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各種環境中向世人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7日】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提到:「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不應該去把真象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講,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應該起這個作用。」(《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我2001年初到美國,由於語言不通,給講真象帶來一定的障礙。那時候,我去給西方人遞一份資料,他問甚麼我也聽不懂;給華人遞資料,他們有的愛理不理的,甚至用一種蔑視的眼光看著我,有的還罵說:「你一天賺多少錢」等不堪入耳的話。這時我心裏就急得都不知說甚麼好,其他同修遇到這種情況,他們以平和的心態,一邊跟著一邊講真象。就是這樣促使我從內心發出一念,我一定要善用我現有的條件,溶入美國華人家庭中去講真象。

2001年底,我第一次走進美國華人家裏去當保姆。這家的男女主人都在政府部門工作。開始一段時間,一談起法輪功的一些真象以及我個人修煉後的身心變化,他們都不是很理解,叫我只能在自己的房間放講法錄音,不能讓小孩聽,書也不能帶入小孩的房間,還說了一些對師父不理解的話。通過近一年的接觸,我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堂堂正正修煉,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去多想別人,出現問題先找自己的不足,擺正學法、煉功與工作的關係,利用凌晨和晚上這段時間來學法煉功,其餘時間盡心去照顧好小孩和一些家務工作。過程中不忘大法弟子要做的事,就是既不神神叨叨,也要抓住時機向他們講真象。對他們提出的:江某某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法輪功大集會和做真象資料的錢從哪裏來?等等,我都一一作了解答。他們對我逐漸從工作質量上的認同,上升到對法輪功的理解。我善意建議他們,如果要進一步了解法輪功,請不要帶任何觀念去看看《轉法輪》這本書。最後,他們夫婦倆都看了書,小女孩也學法煉功,男孩也聽了十遍師父講法錄音。他們逢年過節送給我紅包,我都不收。他們說:「聽你老打電話講法輪功,你就將這錢買電話卡吧!」我說:「謝謝你們對法輪功的一片心意!」

女主人有一次在電話中得知她父親病了,住進了北京301醫院,她就對父母說:「你們煉法輪功吧!」不知道真象的母親說:「你想把我們往火坑裏推呀!」可見邪惡誤導到了甚麼地步。還有一天午休的時候,女主人和她的幾個西方同事談起了法輪功,有的同事說:「肯定有單位給法輪功捐錢,不然能維持到現在嗎?」女主人就說:「這事我最清楚,我的朋友就是煉法輪功的,她每次參加活動,都是花她自己省吃儉用的錢。」下班回來後,她告訴我:「你看連美國人都不相信法輪功沒有社會上捐助的錢。我今天替你們說話了,最後他們都相信了。」她還對我說:「幸虧我第一個認識的法輪功就是你。」

男主人在幾次與北京的老領導通電話時,都是正面講了法輪功在海外的洪傳情況。有一次他參加了五十幾位老同學的聚會,有的人議論法輪功不好。他當著眾人的面說:「我能把一個兒子和整個家都交給一個法輪功,如果法輪功不好我能這樣做嗎?」使得那些人啞口無言。

最後因為住得太遠,我提出不做了,他們都說:「那你還是幫我們找一個法輪功吧!」

第二家,女主人是一家公司的業務主管,家裏有8歲的小女孩。開始給她講真象,她很不想聽,並說:「你信了,你就煉你的,我們不反對,不想參與,也不好表態。」我給她真象資料,她說沒時間看,不要浪費了。經過短短兩個月接觸,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談法輪功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她被震撼了,最後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我應該了解了解。」我就把《轉法輪》及真象光盤送給了她。她告訴我,她先生在大陸開公司,長住在中國,有時每個月會回美國一趟。可是自我到他家近一個月,男主人一直沒外出,整天坐在電腦房看電腦,我覺得奇怪。當女主人給我發第二個月工資時,我問她情況,她說:「實話說,先生與朋友在中國的公司破產了,現在還沒找到工作,我們不想讓你知道,你如果走了,以後我們就再也找不到你這麼好的人了。我們寧願克服點困難,也想把你留下來。」我說:「現在每天的工作,只做到上午十點半就做完了,我們煉功人做事要想到別人,不能這樣多拿你的錢。」她說:「以前在我們家當保姆的,從來沒有一個說事情少,都是抱怨事太多,是你動作快,效率高。」她還說:「很喜歡你這種主人翁精神。」我說:「你先生找到工作後,需要時我還會來幫忙。」

第三家女主人是餐廳老闆,每天都忙到很晚。有一個6歲的女孩和9歲的男孩。她要求我晚上要照看兩個孩子睡覺,睡覺前要講故事。講甚麼故事呢?我想,就給他們講法輪功吧。但是一開始思想有顧慮,怕小孩告訴他們母親。轉念又想,告訴人家法輪大法,是最神聖的,不應該有不好的想法,心一定要正。就這樣,我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以修煉人的心態去引導兩個小孩。他們生活自理能力比較差,生活起居的一點一滴,連刷牙、洗臉、洗頭、洗澡擰毛巾,我都耐心的教他們,把他們看作自己的孩子一樣。每天晚上都給他們講真善忍的道理,要講真話,如果罵人、打人、偷東西就會失德,要聽父母的話,做個好孩子,還教他們背經文、唱大法真象歌、煉功。兩個孩子變化很大,小女孩說,我煉功的時候好舒服,好像在藍藍的天空中飛一樣。她經常在等校車時、在學校和其他公眾場合盤腿煉功,有時還問我:「奶奶,如果一個小孩偷東西、打人,德都用完了怎麼辦?」我說:「那就真的死了唄。」一次她放學回來,告訴我說:「我媽媽今天要了很多德。」我問她為甚麼。她說:「有個小偷把我媽媽包裏很多錢都偷走了,那小偷就會給我媽很多德。」小女孩打電話給親戚時,都說她在煉法輪功。她叫她媽媽也煉,她媽媽說:「我老了」,她就把大法書籤上一位老奶奶的照片給她媽媽看,說:「比你老的都能煉。」她媽媽笑了。每天放學回家,兩兄妹就大聲的唱起「法輪大法好」,聽說他們在餐廳裏也唱,顧客們都聽到了,真的起到一個很好的洪法作用。

