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真象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我是在1998年秋才得法的。為自己能得大法,找到了回家的路,沒有迷失在人中而感到萬分的幸運。

當我們的煉功點在平靜而祥和的環境下正常學法煉功時,忽然聽到天津大法弟子無辜被抓的消息,我們當地同修共同切磋決定去北京維護大法。事隔幾日,我們幾個同修一同去北京護法,但在半路上被鐵嶺市公安局截住抓回,後被調兵山市公安局接回來,問明情況後就回家了。

99年7.20江澤民開始全面非法鎮壓法輪功,10月份我第二次進京證實大法,在葫蘆島被當地公安局截住,通知調兵山市公安局非法抓回拘留半個月。回家後由於有放不下的人心執著,在邪惡的村幹部和當地派出所的壓力下被迫說不煉了,後來通過看師父的新講法和與同修切磋,我明白過來了。在師尊洪大的慈悲下我重新回到了修煉大法的道路上來。下面講兩個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小故事。

一、去公安局發真象資料

我每次出去發去公安局前都是先發正念,這一次去公安局附近貼真象資料也是請師尊加持弟子,徹底清除公安局地區背後破壞大法、阻礙眾生明白大法真象的舊勢力黑手和亂法爛鬼,讓每一份真象資料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一路上我邊走邊背《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

到了公安局門口時周圍還有逛街的人和來往的車輛,在人不注意時我快速貼完後又到迎賓路派出所去貼。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安全順利的貼完了真象資料。在快到家門口時,跟過來一個騎摩托車的男人。這個人到了我家東院大門口停了下來,站了一會並沒有入東院,而是看了看我就走了。我想不對勁,這麼晚了,這人是幹甚麼的呢?難道是跟蹤、蹲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人嗎?(後來同修告訴我那幾天就有個陌生男人在我們附近蹲坑,還打聽大法弟子的情況。)我當時心裏有點緊張,隨即入屋把大法書和大法資料藏了起來。怎麼辦?是留下來還是躲起來?靜心一想,師父沒有安排流離失所。我是大法弟子,我是跟隨師父救度眾生來的,不是承受邪惡迫害來的。誰也不配迫害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還有師父法身保護我呢!正念正行,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這麼一想我就開始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徹底鏟除另外空間一切邪惡因素、舊勢力黑手和亂法爛鬼對我的迫害,全部立即解體。發完正念後抱著對師父的正念正信,我便脫衣服睡覺了。結果一覺醒來甚麼也沒有發生。這一次從內心深處體悟到了師尊的無限慈悲。

二、在大廈講真象

有一天我家鄰居約我一同到城裏找點零活幹,我心想正好和接觸的人講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救度有緣人,便同意了。我抄了幾首《洪吟(二)》揣在兜裏就上路了,邊走邊發正念。到了大廈西門和那裏找活的人坐在一起,我拿出抄的《洪吟(二)》邊看邊背。身邊的人問我看甚麼呢?我讓他看一看,他說看這個不挨抓嗎?國家不允許是犯法的。我說有一些不明白大法被迫害真象的人相信了江澤民一夥邪惡集團對大法對師父的栽贓陷害,它們一手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假戲,欺騙世人,還告訴他們我們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沒有錯,我們師父是被冤枉的;江澤民一夥現在已被告上國際法庭;大法洪傳世界60多個國家,得到各國1000多項褒獎。他們中有的人聽明白也相信了,也有人不相信還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後來才知道我們走後有人打了報警電話,說這裏有大法弟子講真象,結果警車來了撲了空。我們在師父的安排下先走了一步,到別處去講真象了。

我知道自己做的還差的很遠,但是我會努力的走好修煉的每一步,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