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駐德克薩斯州休斯敦市領事館前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從2003 年早期開始,一群休斯敦學員嘗試堅持出現在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前,特別是在簽證和護照部門的工作時間內;在此時,學員有機會去向那些申請去中國的遊客或對來自中國的人講真象。學員們盡可能的抽時間前來,並且盡可能的在中領館前待久一些。一些學員可能待30分鐘、有些可能待一個小時、二個小時或更久;重點不在花多少時間,而是努力的效果,應該珍惜在那裏的每一分鐘。

下面的報告是我在中領館前的經驗總結。我將這些經驗,用所遭遇的問題來依次報告。

* 太多的橫幅

在訴江案開始後,休斯敦學員想採用一種更加深入的方法,去講清關於迫害學員及江××罪行的真象。結果我們設計了各種各樣大小的橫幅,並開始將這些橫幅掛於正在整修的中領館周圍的手腳架上。

越來越多的橫幅被掛上了,一兩個月後的一天,當地警察突然到達,說我們不能在手腳架上掛橫幅,因為違反城市法令。經過溝通及討論後,警方認為我們可以把橫幅放在木製框架或PCV 管做成的框架上,只要框架不靠在中領館物產上,並置放在公共區域內。

我們依從了警察的指示,做了木製和PCV制的框架來掛橫幅。但是,不久後,警察又回來說:我們不能使用任何框架,而必須用我們的手來拿著橫幅。我們很失望,但最後學員們了解到:作為好人,我們應該遵循市府的規章制度。當我們開始用我們的手拿著橫幅,或將橫幅貼在我們的身上,以便我們能煉功;我們開始發現:人們會停下腳步來看橫幅。雖然只有二面橫幅,我們發現我們能合理的、安靜的將橫幅放在木製框架上而沒有警察來干涉。

這個橫幅事件提供我在修煉上可貴的經驗教訓。首先,我們應該考慮別人。如果有太多橫幅,橫幅上的內容會容易被忽略,並且會打擾當地居民的環境和商店的營業。其次,當問題或干擾發生時,修煉人應該向內找自己。怪罪警察、其他學員甚至於舊勢力,實際上我們就是陷入舊勢力安排的陷阱,舊勢力就能利用這空子,擊敗我們的努力。第三,我們應該重視過程而不是結果。不是橫幅的數量越多就越好,是橫幅的內容及我們的背後展現的慈悲心,這事才會成功。

* 警察的訪視和正念

因為我是大法學員,且作為一個好人,我總是想要增強我的形像。但是,如果我太擔心我的形像,和當警察來與我談論問題時緊張,我正念就會不足,相當於允許舊勢力控制警察的頭腦,使警察誤會我及和我對著幹。

我必須記得:擔心和緊張是我在修煉中必須去除的執著心;並且舊勢力可能利用這些執著心,來擊敗我幫助師父救度眾生的努力。

如果我記得我們是來這裏救度眾生,記得大法學員在心裏以救度眾生的想法去做所有的事,就此而言,我和警察及其他人的互動將會是非常圓容的。

* 天氣和正念

休斯敦的天氣可能是濕熱或寒冷的,且可能瞬息萬變。在我多次在中領館前參與燭光悼念時,我發現如果我的頭腦中注意天氣的冷熱或下雨,突然間,所有常人心和麻煩就來。甚而與天氣無關的麻煩會突然出來,分散我救度眾生的宗旨。

但是當我分神時,如果我放下自我及總記得我講真象以救度眾生的宗旨,在我的頭腦內充滿這些想法,天氣突然將變得不重要,對我沒有干擾。

* 找機會提供幫助

在許多情況下,我是大部份訪客參觀領事館時遇見的第一人;由於這樣,他們通常感覺可以自在的詢問我問題。因為我是大法學員,我盡可能愉快的幫助他們。

我並發現:告訴他們郵局、自動提款機、拍護照的相片館、中國城和餐館的地點後,人們似乎更加容易的接納大法真象材料和我。實際上,幫助他人後,我開始成為這社區的一員,而不僅只是在那裏做一個按照我自己計畫的抗議者。

並且,因為在領事館附近可停車的地方很少,常常拖吊車輛。我常常警告別人:不要將車停放在常常拖吊車輛的停車場。由於我關於拖吊區域的警告,許多人省下了幾百美元的拖吊費用。

