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的路上逐漸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4日】我今年54歲,97年6月19日得法。得法之前的47年我飽嘗人生的艱難困苦。我無望的活著,心灰意冷的等待著死亡。回想這半生從小就沒人疼愛過,即使有父母卻都是在親戚家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後來被父母接回家過的也是非打即罵的日子。16歲便被父母私下做主給了人,丈夫是個低收入的工人,而我因背著「地主子女」成分的重負,在農村即使付出比別人多幾倍的勞動換來的也只是歧視和不公。在社會地位低下和困苦家庭的重壓下健康也過早的離我而去。我全身都是病,胃病,腎病,肝硬化,嚴重的婦科病。在生活和病痛的折磨下我甚至自殺過,被救回後看著可憐的兒女才斷了輕生的念頭。我覺得人活著太沒意思了。

但是不幸中的萬幸是我得到了萬古難遇的法輪大法。是師父又給了我新的生命和一切。前半生不幸的生活遭遇,讓我更加珍惜這得之不易的大法,在修煉中我親身感受到師父的偉大和大法的無邊法力。97年6月19日這天是我重獲新生的日子,我在功友的建議下到煉功點煉功,功友還借《轉法輪》給我。一看書我就明白了我的人生為何這麼苦了,因為那是我生生世世造下的業要還哪。學了大法我就再也不願放下,我每天如飢似渴的學法,學法中也明白了氣功就是修煉,還要放下有求之心才能達到身體的健康和道德的昇華。學法兩個月,我決定把這麼好的法背下來,全部裝進大腦裏。背法真的是很好,通過多次的記憶能悟到很多的理。也漸漸明白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在96年至99年我都積極的參加當地的洪法活動,到處去洪法教功。在自己過心性關和消業時也牢記師父的話,守住心性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遇事都向內找。所以在很短的時間裏我的身體和精神完全改變了,就像另外一個人了。我清楚的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所以發願一定要堅修到底。

99年6月以後當地政府就不准我們集體煉功了。我自己在家煉,同時決定把《轉法輪》全部背下來,我覺得與其思想中裝其他的,不如裝大法。而7.20以後這麼好的大法不准煉了,電視上每天都是鋪天蓋地的謊言,我心裏難過極了。媒體再怎麼造謠我從沒動搖過修大法的心,可是當我給世人解釋大法有多好時卻沒人相信。世人都說:政府不讓煉就不要煉。那麼我就要去給政府講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而且師父在《精進要旨》《為誰而修》中講:「有人在利用宣傳工具一批評氣功,學員中就有一部分人動搖不煉了,好像是利用宣傳工具的人比佛法還高明了,好像是為別人而煉的。還有的人在壓力面前害怕不煉了,這種人能成正果嗎?關鍵時是不是佛都能被出賣了呢?……」所以2000年6月我和同修一起去了北京。

我活了幾十年從未出過遠門,再加上經濟的拮据,我們做了一列「民工車」,價錢便宜但擠得死人。我和同修只想換一下座位,站起身就再沒能坐下,當時想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也沒叫別人起來,結果只好站了一天一夜到了北京,下了車雙腿全腫了。四處打聽好不容易才走到天安門,不知要過街去廣場,直接走到城樓裏面,被警察叫住:「一看你倆就是煉法輪功的是不是?」我們回答:是。警察便開始罵:「跑到這兒來幹啥?」我說:「師父教我們做好人,讓我們身心健康,我們要來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那個警察又用步話機聯繫上面,問:「這兒有兩個煉法輪功的,要不要帶過去?」問我們有沒有帶橫幅、資料?我們說:「沒有。」他們讓我們自己走了。在金水橋上我們雙手合十默背師父的《洪吟》二.《見真性》、《心自明》。因當時心裏比較純淨:只想著去北京維護大法,其他的沒去想,所以來回都比較順利,回到縣裏公安也沒有來找我們。

我回來後,才告訴丈夫我去北京上訪的事。在邪惡的謊言毒害下,丈夫擔心我出事,對大法和我的修煉產生了嚴重的抵觸情緒,處處阻擋我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開始我沒有做到善,心裏埋怨他,覺得師父和大法讓我重獲新生、有了健康的身體、不再拖累家人、任勞任怨的做家務,這些好處是他們親眼看到的,可他們就要聽信那些造謠的謊言,而且還要說些不敬師父和大法的話。一方面我覺得對不起師父,另一方面知道家人這樣做會造業。我心裏矛盾極了,真不知該怎麼辦才能改變這種狀態。但是是大法弟子就是應該去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在不斷的向世人、向家人講清真象的過程中,通過不斷學習師父後期講法後我明白了:做大法的事無論對家人和社會上的人都要慈悲,要善才能救度他們,你不慈悲就會把他們向外推。幾年來在講真象的實踐中我感悟到,講真象要有洪大的慈悲和巨大的耐心,還要隨時向內找,放下自己,做事首先考慮別人能不能接受,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樣才能達到講清真象的目地。漸漸的我通過講真象家人都在變,現在我出去講真象,丈夫就很支持了,他還告訴我最好的辦法就是面對面的講真象,你做得好世人才能實實在在看到你們的好,才會覺得法輪大法好。

幾年的風雨走到今天,我看到了自己在實踐中,理性上昇華後對師父與大法堅如磐石的心是任何力量都無法動搖的了,也看到了剛開始出來證實大法的心都帶著很重的感激之情,在幾年的講真象救度世人的過程中也看到自己許多執著心和不足,但是都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去掉了。所以我還要做得更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