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真象、證實大法的一些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7日】我是瀋陽大法弟子,1997年有幸喜得大法。到1999年7月24日,我經過兩年的學法、修煉,大法在我心中有了堅實的基礎。雖然黑雲壓頂邪惡的氣燄囂張,我憑著對真善忍的信念、做好人沒有錯的想法,走到哪裏就尋找機會講上幾句法輪大法如何好。

1999年8月初,我在一家飯店吃午飯,飯店裏有幾個人在談法輪功的事,他們說的都是電視講的,我就舉了幾個例子,其中一個是市政府黨政班子幹部在心得體會交流會上講的:從事黨政理論20多年編寫許多黨政理論的書,國家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都沒有明顯的效果,而且道德在下滑,腐敗現象在上升。就拿我個人來說,以前一邊做黨政理論工作,一邊到了基層連吃再拿。學了法輪功三個月心靈深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再到基層也不吃了也不拿了,別人送的土特產也不要了。說到這裏,當時吃飯的有一個便衣警察聽了就說:你說的是真的是假的?我說:是真的,這是他在心得體會報告會上講的。這個便衣翻臉了就說:你沒聽電視宣傳嗎?我說:不像他們宣傳的那樣。這位便衣說:好也不能說,以後不許你說法輪功好,我是警察再說就抓你。我回到家裏眼淚涮涮的掉,這個社會變了當好人做好人難。

看到同修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我也想去,心裏很著急。那幾天看見有一大堆亮點跟著我,我一路騎車上班跟在我的眼前,後來知道是它們舊勢力在阻擋我。以後我不斷的學法,貼真象不乾膠,發傳單正念足了。

2002年秋季,我想雖然沒有去天安門,但我要放下生死,於是我決定把派出所當成天安門,要把真象傳單和真象的不乾膠貼到那裏去。就在我伸手準備貼的時候從走廊裏走出四個警察到了我眼前,這時我心想你們看不見我,就貼上了。四個警察真的沒有看見我,大搖大擺的走過去上車了。在我走過派出所大門口的那一刻,身體輕飄飄的腳離開地面一尺來高。我想起了師父的話:「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神路難》)。後來我幾次往派出所送傳單都成功了。這是師尊給我的智慧和能力,心中有無以言表的感激。

當我看到明慧週刊登出海外大法弟子打出全球公審江澤民的橫幅,我想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應該整體配合共同提高。我做了一個江澤民被告上國際法庭,全球公審江澤民的不乾膠。另外空間的邪惡開始搗亂了,我總是想不起來貼,剛想起來馬上就忘了,又幹別的去了,持續了十多天。這期間我不斷的學法、發正念,戰勝了魔的干擾。我馬上拿起筆來,就在這時全身無力、心慌氣短,我知道邪惡在迫害。我趕快寫,寫完後我就邊發正念邊走,身體無力、兩腿發軟的出去,貼在了過往行人看的很清楚的地方。一進家門,還沒等脫鞋,邪惡急眼了,就說話了:「趕快撕下來,一會找你門上來」,連說了兩遍,打進我腦子裏,還推著我走。我想我不能被你推著走,我就是要助師正法,就是要揭露你們。接著我發了20分鐘正念,邪惡被鏟除了,我的身體也舒服了。師父說:「修煉是極其堅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過了幾天,我又去貼江澤民被告上國際法庭、全球公審江澤民的不乾膠,就在我貼上的那一瞬間,我感到好像萬物都靜止了一樣。我看看東、看看西,再看看天空的星星、月亮,好像萬物在注目,我開心極了。

2004年9月12日,我去了一個兩年來一直想去都沒有去的地方。1998年冬季我在那裏做了幾個月的工,跟一個姓方的我們叫她老姑(老闆的姑)處得還可以,現在她在看門。我的腦子裏時常翻出去看看她的想法,可細想路很遠,離開幾年了還是算了吧。直到今年又翻出幾次,我忽然悟到這不是偶然的,是不是她們那很偏僻沒有真象資料。我決心已定帶上三本真象小冊子、買了水果上路了。倒了兩次公交車,再坐上三輪摩托車到了這個小屯。老姑沒在家去參加婚禮,我跟姑夫嘮了一陣子。他說從來沒有人給他們送真象傳單。我跟他講真象說:到修大法的人,病都好了。他半信半疑說:這能是真的嗎?我就從我的身體變化,講到江××鎮壓大法,再講到海外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大好形勢。最後他不再半信半疑了。我給了他三本真象小冊子,踏踏實實的回來了。

在亂世中有幸成為師尊的弟子,做著救度眾生、證實法的偉大的事,這種感激和幸福是無以言表的。在這裏向師尊致以最崇高的敬禮。深深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