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親戚家桔子熟了,邀我去採桔,我一邊採一邊講真象(兩親戚都是××黨員),還唱了「法輪大法好」等歌曲。桔子大豐收,田埂上排滿了滿裝桔子的大袋(每袋七、八十斤重)。兩親戚採完後忙著回家燒飯,我看丈夫一個人拖著麻袋很吃力,就過去幫他抬。我抓起麻袋的兩角,唱著「法輪大法好」,麻袋輕飄飄的就起來了,我手抓麻袋的兩角一點份量都沒有,腰裏沒有一點受力的感覺,這真是神了!我就哼著「法輪大法好」的歌曲從小路上把桔子一袋一袋抬到路邊,裝到車上。隔壁田裏有一位老太太在除草,我招呼了她一聲。回到村裏她跟人說:「看她抬桔子上車好輕啊」。旁人望著我說:「她筋骨好。」其實我二十幾歲時就抬不動東西,後來由於疾病,我幾乎手拎不動幾斤東西。是一個藥不離口的「藥罐子」。我心裏想一定要把我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這些純樸的鄉親。

回家時親戚送了我好多桔子,我告訴她說:我留點錢,拿兩大袋桔子。我要送桔子給人嘗的同時送去真象。我提一大袋桔子上公交車,當別人說這麼多桔子時,我就乘機拿兩個桔子,給鄰坐的乘客嘗一嘗,然後從拉家常開始,給陌生人講真象。我覺得給人一個可親可信的感覺有利於講真象。我告訴她說:我們家鄉自產的桔子很甜這是真的,我不會騙人。然而現在社會上騙人的事很多,甚麼假貨、假廣告、迷魂騙錢、詐騙等很害人,獲得認同後,我告訴她,現在電視裏也有假的,千萬別上當。講真象時通常我先告訴她,弄清我講的這件事很重要,會給你帶來福分,否則你會受害,這樣她會很要聽。我會問他們:一個人一分鐘能跑多遠的路,一般一下子答不上來;接著問:一分鐘從天安門廣場中間跑到廣場邊緣能跑得到嗎?啟發他們用腦筋考慮一下,或用人民廣場打比方,請他們以後拿手錶測定親身體驗一下;再問:一分半鐘從中間到邊上再返回中間行不行?不管上兩個問題怎麼回答,這時的答案幾乎都認為肯定是不行的。我會追問並要他們想想清楚,因為這個問題回答的對,你將來可能會獲得大運氣。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肯定來不及,一分半鐘還要返回來,不可能」。那天安門自焚案報導稱一分半鐘就滅掉火燄,可能嗎?天安門廣場空蕩蕩,那麼大的滅火器必須到周圍的房子裏去拿(汽車設置的滅火器是小的,警察也沒有背著那種又長又大的滅火器巡邏),一分半鐘從中間到房子拿了滅火器再回來,可能嗎?如此仔細的分析,分析得越細越容易明白。時間與距離,距離與時間,反覆過濾,經過思考之後,真假就明白了。明白後我請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後會有好運,並且說一些祝福的話,一般他們都很樂意。有一次一位姑娘在公交車上說:「阿姨,我一定記住你的話,一定好好默念!我也會告訴別人大法不殺生,大法保護善良人」。這是我講真象的一點小經驗,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鄰居隔壁的人,我送一點桔子,拉兩句家常,再講真象。鄰居都是有緣人,一定要講。所有的親戚朋友,只要能想起來的,都要去跟他們講真象。當然一定要學好法、多學法,從法中汲取智慧,才能講好真象,自身修煉好。我悟到越心平氣和的講,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著想,越能使人明白;我悟到自身、身邊、生活上所有的小事都可聯繫講真象,在講真象中修自己,修自己中講真象。我做的很不夠,與做的好的同修們相比,差得很遠。

最後以師尊教導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與同修共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