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西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8日】妹妹打來電話,要我去她那裏,因妹妹們都在大法中修煉,我想回去一趟相互交流交流是必要的,於是踏上了西行的列車。下面把此行講真象的所見所聞列舉幾例,以資借鑑。

一、列車上講真象

上車後我找到位置開始學法,學了一會兒和對面座位的一旅客閒聊,想著找機會向他講真象。我看他不加入他的同行人玩撲克的行列,而在看一本《中國哲學家謀略》,首先斷定此人是愛思考的人,於是我先開口:「能看這本書,說明你很有思想。」於是他講起他出生在書香門第,從小就想出人頭地……這次是帶單位的同志旅遊。我們你一句我一句嘮得非常溶洽。

我步入正題:「請教一下,人類的科學是否是最高的科學?」他的回答既肯定又乾脆:「不是!」我接著問:「那最高的科學是甚麼呢?你能舉例子嗎?」他沉思良久,無可奈何的說:「舉不出。」

我給他舉了氣功的例子,並以氣功治病的超常為例加以說明,他很高興的接受了。我又問:「比氣功更超常的科學有沒有?」他木然的瞅著我,搖頭。我告訴他:有。他急著問:是甚麼?就這樣我講到法輪功。他詫異的看著我,目光中透出不解。我平和沉穩的把法輪功祛病的獨特效果告訴他:「只要看這本書,按書中的要求修心向善、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連氣功治病的方法都不用,不治之症都好了的例子很多,你說法輪功不是超常的科學嗎?那麼創立這套理論的人是一般人嗎?……」他聽得很認真,急切的問我:「這麼好,為甚麼電視那麼說?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一一解答。

他說:「聽你這麼一說,還真得看看這本書,哪有賣的?」我給他留下了電話,並鄭重告訴他:一個人能趕上大法洪傳於世,卻與之擦肩而過,是生命的最大遺憾。我送給他一個護身符,祝他健康幸福。

講真象的過程中,周圍靜靜的,玩撲克的人不知甚麼時候不玩了,也在聽我倆嘮。乘務員檢票了,我也到站了,我在周圍乘客們友好的目光中,在那位看書車友「一路平安」的祝福中下了車。

二、吃烤地瓜講真象

我和三妹為免去做飯的麻煩,就在市場吃烤地瓜。三妹邊吃邊和我聊,意在讓賣烤地瓜的人聽真象。三妹講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故事:一母親修煉法輪功才幾個月,患病多年的女兒病情好轉,親朋好友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接著說:「電視上的謊言欺騙只能矇蔽人一時,真理最喜時間的檢驗。」烤地瓜的老人手雖然在忙和著,耳朵卻在往我們這邊使勁。

吃完地瓜要走了,順便掏出一個護身符,祝她健康吉祥,她接過後掀開筐給我們看,原來是一本真象小冊子,她說:「剛才你們的人給我的。」我們囑咐她,看完後給別人看,保存好,那是大法弟子節衣縮食、冒著生命危險製作的。她笑著點頭,目送我們離去。

三、三輪車夫高興的喊:我又拉法輪功啦

乘三輪車往妹妹家趕,下車後給車夫一本真象小冊子,妹妹說:「坐你的車是緣份,回家看看小冊子裏面是怎麼說的,你自己就能辨別哪是真哪是假。」他鄭重的雙手接過小冊子,激動的問:「你們是法輪功?」當得知我們是時,他高舉著真象小冊子回轉身,興奮的高喊:「我又拉法輪功啦!我又拉法輪功啦!」

看著車夫興奮的樣子,我真正體會到師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經文中的教導:「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我為能成為師尊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榮耀,更警醒自己:要對得起這份榮耀。

四、善良的出租車司機

為節省時間,我們姐妹四人坐出租車回家,司機講起現在的人很壞,並講了兩例他遇到的實事,說現在好事不能做。我說:「做好事,心裏坦蕩,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遺憾。你那兩次事情如果遇到大法弟子就不會是那個結果。」他不明白「大法弟子」,我說:「就是煉法輪功的。」他一聽非常激動,做著手勢說:「法輪功有甚麼不好,那麼多高層次的人都煉,人家傻啊?必是好!電視說的就都對呀?我對現在的電視就懷疑,尤其是新聞。」下車前,我和妹妹對他說:「你是有思想的人,我們都是煉法輪功的,如果想了解更多的法輪功真象,請隨時來這裏找我們。」他真誠的伸出大拇指,連說了好幾個:「好人哪,好人哪。」

此行,我為家鄉的眾生高興,他們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我為這裏的同修高興,他們真正做到了為眾生負責,遍地開花講真象的要求在那裏得以兌現;此行更有自己在法理上的提高,同修對我無私的幫助永遠不忘。

當前,邁大步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才不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師尊《洪吟(二)-「難」》「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激勵著我,救度世人,不能停歇,加倍、加倍,加速、加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