,就是應該被抓、被判刑。」「我們必須依法辦事」等等。

這是以前在海外華人社區講真象時沒有遇到的問題,因為在海外崇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民主社會裏,練任何功法、散發傳單都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國內,這卻是非常普遍的觀念,許多人,包括一些學員的家人都不理解大法弟子為甚麼講真象。

要給常人解釋清楚這個問題,在法理上必須有清醒的認識。那就是:煉法輪功、講真象不犯法,造謠誣陷、打死打傷大法弟子才是犯法。江澤民才是最大的違法犯罪分子!被抓、被判刑的應該是它!我們講真象恰恰是在揭露它的違法犯罪行為。難道檢舉揭發犯罪分子也犯法嗎?然後正好藉這個機會告訴人們傳單上寫的迫害事實。

下面是幾次打電話的經過:

1)政府官員

對方:你們老打電話騷擾,到處貼標語、發傳單,破壞安定團結。

我:鎮壓以前有這樣的事嗎?如果現在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你看還有沒有人打電話、貼標語?我們吃飽飯沒事幹了嗎?其實破壞安定團結的是江澤民,它在全國各地辦洗腦班、監聽電話,動用無數人力物力,耗費上千億人民幣,這都是人民的血汗錢啊!為甚麼不用來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卻用來鎮壓講真善忍的好人?現在這麼多工人失業下崗,很多農民連飯都吃不飽…

2)法院工作人員

對方:「為甚麼起訴這幾個學員?不是因為他們在家煉功吧。」
我:「是因為發傳單、講真象……」
他:「這就對了,難怪要抓他們了,這叫擾亂社會秩序。」

我:「你知道嗎,憲法規定言論自由,講真話就不犯法。你知道傳單上寫的甚麼嗎?是揭露全國各地監獄、勞教所、公安局打死打傷許多法輪功學員的違法亂紀的罪行,這是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結果,簡直無法無天啊!這怎麼能行呢?」

他:「你在國外怎麼知道這是真的?國外淨報導不好的消息。」

我:「我打電話給朋友、同學核實了,我的同學就曾被勞教、挨毒打。北京工商大學的教師趙昕在公園煉功被海澱分局的警察抓去打斷頸椎骨,高位截癱,在海澱醫院躺了半年後去世了。您就在北京,不信您可以去打聽打聽。江澤民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在全世界被告上法庭了,還成立了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

3)警察

我:「她是香港同胞,警察這樣亂抓人造成的國際影響很壞,你們應該考慮一下。」
對方:「她觸犯了中國的法律才被抓的,任何人違法都要受到制裁。」

我:「她煉法輪功、講真象沒有錯,也沒有違法。憲法規定了: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他們只想煉功鍛煉身體,沒有妨礙任何人,卻被抓進監獄。你們是人民警察,應該保護人民,抓的應該是壞人,而不是好人。我覺得你也是個有良心的人,希望你不要抓好人,要善待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在全世界都非常受歡迎…」

對方:「法輪功在中國已經被取締了,練功就犯法,我們必須依法辦事。」

我:「其實真正犯法是江澤民一夥,它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它這種『群體滅絕』的罪行已經在全世界被告上法庭了。江澤民才是最大的違法犯罪分子!如果你真要依法辦事,就應該去把江澤民抓起來,繩之以法!

在中國,現在是造謠誣陷無罪,講真象反而有罪;殺人犯逍遙法外,做好人反而受迫害。古今中外哪有這樣的法律?!這樣下去,中國一定會從地球上消失的…」

打電話有時也會碰到邪悟的或轉化的,常會問:「為甚麼修煉?不是為了圓滿嗎?那圓滿又是為甚麼?」這也是我在心裏問過自己無數遍的問題,在集體學法時同修間也經常展開熱烈討論,要仔細說起來可是千言萬語。我只能簡單的答道:

「為甚麼圓滿?不為甚麼。人都是從高層空間美好的地方掉下來的,掉到地球這個宇宙的垃圾站,就是應該返回去。人當人不是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就像一個人掉進糞坑,他唯一所想的就是趕緊從裏面爬出來。難道你還去問他為甚麼要爬出來?難道在糞坑裏呆著很舒服嗎?」

在講真象過程中確實真真切切感受到大法的威力。許多常人的問題剛一看簡直不知如何下手,但在學法、煉功、發正念過程中,卻不斷有好主意冒出來,有時真象《轉法輪》中寫的那樣,想得腦袋疼,在屋裏轉圈,也不行,最後不想了,坐下歇會兒,這時靈感反而來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許多好的想法是在與同修的交流中得到啟發而來的,那是大法弟子集體的智慧。

雖然我在上面寫了一些經驗,其實那都是事後諸葛亮,後來回憶總結出來的,講真象時哪有時間去琢磨,都是一口氣說出來的,而且當時感覺腦子特別好用,常常對方話才說了一半我就知道如何回答了。這不是說誰比誰聰明,大法是我們所有智慧的源泉。珍惜吧,珍惜現在的一切,失去了就永遠找不回來了,更加勇猛精進吧,千萬不能辜負師父為我們所做的巨大付出啊!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