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走到哪裏,我都洪揚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7日】我是95年3月得法,從99年7月20日迫害至今5年了,我無論走到哪裏,我都洪揚大法,助師正法,我是何等幸運的生命,能與師父結緣,成為師父的弟子。從古到今都是沒有過的事呀!我一定要珍惜這緣份。

我明白了法理,堅信師父的話,我要做個真修的弟子,任何時候不要忘記自己是個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做好師父教給我們的三件事:1學好法,2發正念,3講真象。

從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一直沒動搖,我堅定大法的信念。愛人孩子都相信電視謊言,堅決不讓我修大法。我就跟他們講,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我們是正法修煉,肯定會有魔的干擾,誰迫害我們他們都遭報應。愛人經常的打我,身上左一塊青右一塊青,越打我,我越堅定。後來又要提出離婚。有一次他拿一個厚厚的煙灰盤打我,我一躲沒打著我,結果把屋內越層樓梯打個坑,煙灰盤粉碎,他說堅決不和我過了,逼我離開這個家。後來,我跟他說:「你因為我修法輪功要離婚,你可要想好了,是你提出離婚的,我不能提出離婚,你要離婚可以,你必須寫出字據來。我甚麼也不要(樓170平方米)限你一個星期時間。」到一個星期了,我問他:「你要離婚,寫字據拿出來。」他笑了說:「離婚再找不到你這樣的了。」我告訴他:「你離與不離,大法我得學,家裏所有的活我全幹都可以。」從那以後,我看書他再不像以前那樣生氣了。

我和愛人在一個私人企業上班,2000年3月12日愛人和司機去朝陽交養路費,下午往回返的路途中轎車一下翻到溝裏去。據說有7、8米深,轎車四輪朝天,整個車報廢,路上面的人、跑下來看車裏死幾個人,一看人在車裏動來動去的,外面的人問怎麼樣?他們倆互相看看沒事,就從玻璃窗戶爬出來。(愛人身體200斤)連一塊皮都沒破,看熱鬧的人都說,真是奇蹟。晚上回來,告訴我此事。我激動的大聲哭著說,這是大法的威力,是我師父保護你,老師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一面說著,一面哭著。愛人他也哭了。

2000年10月24日,後半夜3點鐘,我家是住三樓,從廚房爬進來一個小偷,把我愛人掛的衣服全部偷走,我的衣服是新的,在沒有燈光的情況下,把我的衣服放在廚房地上,上面放兩把菜刀;更奇怪的是小偷從左邊窗戶進來的,右邊窗戶上有個手提兜,(白色)裏面有錢是400多元錢還有手機,小偷就是看不見,小偷從門走出去的。愛人聽到開門聲,起來發現這一切,再沒有發現其它情況。後來就又睡覺。我5點起來煉功,發現愛人犯病了,就把他送進醫院去,經檢查是腦出血,9天神志不清,醫生告訴我,要有思想準備,我明白醫生說的話。氧氣管,吊針管,又是往胃裏打食的管,一個人都忙不過來,我們就三班倒,一班兩人,我是0點去看護。白天學法,前半夜能出去發傳單等,白天取回傳單疊,疊好用一塊紅紙各個包上用皮套套好,晚上我10點就出去發,12點以前我得趕到醫院。愛人住院47天,病恢復很好,用醫生話說,他病好的太是奇蹟了。

2001年12月一天,接到流離失所的同修的電話,以前不知他在何處,心急如火,突然知道心裏很高興。我急速到達此處,上樓一看都12月份了,晚上沒被蓋,睡在草墊子上,晚上不點燈,還沒有暖氣,生活非常艱苦,但他們都克服困難,都很樂觀。我看了後,準備厚的被子、褥子,每星期買饅頭、鹹菜,買鍋熱饅頭用。有一次,我帶去傳單讓他們也幫我疊,疊好裝在每一個信封裏。我們正在疊的過程中,有人敲門,我們4人就把疊好和沒疊好的都放起來,我們都開始發正念,不許惡人干擾我們。因為沒有同修知道此地,我們大約發有15分鐘的正念再也沒有聽到聲音,我們又開始疊、裝,都準備好了,我要往樓下走之前,我們4人又發正念,我順利的返回家。

我上班的地方很遠,坐廠通勤車上下班,我有時下班不走,等通勤人走後,天也黑了,我把自己做的橫幅掛在路的兩邊大樹上,一邊掛一邊發正念,不讓惡人看見,幾次都很順利。第二天早晨,坐通勤車路過時,老遠就看見紅紅的布,上面寫的大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隨風飄揚,心裏真是樂在其中,有時都掛20多天才不見了,每次掛完後又打車返回家。

2003年3月12日中午,我準備給同修送兩本明慧週刊看,又拿些貼的傳單,心想貼完再送同修,80多張快要貼完,就剩5張,我一邊走路一邊往電線桿上貼。剛貼完從後面上來三個人一下子把我手中的兜子搶走,把我帶到一個屋裏,問我是哪的?我也沒吱聲。他們問我哪個單位的?我也沒告訴他,他們有人就往派出所打電話,派出所來了兩個人把我帶到樓上去,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他們問這問那我也沒回答,他們生氣的說:「你說了就放你,你不說,今天就送你到馬三家。」我就在心裏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讓他們把我送到馬三家。他們問我有沒有組織,我說沒有。後來他們把手提兜子裏都翻了出來,問明慧週刊誰給的。後來有個是領導的樣子的人,他說:「不看你年齡大,我早就打你了,問你這麼長時間你不說,東西哪來的,配合我們不把你送走,不說,真的送你去馬三家。」我說:「你們不送我去馬三家你們得福報,送我去馬三家將遭惡報。我也不是犯人,也不幹壞事,為甚麼送馬三家?修真善忍的人都是好人,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你要有困難我都能幫你。我們就是個信仰,信仰自由。」「你學在家學唄,到處亂貼,國家不讓學,你知不知道?」我說:「國家不讓,不就江澤民一人不讓學嗎?他也說了不算,他說不讓學就不學了?全世界60多個國家都在學,誰學誰受益,我原來有心臟病、風濕病、腳後跟長骨刺不能走路。學法輪大法所有的病全都好了,我就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讓世人都學大法。」他們又問我:「你怎麼辦吧?」我說:「你們看著辦吧!反正是你要把我送馬三家,你們就遭報,不信你試試。」

他們打開我的電話本,我心裏有點害怕,上面有很多同修的電話號碼,我怕給同修帶來麻煩,我心想保護好同修,不能出賣同修。他們問:「你兒子幹甚麼的?」我告訴他們「沒兒子。」「女兒呢?」我告訴他們女兒是幹甚麼的,我心想讓他找女兒,就不再問電話本上的同修名字了。他們真的就去找了。後來我發現屋裏就剩下一個人了,其他人都不見了。惡人找我女兒讓她帶他們去我家把書、師父的法像都拿來了。到晚上快6點,我聽到女兒說話聲,上樓女兒就哭。我一看把《轉法輪》書拿來了,我就去搶書,女兒、警察擋著也沒搶著。女兒說:「都要送你去馬三家了,我再三說,我爸有病,是腦出血,罰一萬元才沒送你去馬三家。」女兒就推我回家了。

總之,迫害這5年多,大法弟子都走過風風雨雨修煉的路。大法每時每刻都在我心中,我還要以法為師,不斷修去自己的執著,清除舊勢力的迫害,完成自己的使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