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寧博覽會期間重遊母校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8日】昨日淚別古邕州,往事成夢心漸愁。為得故人識大法,不遠千里又重遊。

2004年11月,我們要去廣西南寧市參加東盟十國的展覽會。南寧啊,這片我曾經讀書和講清大法真象的地方,曾經的記憶是那麼的熟悉,曾經的身影是那樣的明淨,那裏有一群曾經和我一起相攜而行,在古邕州捍衛我們神聖的大法的同修啊!可是,在殘酷的迫害下,被學校開除的開除,被勞教的勞教,物是人非。然而,今天,四年前因堅修大法被迫害退學而遊走他鄉的我又回來了。

其實來時我已打算好,白天參展,晚上見我的同學和朋友,跟他們講清真象。

一到南寧,就聽說為了所謂的保護這次南博會,怕我們法輪功學員在外賓面前揭露他們迫害大法的真象,已經大肆抓捕過我們的大法弟子,凡是有「上訪」記錄的人,都有警察看守,因為警力不夠,還從下屬各地區、市、縣抽調大批警員上來,整個南寧籠罩在一片白色的恐怖下。

拜訪的第一人是一個親戚。多年的飄泊使他嘗遍了人生的冷暖,當我把真象光盤交給他的時候,我真誠的對他說:好好的看,他能改變你一生的命運。「真的能改變我的命運?」他像撿到金子一樣高興的問,我微笑的說「是」,他馬上將光盤收藏好。

拜訪的第二人是我大學的老師。當年我因被迫害不辭而別,多少也是老師心中一個難解的謎。一入母校,別種感慨,那濃厚的讀書氣氛,我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學生的時代,然而,我知道我今天不是為懷舊而來,是為證實大法而來,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執著常人的情,不管過去所承受的如何,宇宙的歷史會見證這一切的。所以,我是一路走一路發,當我把真象光盤送到這位老師家裏時,她真的為有我這樣一個學生而自豪,我要走時,老師送我,直到上車,開車後從車上看不見老師的影子為止。

剩下的幾天,同學的聚會、出租車上、吃飯的館子、買賣的店鋪就成了我講清真象、除盡邪惡的戰場。我深深知道,每一次的機緣都是來之不易,既然來了,就要盡自己最大的慈悲去救度,減少這邊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舊勢力的安排拼命的干擾,最終還是有一些朋友因種種原因不能和我相見,心中總是在惦記著,希望師父能安排下次的約會。

自從去年我母親被舊勢力奪去生命後,父親就一直想找一個後媽以照顧家裏的二老。起初我非常的反對,因為我還用常人的情來對待這一切。後來突然悟到:她既然能走進我家,那我與她緣份非淺,我應該以大法修煉者的胸懷來接納他們。既然她來了,她就是我救度的眾生。要向她講清真象,讓她看到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出的弟子慈悲的一面。就在我下定決心面對父親的再婚問題時,舊勢力的干擾也出現了:我家裏有一幢樓,為此朋友提醒我說:她要有小孩會和你爭家產,你要讓你父親先把樓轉入你的名下,等等,我聽後也是淡然一笑:今生為救度眾生而來,怎麼能看重常人中的這一畝三分地?於是我借空回家,放了真象錄像給他們看,使他們正面的接觸大法。

我發完了手中剩餘的真象光盤,安全的回去了。

也常有朋友問我刻那麼多真象光盤是不是有海外專款?我笑著跟他講:這一切的設備和材料都是用我打工的工資和獎金買的。每每有從我這拿光盤的同修想給我錢時,我總是拒絕,讓他們把錢給另外那些條件艱難的資料點。另外,公司的老總也總是勸我買房,可是我深深知道,我的福份是來自於大法,錢是給講真象用的,我能為一己之私,置芸芸眾生於不顧嗎?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