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中的幾個發正念、講真象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3日】我是96年正月得法,通過學法煉功,我身心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從一個多種疾病纏身的我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者;我告訴我周圍的人法輪大法好,不久,我身邊的親朋好友有好多人都得了法。

* 正念對待,丈夫得救度

99年7.20大法遭受迫害。我在99年6月、11月,2000年6月、10月四次進京上訪,遭到無理的抓捕、關押、巨額罰款(詳情以前寫過)。後來我們就開始利用各種方式向人們講真象,發宣傳真象的傳單,貼不乾膠標語,掛真象條幅。

那時,我在家要照看兩歲多的小外孫女,還要輪班照顧癱瘓在床的婆婆,我想家中再忙也不能影響我證實法,白天我就帶著孩子出去發傳單,晚飯後帶著孩子出去發傳單或貼不乾膠真象標語,有時我凌晨2點多出去,悄悄的把真象傳單放在每戶的門上,把標語貼在電線桿上和牆上,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每次都順利的做完,家人也從來沒有覺察到。後來,我悟到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正的,為甚麼要背著家人偷偷摸摸呢?我要讓家中不修煉的人明白我們修煉人都是好人,我們做的事也是最好的事,剛開始我丈夫很害怕,但又說服不了我,處於一種無奈狀態,我的態度也很冷漠,那時,我還怨恨自己怎麼找了這麼個丈夫,不去找自己哪塊做的不足。

通過學法提高,自己開始從自身找原因,同時我下決心像師父教導的那樣,用熔化鋼鐵般的慈悲來對待他,家庭環境一定會變好。正念一出,家庭環境很快就有了改善,丈夫陰沉的臉開始變晴,而且開始關心我,家務活也開始幹了,有時我不在家,功友送來大法資料,他也幫忙收下,並告訴我誰來過。

我自己在各方面嚴格要求自己,讓人們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現在我的家庭環境很好了。沒有了干擾,我有時還讓丈夫帶幾份真象資料到單位給別人看,他也不拒絕,有時還主動問我還有甚麼要帶的嗎?我也為丈夫的改變而高興,我悟到,只要我們念正,大法無所不能。

* 向居委會工作人員面對面講真象

在不斷向世人講真象的過程中,我覺得面對面講真象效果很好,下面我就寫一下我是怎樣向居委會工作人員面對面講真象的。

99年7.20以後,我曾被居委會的人員看管和監視(白天兩人,我到哪她們跟到哪,晚上有人監視不准外出),那時我就利用整天和她們接觸的機會和她們講大法真象,大法如何叫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沒修煉身體的轉變過程。後來她們把我交給了單位,我們接觸的機會少了。我就利用每次和她們碰面的機會把大法真象資料送給她們看,和面對面講真象,告訴她們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對她們有福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惡人會遭惡報,以及一些惡報的事例,書記、主任都表示她們不會迫害大法弟子。我還利用到居委會辦事的機會向其他工作人員講真象。我們小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基本都知道了大法的真象,而且對大法都有了一個正確的認識。

在面對面講真象中過程中,她們從只聽我講到邊聽邊提疑問,我給她們解答,後來到她們開始談江××怎麼不得人心,社會的腐敗,人的道德敗壞。我說如果都修大法社會就變好了。她們說,你說的真對,都煉法輪功社會就安定了。

* 正念清除小區宣傳欄內毒害世人的宣傳畫

今年春天上級布置張貼誣陷大法的圖片時,我們小區居委會就沒有張貼,我為她們擺正自己的位置而欣慰。

今年春天,我市各居委會、有的單位宿舍、學校在宣傳欄中張貼了一些誣陷大法和師父的宣傳畫,我們幾個功友在一起切磋,不能讓這些邪惡的東西再毒害世人,我們應該把它清除掉,白天我們觀察好地點,買來噴槍、墨汁。晚上就開始行動,我們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的干擾,請師父加持。我們去的第一個小區,好幾個玻璃宣傳欄裏貼著邪惡的圖片,我們分別將幾個宣傳欄打開撕下圖片,然後貼上大法真象的標語。我們又到另外一個小區,這是露天的一個較大的宣傳欄,貼了很大一片宣傳畫,我們到時路上還有來往的行人,旁邊的小賣部還有人在說話,我們有發正念的,有去撕的,我和另一功友在撕宣傳畫時,因紙很厚發出很大的聲音,行人回頭看了看就走了,我們繼續撕直到用手撕不到為止,後來,功友們又用墨汁將高處的畫面噴蓋住,整個過程在幾分鐘之內完成。

功友們在白天發現哪裏有,晚上就去把它們清除掉。因為這些宣傳欄都設在居委會和治安辦公室的門旁,燈光通亮,而且有幾個宣傳欄還上了鎖。給我們的行動帶來了難度。功友正念很強,決心在不破壞宣傳櫥窗的情況下,正念清除掉這些壞東西。在晚上10點左右,我們正念打開了一個宣傳欄。還有兩個在居委會門口,而且還有治安員在轉來轉去,我們決定晚上12點發完正念後再來,由兩位功友去清除,其餘功友發正念加持,就這樣在功友強大的正念和師父的加持下,幾個小區的宣傳欄在幾天之內全部順利清除乾淨,從那以後沒有再張貼誣陷大法和師父的畫片。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見證了正念的威力及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隨著大法形勢的好轉,真修大法弟子都在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工作量有時很大,我們也不覺累,沒有疲勞感,我真正的體會到了得法後的幸福,理解了甚麼是真正的幸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