* 慈悲心

在中領館前幾乎像是在前線與邪惡的一場戰役。邪惡利用許多常人在中領館與學員爭鬥。在過去幾個月,由於心性上沖突的暴露,學員們心性很快的提高了。

當有些人看我們的橫幅、讀我們的訊息、觀看我們的光盤或聽我們學員告訴他們大法是多麼的好,這些人叫喊、呼喊、揮動拳頭威脅和咒罵。這些人是被中國媒體重複的造謠所毒害,因此反對大法。但我冷靜的曉以真象,破除由中國媒體所傳播反對大法的邪惡消息。剛開始,並非許多人轉換了他們的想法;但現在,越來越多人被說服而改變主意。並且,我發現一些常人會以一些其他證據,支持大法學員講真象的內容。

我悟到:我們不是在中領館前與常人爭論,而是要救度眾生。以此正念,常人的甚麼話會打動我要救度他的心呢? 我意識到:我們無法救度所有人,但是我拒絕放棄對任何一個有緣人的救度;並且我總希望能再有一次機會遇見那個人而使他被救度。

* 當我們在其他地方忙時,邪惡勢力增長

我注意到了:當學員到他地參加法會時,在中領館的環境常變得喧鬧和混亂,在中領館附近的交通變得不好,到處是按喇叭聲、輪胎煞車聲、人們大聲叫喊或談話。但在學員回來以後,一會兒就平靜了。

實際上,我探討後認為:更多學員出現在中領館後,環境就會更快鎮定下來,並且變得更加平靜。師父說:「一正壓百邪」。因此我們能在中領館前有更多正念,就會窒息邪惡。

* 不要認為:因有其他學員在那裏,您就不需要去

我多次認為:我不是真正需要在中領館這兒,我應該做一些其它大法項目或活動。但是,如果我仔細的體察,當我參加某一事件,似乎總有某些事我能補充,以便使這事能更加成功。

最近出現了一個特殊情況,真正的加強了我的那種感覺。有一個星期六在〔休斯頓的〕頂好購物中心,一些學員向中國人講清真象。一個以前不常來到頂好購物中心講真象的學員來到後不久,一個西班牙籍女士問他在哪裏可以買到武術的設備。學員說他不是很肯定,他對她指了指擺著大法材料的桌子,並且開始講清真象。

當學員和這西班牙藉女士繼續交談後發現:他們有許多共同的興趣。他們發現:他們居住在距離中國城相當遠的同一地區。並且此學員和夫人的丈夫同是博士並學習非常相似的學科。交談進行的非常好,我相信這是他們的一個緣分關係。我認為如果這學員那一天沒有出現在那裏,他們的這個緣分也許不會實現。

師父總提醒我們:我們是一個整體。但即使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每一個都有不同的技能和特徵。我們大家需小心,不要讓舊勢力讓我們覺得我們在大法活動中是不需要的。我們也許會錯過機會,去履行一個被預定的緣分關係。

* 如果您不會說需要的語言,發正念,因它是共通語言。

許多時候,大法活動需要學員講一種你不會的語言。一般人自然的會認為:或許您不必在那裏,而轉而去做更加有生產力的事。但在中領館的情況讓我改變了這個想法。在中領館有幾個例子, 我必須要發正念。因為我不懂中文,我不懂許多華人交談的意思;我可輕易的忽略交談內容,而能集中正念消滅邪惡及阻礙。同樣的情形可應用於中國學員向美國政府辦公室或商業界講真象。或許一個不懂英文的學員,也不會容易分心在交談上,而能更加有效的發正念。

* 在中領館前學法

因為我們許多學員花費相當長的時間在中領館前,我們利用這些時間充份做到講真象、練功和學法。當在中領館前學法時,我發現學法效果很好。此外,在中領館前學法幫助我更有智慧的講真象,和在活動期間回答常人提出的問題。我並且發現在中領館前學法加強我的正念、去除常人爭論的傾向。

* 結語

以上就是我在休斯敦中領館的經驗。我肯定其它學員也有更加豐富的經驗能與我們分享。如果您有相似或不同的經驗,誠懇的希望您能與我們分享,以便我們都能在修煉中提高。另外,如果我的想法或經驗分享中有不符合大法原則的錯誤或遺漏,請指出,以便我能改進我的修煉狀態。

(2004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