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尊敬的師父好,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娜西亞-李(Nathea Lee)。我是華府的法輪大法學員。三年半以前我在精神層面上的追求,使得我開始在大法中修煉,並且使得我人生產生許多改變。我無比的感謝師父把我從一個困惑而迷幻的人生中救起,但是我今天並不是要跟大家分享我得法的故事。

自從去年九月份開始,我成為一個英文網站的協調人之一,該網站的宗旨是幫助西方人了解法輪功的真象、中共政府的真實面貌、以及我們目前想盡辦法結束的對於法輪功的瘋狂鎮壓。

我加入該網站是因為有一位學員要求我在一個電話會議上分享英文寫作技巧的討論會。因為我一向不太好拒絕這位學員的要求,所以我就答應他的要求。在我還沒有想清楚以前,我就答應幫忙協調該網站的英文寫作工作小組了。在我加入以前就已經有另外一位女學員在協調英文寫作小組了,我感覺她剛開始的時候並不太歡迎我的加入。而且她並不住在北美,所以我們之間的溝通就更加困難。她回到北美之後,有好幾個星期的時間,我們在溝通上還是遭遇到很多干擾。但是因為我們都是修煉人,我們兩個都會誠實的討論我們之間的問題,最後我們彼此都過了心性關,也克服了各式各樣的干擾。

* 在洛杉磯法會期間舉行的工作會議

在洛杉磯法會期間,這個英文網站的許多負責寫稿以及編輯的學員第一次見面。一直以來我們都只是在電子郵件或者電話會議上溝通,我很高興現在我終於有機會可以把他們的名字跟面孔對起來了。

我們克服了各種各樣的不良溝通以及誤解,終於在今年洛杉磯法會一週前,我們編輯小組決定要做出一份模擬的印刷版,然後在這次會議中讓大家審核。其實我們都不是很確定是否有必要出版印刷版,因為每天出版這個網站內容就已經夠大家忙了。我們的編輯和核心翻譯人員已經夠少了,每個人都幾乎到了力不從心的地步,所以我們沒有時間在法會一週前,做出一份印刷版讓大家審核。結果呢,其它的學員志願承擔起編輯模擬印刷版的任務,而我們的翻譯協調人也志願超負荷的搜集文章。

模擬印刷版讓我們部份編輯和寫稿的西人學員,和這個網站中文版的中國編輯們聚在一起討論印刷版的內容、目標讀者、還有排版設計。看完模擬印刷版之後,我們幾個和大家分享我們的心得,我們認為以西方讀者的需求為主是很重要的。另外我們還討論中西文章風格的不同,還有許多我們經歷過的溝通問題。

幫忙中文版網站及印刷版的中國學員們的那顆心,讓我覺得很感動。他們非常清楚自己該做甚麼,我也因此更覺得我應該更盡心盡力。對於出版印刷版,我的思想上也更加開闊。

但是在洛杉磯法會之後,我們的協調小組又經歷了另外一次狀況。我們最主要的協調人之一需要做其它方面的工作,因此另外一個人必須接手他的工作。

新舊協調人交接的過程並不是很順利,因此部份組員不太適應,其中有一位學員開始對新主編產生疑問。這樣的混淆狀況持續了好幾週。我覺得這是一種干擾,我應該要否定這種干擾。這兩位編輯同修都很有能力,他們都啟發或者鼓勵很多其它學員,包括我自己,出來幫忙。我試圖不動心,繼續支援這個網站的需要,我也鼓勵他們主動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同時,我記得師父說,兩個人發生衝突,連第三者都應該找自己。雖然他們兩位不是公開發生衝突,但是他們很多時候沒有辦法一起做協調工作。他們之間的矛盾讓我看到自己的執著,特別讓我看到我自己執著己見的情形,還有我在大法工作中求名的那顆人心。

* 在紐約經歷的干擾

今年紐約法會前,有位同修和我計劃開一個寫作討論會。我們想開這個討論會的原因是,我們注意到很多西方學員都想支援這個英文網站,但是他們對於自己的能力不太有信心。我們的英文寫作小組裏面有幾十個西方學員,但是他們很少有人固定寫文章,大部份西方學員主要都是修改中國學員翻譯的文章。我們也覺得這個英文寫作討論會應該對於其它工作小組也會有幫助。我們上次在洛杉磯法會期間辦英文寫作討論會遭遇到一些干擾,但是最終收到很好的反饋,所以我們覺得這個想法值得做。

我和其他幾位華府的西方學員一起開車到紐約參加今年紐約法會,然後住在紐澤西的一家旅館。忙碌一天之後,我們回到旅館休息。然後我們三個又開車回到紐約市區去開英文寫作會議。但是我們不幸的遇到紐約著名的每日塞車「盛況」,我們忘記把塞車時間計算在交通時間裏面,看到交通移動的情形,我很清楚一定會遲到,於是我各種人心與執著紛紛湧上心頭,我不停的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

我想我應該先打電話給那位跟我一起辦英文寫作討論會的同修,讓他知道我遇到交通阻塞所以會遲到。但是當電話一接通之後,我很難再繼續保持冷靜:因為他告訴我他不但也會遲到,而且他還沒有時間影印所有討論會需要的資料。更糟糕的是,他正開往紐約市另外一區的另外一個開會地點。原來我們兩個居然安排了兩個不同的開會地點,然後告訴大家兩個不同的開會地點。天哪!怎麼會這樣呢?我們兩個做事一向都很負責、很理性、有條不紊的,怎麼會搞出這種烏龍呢?

