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走過的證實大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5日】我看到明慧網發出的「寫出你所見證的歷史畫面」徵文啟示後,我開始動筆了,因為寫的過程就是向內找的過程,也是給後人留下的一部歷史見證檔案。

我是1997年在一位同修介紹下開始進入法輪大法的。當時他在給我洪法的同時,也講了一些修煉中超常的故事,這深深地吸引了我。長久以來我也耳聞了一些古代的修煉事蹟,對於修煉既陌生又神奇。假如人真能超脫輪迴生死,這多好啊!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走入修煉中來了。後來通過修煉我看到了法的莊嚴、神聖,這使我堅信大法,不斷精進。

1999年「4.25」以後,當地公安開始注意一些擔任站長和輔導員身份的學員了,有的同修被公安人員調查過。我沒有怕心,一切有關大法的事情我都能挺身而出,在當地也算是小有名聲的人物了。後來大家乾脆把學法點搬到我家,這正合我意,我知道能為大法付出是我們的福份啊!

1999年「7.20」,全市戒嚴,公安開始抓人。我們一行七人乘出租車闖出市區直達瀋陽乘火車到北京,這就是第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回來後市裏層層領導直到市長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都一一被我拒絕。他們開除我的黨籍,先後二次把我送進拘留所。我們在拘留所裏過著非人的生活,大小便都得請示,弄不好就被打罵。儘管如此我仍然堅持半夜煉功,並不停的向關在一起的常人洪法。不少人受到感動,決心從新做人。

離開拘留所後,我覺察到經常有便衣跟蹤我。2000年6月看到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這更堅定了我證實法的決心。遂決定擺脫跟蹤,去北京第二次證實大法。

2000年7月1日,這一天全市的街道布滿了公安人員和便衣,車站更不例外,看來乘車去很困難。於是我和一位同修化裝成商人騎自行車出了市區,經過晝夜11天的行駛,歷經2300里,我們到達了北京。在去北京的路上,我們遇到無數的艱難險阻。在路經金城大橋時,把守的警察看到我們頭髮散亂、穿著背心與短褲,全身被太陽曬的滿身都是水泡及小腿血跡斑斑的樣子(夜間騎車被車燈晃得經常掉進路邊的溝裏摔的),就把我們攔住審查,在師父的呵護下,警察很快把我們放了,原來他們把我倆當成了小偷。

還有一次在公路上我倆正快速向前趕路時,前邊突然出現十餘個警察攔路,我們一看形勢非常緊急,可千萬別讓他們抓住啊,於是想從山上繞過去。這時不知何時從背後走來一位老者,他背著古代的褡連,他告訴我們快點趕路,前邊無事,說後就順著另一小道而去,轉眼不見了,我們很順利的走過去了。當年唐僧取經歷時十一年闖過八十一難,而我們在師父的保護下歷時十一天闖過十六關。一路上,我倆利用分分秒秒背著大法,忘記了甚麼是勞苦,就在這種純淨的心態下,我們走進了天安門廣場。

我們選擇了廣場的升旗處,開始煉功,我們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心裏一絲雜念都沒有,一切都那麼安靜祥和。大約幾分鐘也沒聽到身邊有動靜,睜眼一看,周圍警察都望著我們笑呢,這時心想:怎麼不來抓我們呢?瞬間,從後面來了幾個警察把我抱住了,我絲毫沒有害怕。後來,我被當地公安人員接回,非法勞教一年。

勞教所簡直就是人間地獄,拳打腳踢,電棍電等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勞教所有個犯人頭外號高老大,他多次對我意欲行兇,於是我對他產生一定的怕心,總想迴避他,可是他總找機會讓我見到他。記得我老伴三次來見我,那姓高的也三次同時出現在接待室,回來時一起走我就三次遭到他的迫害。後來我悟到:是自己的怕心招致的迫害。法中講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難道一個大道修煉者會怕一個常人嗎?以後我就硬實進來,腰也挺起來了,堂堂正正地在勞教所裏證實法。從此他再也不打我了。

從勞教所出來後,看到《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建議》等經文,知道自己在修煉中留下了污點,心想雖然自己沒有真正被轉化,可是畢竟也寫了三書。心想這下完了,師父不會管我了。回家三天後,經過反覆考慮,自己風風雨雨走過這麼多年,為了修煉寧可放棄一切,怎麼能捨得放棄大法呢?不能!於是我又漸生正念,恢復了學法煉功。但心裏老是有壓力。後來師父在睡夢中點化,心裏終於亮堂了,我把恩師的慈悲告訴了我所見到的同修,那就是像我這樣有污點的同修,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們。我發表聲明在勞教所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東西作廢。我一定要利用這珍貴的時間,來彌補自己的損失,不要老是讓恩師為我們承受啊!

2001年8月,我們地區迫害升級,陸續有人被抓,當得知邪惡要對我下手時,我決定離開家證實大法,講真相。從此我開始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後來到了外地,和當地的同修聯繫上,加入了當地的證實大法隊伍中。我按照師父講的三件事要求自己,每天學法二講以上,做到整點發正念,每天下午到農村講真相與洪法,大量真相資料送向農村。當我看到2003年7月20日師父在《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後,我開始到農村各個村莊通過各種渠道方法找大法弟子,幫助他們建立學法小組,三五個人一個學法點,定時學法,使整體得到了提高。我又彷彿回到了99年以前學法煉功狀態中了。

師父講「往下看,形勢會急速地發生更大的變化,那麼也就是說這段歷史,很快就要走過去了,也很快要進入下一步的事情。」(《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在此我想告訴像我這樣有污點的同修,趕緊放下自己的心理包袱,回到證實大法中來,全面做好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工作,以不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