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和大法 甚麼關都能闖得過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95年正月一天早上,一位到我家串門的同修給我講述他修煉法輪大法的過程,使我有緣得法,回想起那時的情景,心裏真是有說不出的喜悅……

99年7月20日像往常一樣,我到煉功點去煉功,突然來了警察,不讓煉功,說上邊江××有命令,不讓煉法輪功。我們說:煉法輪功做好人,強身健體,重德向善,我們村裏有甚麼號召煉功人都爭先做好,你們也都知道,為甚麼不讓煉?警察說:知道你們是好人,沒辦法,我們是執行命令,江××讓幹啥就幹啥,好也不讓煉。就這樣我們的煉功場被驅散了。

99年7月21日,警察×××幾人在本村×××的帶領下,突然闖入家中,跟我要師父的法像及大法書籍,當時我好痛苦,心想,決不能給你們,決不能出賣師父,一定要保護好大法書,維護大法。我在院裏跟這些人講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是正法,希望你們要珍惜,師父是來救度眾生的,你看現在人不重德,社會敗壞現象很多,要都學大法就好了。也許是我的善、正的力量在師尊的加持下感動了他們,罵我的警察也不罵了,他們在屋裏院裏翻了翻。這時我的兩個孩子被他們嚇得直哭,他們一看不好收場了,就叫我上車到派出所說去,把我們娘仨拉走。到了派出所,所長對我說你太頑固了。我就跟他們講大法的真相,講我修大法的體會,所長聽後說寫個保證書回家吧(其實由於當時對法理解不清,有人心存在,雖沒寫不煉的保證,但讓去就去也是在配合邪惡,回來後才明白)。

從此以後,我們每天都被村×××、×××在暗中監視,失去人身自由。我們這些煉功人就都上了610和派出所的黑名單,每天都由鄉政府的幹部看著,一天24小時由小隊隊長×××監視,怕進京上訪,派出所民警三五天還要拿張紙要簽字。在這種艱難壓抑的恐怖環境中,我拿起筆向有關部門寫上訪信件,被派出所民警×××發現,並翻走了家中的幾本大法書籍。

12月的一天上午,又被惡警們綁架到派出所,所長向我要200元錢,我說沒有,他們就罰我在外凍著面壁、彎腰,受盡人格侮辱。(其實這也是不對的,也是在配合舊勢力)第二天,他們強行讓我在寫有擾亂社會秩序的紙上簽字,我不簽,他們就把我送往第二看守所,受著非人的對待。因有師在有法在,心裏也不感覺苦。在那裏有很多被拘留的常人,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被抓的過程,講師父是來傳正法度人的,如果一個人沒有善念,就會無惡不做,江××打壓法輪功錯了,他們聽後很受感動,有的說:「大姐,我出去以後也要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人,回去後也教我們的孩子煉。」我教他們背「洪吟」,他們就跟我背。後來在師父的看護下15天後回家。

2001年9月份,鄉政府610又開始找我簽字,寫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書,當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沒有觸犯國家的任何憲法和法律,沒做任何壞事,向你們簽甚麼荒唐的保證呢,以前由於對法理解不深,做了很多配合舊勢力的事,今天一定要做好,不要給大法抹黑。我沒簽,並跟他們說:「信仰自由是我們的權利,公民有上訪權,這是憲法上明確規定的。大法教我們做人要善良,做事先想到別人,無私無我,不傷害任何人,同時又使身體健康,家庭和睦,人與人關係非常友好……」他們聽後很高興,說:「你們師父真好,都像你們煉法輪功的就好了。」走後還說有時間讓我也教他們煉,多跟我們說說法輪功的事,我們很願意聽。

可是由於那時心態不純,無意中生出了歡喜心被魔鑽了空子,晚上被派出所×××幾人在家綁架,當時我正打坐發正念,由於正念不強,被惡警從炕上拖到地上,連鞋都沒穿就被抬到車上,鄰居聽說過來阻止。他們還不許喊,怕別人聽見,可想而知他們自己也感到他們幹的是沒理不光彩的事,很心虛。到了所裏我被銬在床上,站也不行,坐也坐不下。後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最正的,不應該承受迫害,求師父加持弟子,發正念抵制邪惡,決不能配合邪惡。我就找所長講真相,要求無條件釋放,我說,我沒犯任何法,你們這樣做是錯的,作為一名人民的公安是懲惡揚善,你們把這些好人抓起來是不對的,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帶動著助紂為虐,不要相信被利用的媒體編造的謊言。他聽後說:「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上邊有令,有指標(指610),你撞槍口上了。」就這樣第二天早上被強行抬到車上送往第二看守所,又被惡警抬到號裏(沒有任何手續),在那裏早已非法關押著很多大法弟子。我繼續抵制邪惡,不住地發正念,背師父的詩《洪吟》,給那裏的醫生,警察講被迫害的經過,他們都說你們那的派出所真邪惡。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不承認迫害,弟子五天一定闖出去,外面還有很多眾生等著被救度,還有很多正法事等著做呢。就這樣,我開始絕食,不吃不喝,第五天是最痛苦的,全身無力,到吃飯的時候,看到別的同修都在吃也想動心,同修也勸我偷吃點,別讓警察看見就行。這時我想起師父《轉法輪》中講的話:「慾望上來就要吃,不吃就感覺餓了。」我悟到決不能吃。當心一堅定的時候,師父就給我顯現出來鼓勵我,我的心就更堅定了。五天後,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在同修正念的加持下,終於闖了出來,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在此感謝偉大的師尊對弟子的看護與慈悲,請師父放心,我一定做一個讓師父放心的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