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抵制迫害、講真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0日】剛剛得法的我才兩個月,就是1999年7月22日這一天,我在家看電視,忽然看到電視播放誹謗法輪功的謊言,我的心情無比難受,心想這國家怎麼了,這社會怎麼了,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讓人煉呢?

我一時無法想通,在以後的時日裏,我不斷的學法精進,我身邊的同修紛紛去北京證實大法,我也一樣在2000年12月16日這天,獨自一人去北京證實大法。到了長春時,很快買了去北京的車票,這時被惡警發現,把我劫持到一個不到六平方米的小屋裏,當時屋裏已經有15個人,有的同修拿的橫幅,我們就把橫幅掛在屋裏,在裏邊學法、煉功、講真象,惡警問我們家住哪裏,叫甚麼名字,有的同修說出了住址、姓名,就被脅持到當地公安局,當惡警問我時,我把住址、姓名告訴了他,後來悟道不應該告訴他們。「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再問我時,甚麼都不說,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惡警問我多大歲數,我都不告訴他們,惡警氣得暴跳如雷,再也不問了。

12月18日,又進來三個同修(兩男一女),惡警汪所長問後來的這三個法輪功學員,你們吃飯了嗎?我給你們打飯去,說完就走了,不一會就派一個人把飯送來了,三個同修就吃了汪所長送來的飯(當時我在絕食),結果一個女同修吃完飯就說不正常的話,我們一看這種現象我們就背明慧編輯部文章《關於迷魂藥》,後來同修就好了。

惡警偽善的說,你們說出你們的地址,我們馬上放你們回家。有一同修偏聽了他們的謊言,結果惡警把同修帶上了手銬,硬把同修拉出門外,見此景,我們把同修搶了回來,我們正念正行制止了邪惡。我們齊聲背法,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惡警一看,給市政府打電話,不一會是來了幾個人,說是市政府的人,還雇來了一幫打手。惡警把我們往門外拉,我們在屋裏不讓他們進來,惡警從門縫拿火燒我們,往我們身上澆水,我在屋裏高聲背法。後來把門擠壞了,把我們帶走。剛一進門,有一同修高聲喊「法輪大法好」,身邊的警察就打她兩個耳光,我們說:警察打人了。惡警又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小屋,後來把我們單個調出問,讓我「背寶劍」,我不配合,又把我反銬上,身體呈90度,惡警說:「我讓你站一天。」我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問我怕不怕老鼠,怕不怕電棍,我說死都不怕,還怕你威脅嗎?馬上手銬被取下來。

記得有一次,我和同修去講真象、貼粘貼,我們分開走,在約定地點相會,我貼完了在約定的地方等她,在等她的時候,來了一個騎摩托車的人,走到我跟前問,貼粘貼讓嗎?我說沒人管,大部份都知道大法好。他問我,我在常人中有不好的慾望,明知不好,不知怎麼辦。我告訴他,當有這樣想法時,記住法輪大法好,你自然就能做好,他樂呵呵的走了。我希望他能真正明白真象而得救。

有一次,我正在賣麻花,正是學生上學的時間,順手把一個一個的真象資料遞給了同學們,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生命有福報,同學們快樂的上學去了。

又有一次,我去同修家送資料,剛走到大門口,從屋裏跑出來很多學生(當時暑假補課),頓時就把我圍住了:「給我一張,給我一張」,不一會真象資料沒有了,我還告訴他們傳著看,看著同學們拿著真象,邊走邊談論法輪大法的美好,為眾生明白真象而高興。

還有一次,在講真象時,迎面來了一個警察。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跟師父助師正法,就繼續走我應該走的路,我悟到,只要正念足,師父就幫你,做甚麼都那麼神聖,那麼偉大。

再有一次,站在牆上貼粘貼,粘貼已經貼完了,往下一跳,院內的狗叫,當時我發了一念,別叫了,我救你家主人來了,當發出這一念時,果真狗不叫了。

幾年來,在證實大法的路上,我利用各種方式講真象,認真做好師父教誨的三件事,最後以師父經文《快講》與同修共勉。


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