小孩的外祖母住在紐約,退休前是個副局長。她對法輪功有誤解,怕兩個孫子給我帶壞了,特意趕過來看。開始見到我時態度冷淡,問我:「你今年多大年紀了?甚麼時候開始煉法輪功的?」我以祥和的心態,用親身經歷談法輪功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如:一些被醫院判為治不好了的疾病煉功後好了。這時她被鎮住了,在事實面前她不得不改變態度。一天下午她要外出,兩個孩子要跟著,她說:「天氣太熱,你們在家好好跟奶奶煉法輪功。」我給她幾盤真象光盤,她都看了,也看了《轉法輪》,叫我把煉功帶給她,她回紐約也要煉功。兩個孩子的媽媽雖然沒有深入去了解大法,但她對大法有好印象,她說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到她的餐廳吃飯,個個都很善、很好。

餐廳老闆請了兩位廚師,都對大法有誤解。有意思的是,其中有一位是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目擊者,他說中共假不了,他親眼看到火燒起來,警察馬上滅火。我說的確有人點火製造假象,但不是法輪功學員。我送真象光盤和資料給他看後,他沒話可說了。另一位廚師,說法輪功這麼有本事,怎麼他朋友母親煉功也沒治好病。我說:「法輪功的書裏講,你帶著治病的目地來,甚麼都得不到,要按照真善忍標準一點點的做好,才真正能好病的。」我舉了些具體例子,最後他說:「原來是這麼回事。」我為他們明白真象而高興。最後,因為需要幫朋友帶孩子,我提出來要辭工。這樣,不到兩個月,我又走了。後來朋友的母親來了,我又來到了第四家。

當時通電話時,女主人問我多大年紀了。我說快57歲了,但別人說我看起來比較年輕。談妥了之後,我帶著行李箱來到他們家。女主人說:「你快57歲了?真的不像,講話、走路都不像,精神也好。」她很想知道我為甚麼能這麼好。這樣就有了講真象的切入點。我說我原來身體不好,都不能自理生活,還要請保姆來幫忙,煉法輪功後一切都好了。一聽「法輪功」三個字,女主人表情有些嚴肅,說她朋友的親戚也煉法輪功,有些做法讓她無法理解。我說,沒做好的是他個人,而不是法輪功教他不做好。師父告訴我們在哪裏都做個好人,做事先想別人。在單位裏要做個好職工,要對得起老闆給的工資,在家裏要做個好妻子、好丈夫、好媳婦、好孩子等。她說,你這話我好理解,下次再談。

這家主人有兩個男孩,一個6歲一個9歲。小的孩子被醫學診斷為弱智,至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家裏很多東西都被他毀壞了,有時還打媽媽,稍不順意頭就往牆上撞。女主人常常因此而傷心落淚。一次,在談話中我告訴她很多小孩因學了大法而變得健康聰明,也很聽話,少讓父母操心。女主人很受啟發,說:「那你就教我的小兒子煉功吧。」我說:「我建議你還是不帶任何觀念看一遍《轉法輪》再說吧。」

很快,她就從書店買了一本《轉法輪》開始看起來。兩天後,她發現右眼下長了好幾年的一個小瘤變軟了,她告訴了先生,她先生說:「別太敏感了,你覺得好就煉。」可再過兩天,奇蹟出現了,那綠豆大小的瘤子掉下來了。她很興奮的跑來告訴我:「法輪功真的是那麼神奇!」我說,多少被醫學判為患了絕症的人都煉法輪功好了,她很激動。

有一天晚上,女主人拉著小兒子進了我的房間,我就跟她講大法的美好、師父的偉大、江某某不擇手段迫害法輪功等真象。她聽著聽著,眼圈紅了,對孩子說:「看來阿姨是來救我們的。」這時我哭了,真心體會到師父說的以不同方式救度眾生的內涵。(不是原話)就這樣,她自己上網購買了好幾本大法書籍和師父講法錄音帶等,師父在各地的講法她都看了,她走入了修煉的行列。我真為她高興。一次,她拿了100塊錢,說是讓我用來做甚麼都行,言下之意是支持大法。我不收,說師父講大法不存錢不存物,她就買了兩百塊錢的郵票寄真象資料。我對她說,小孩每天都要請心理醫生上課,幾年來花費也很大。她卻笑著回答:「你們做了那麼多,我只是做了一點點。」在幾次同學聚會上,她都告訴同學們她現在也煉法輪功了。有的同學說,大家都知道你家孩子的事情,都為你擔心,但沒想到,再見面時,其他同學都在抱怨家裏這個不好、那個不行,就是你沒有抱怨,精神也很好,真讓我們放心。 一天她和先生交談,她先生也承認她現在心情比以前好,不再會因為一點小事而生氣。就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從來就只能模糊的說幾個單詞的弱智孩子清脆的喊出了兩句「法輪大法好」,接著開始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歌曲。女主人激動不已,她說這歌曲連她自己都不會唱,「真是大法顯神跡啊!」

在這兩年多,我深深感到,溶入美國華人家庭去講真象,是師父給我救度眾生、證實法的機會。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說的不對的,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04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