我們當時也沒有時間弄清楚到底問題出在哪裏,因為一位同修已經打電話到我手機,告訴我說他已經到了我要去的開會地點,但是門是鎖著的,而且現場沒有人有鑰匙。我跟另外一位主持人在電話上驚慌失措的討論了一下該怎麼辦,然後我們覺得他還是去他的開會地點,去看看是否有人到場。我還是去我的開會地點,去看看我到的時候還有誰留在現場。

最後我們終於到了我的會議地點。我內心充滿了沮喪,但是我儘量不表現出來。只可惜我的臉一向藏不住心事。看到我這麼不開心,跟我一起來的華府女學員想逗我開心。她說遲到並不是我的錯,她還說我辦這個會議是件好事。我很感謝她善解人意,但是我還是感覺到很失望,忍不住想這次失敗會議的後果。我想所有人應該都已經離開去做其它事情了,他們一定覺得我們差勁透了,居然連開會地點都搞雙胞胎,居然沒有先讓旅館工作人員打開會議室的門。

我整整遲到45分鐘。等到我到會議室現場,看到會議室不但坐滿了同修,而且他們已經在討論網站的工作事項。我實在太驚訝了。原來有學員找到人把房間門打開,然後另外一位學員志願主持會議。我心中放下一塊大石頭,我感動的想哭。會議室很熱很擠,但是大家還是耐心的交流。當時我對我們的同修充滿了敬佩之意。我一直只想著我自己,只考慮自己的名譽,而且假設同修的反應一定會像常人一樣。我一直假設大家一定都覺得我浪費了他們寶貴的時間,一定都已經離開去做其它事情了。但是等到我到場才發現我錯了,30幾位學員擠在一間小房間裏面開會,而且當我進去的時候,大家都和顏悅色的歡迎我加入。沒有人埋怨我,他們很誠懇的學習彼此的經驗,而且很有興趣聽我關於英文寫作方面的認識。這次會議結束之後,有兩位做技術方面的西方同修開始比較積極寫文章,有一位到兩位西方學員開始幫忙潤飾中國學員做的英文翻譯。

* 出版印刷版

回想我們自從計劃出版印刷版開始遭遇的困難,我想到師父的話。師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

每次讀這段話,我都會忍不住停下來思考一番。我覺得這段法非常清楚的闡述否定了舊勢力的意義。我們出版印刷版的計劃不斷的遭遇挫折,但是那些絕對不是師父的安排。有時候我能夠感受到變異的神或者是黑手們攻擊我們。我們遭遇了不同層次的意見衝突,老學員們經歷了嚴重的身體干擾,有些學員出車禍,有些學員們手機被偷或故障,有些學員失去常人工作,有些學員的車被燒毀。我在想:我們對於黑手的干擾的接受,是否加強了舊勢力的安排?

在準備出版印刷版的過程中,我沒有徹底否定、沒有徹底消除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做出幾個不同的實驗版本,工作的很忙碌。而且我們同時還必須每天在網站出版文章,慈悲的對待遇到挫折的同修。有時候,我會和同修爭執、批評同修、而且堅持印刷版一定要達到職業水準。

我們目前期望的讀者是在社會上比較有影響力的人士,他們平時閱讀著名的報紙和雜誌。他們是很重要的讀者,因為他們是中共政府反法輪功宣傳的主要對像之一。也許我的意見太強烈了,但是我還是覺得我們的出版品應該在外觀上達到像其它正規出版品一樣的職業水準。也許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吧,但是我認為如果我們的刊物沒有內容、沒有職業水準的排版設計,我們的目標讀者不會有興趣。我在這方面和同修有意見衝突,因為我覺得我們做的每件事情都應該要高水準才能符合大法的形像。但是這需要時間,正法的進程飛快,我們無法等到一切做到完美才出版。

有好幾週的時間,我們就僵在那裏。但是在許多同修的鼓勵和支持下,我們又開始繼續努力。這個計劃漸漸變成一個「整體」的計劃。

過程中還發生很多其它的故事,基於篇幅限制,無法盡述。最後,我想談談煉功的重要性。我個人知道很多同修每天煉功整整兩小時。我也希望是其中之一,但是很遺憾我並不是。我發現我可以坐在電腦面前幾個小時,編輯文章、寫文章、回電子郵件,我也可以花幾個小時的時間開電話會議、做生活規劃、和家人相處。我每天一定讀或聽一講《轉法輪》,但是我就是沒有辦法堅持每天煉功。我知道還有很多同修都跟我有一樣的毛病。我們很用心做大法的事情、我們學法、我們修心性,但是就是很少煉功。

我們多少人等待了生生世世才得法,這是多麼珍貴的機會呀。我現在每天都這樣提醒自己,照師父的教誨勤煉功。不要老是坐在電腦前面,有時候站起來煉煉動功。每天早起一個小時、或者晚睡一個小時煉功、或者利用午休的時間煉功。不管你怎麼安排,不要偷懶不煉功。

謝謝大家寶貴的時間和這個機會。感謝師父讓我在大法中修煉。

(2004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