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與講真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1日】我是1999年3月得法的大法弟子,知道寫文章證實法的重要性,曾有數次向明慧投稿的念頭,但總覺得自己法學得少,修得不好,三件事也做得不好,悟不出甚麼法理,念頭一次次都打消了。這次大陸大法弟子書面心得交流,這個機會不能錯過了,於是提起筆來,把修煉後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的幾件事寫出來,見證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洪大慈悲。

一、我牙齒不好,在我20來歲的時候,就有幾個齲齒了,其中一個病牙經常發炎。在我修煉的前幾年,有一次下決心把它拔掉,可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麻藥打了四、五針,拿大錘子、拿鑿子往下剔,最後還是沒拔乾淨,把一個根留裏了。在我得法後的不長時間,有一天感覺這個牙根有點疼,用舌頭觸一下有鬆動的感覺,過幾天,我無意中又用舌頭觸動了一下,咦?牙根不見了,拿來鏡子一照,果然牙根在不覺之中已脫落了,而且舊牙床上已長出了新鮮的牙組織,我趕緊告訴家人,共同見證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二、在夏天的一個早晨,4點多家人還在熟睡,我悄悄起來,拿起裝著真象資料的布袋走出家門。剛發了幾張,就感覺有人在身後尾隨,我當時想,既然來了,就不能回去,於是加快步伐往前走,在早市來往人群的掩護下將跟蹤的人甩掉了(當時悟性差,正念不強,未能及時發正念,清除邪惡)。然後一邊走,一邊向兩邊的店鋪發放。這時,路邊停著兩輛長途貨車,有一輛車的司機正向外張望,另一輛車門開著一條縫,於是我就把真象資料投進門縫。轉身剛走出十幾步,猛然間一隻手牢牢捉住我的左手腕,當時驟然一驚,只見一壯年男子一手捉住我的手腕,一手拿著我剛發出的真象資料,嚷嚷著「你以為我沒看見你哪,走,跟我到派出所去」,邊說邊用力把我向派出所的方向拉(距事發地50米處有一個派出所)。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一時心慌意亂,不知所措,各種人心、不好的念頭夾雜著怕心都出來了。但我心裏始終有一念,我絕不能跟你走,絕不能說出資料的來源,就說:「我是撿來的,你願意看就看,不願意看就不看」,他越發魔性發作說:「不行,我非把你送到派出所去,我看你往哪兒跑。」不知是他的話提醒了我,還是自己有了正念,我站在那不動了,說:「我不走了」,心想看你能把我怎麼樣,只幾秒鐘的時間,頭腦裏甚麼念頭都沒有了。

說也怪,那人馬上軟了下來,抓著我的手也鬆開了,氣勢洶洶的表情一掃而光,說:「我正在車裏睡覺呢,嚇了我一跳」,我說:「我不知你在睡覺,那對不起了」,便轉身離去。

這一次經歷雖然有驚無險,但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才使我正念走脫。事後我反思自己為甚麼險些被邪惡鑽了空子,第一主要是因為自己學法、發正念不夠精進,空間場不純;二是沒注意常人表面的安全,使邪惡有機可乘;三是自己在被邪惡干擾的過程中沒有面對常人講清真象,沒有嚴肅的對待講真象這麼神聖的事。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師父在《轉法輪》中又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就看我們這顆心,如果我們每時每刻都能堅信師父講的法,按師父說的做,就一定能做好師父教給我們的「三件事」,就能走好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之路,少留遺憾。

由於個人層次有限,有不對之外,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