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在沒背法前,有時每件事過後覺得不在法上,感到後悔,背法後確實沒有後悔的感覺。體悟到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講「自從開展背書後,學員不是做了事情以後去對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該不該做,這樣非常好。」的內涵了。
──本文作者

* * * * * * * * *

一、結緣

「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神路難》)

1995年12月份的一天,我愛人回家對我講:「某某人說,你們一家人人性很好,應該修煉法輪功。」我當時聽了沒有在意,過了幾天,這位法輪功學員給我家送了兩本寶書,一本是《法輪功》,一本是《轉法輪》。從接過這兩本寶書後,我一看就愛不釋手,千方百計擠出時間來看。

有一天晚上睡覺,忽然看到天上出現了很大很大的一個「法」字,當時覺得自己並沒有睡著,意識清楚,也不是做夢,過了兩天晚上又出現同一種感覺,覺得自己一下子走了,開始不知道去了甚麼地方,後來感覺到了「楊府」。第一眼看到的是佘太君,看得清楚特別真切。佘太君十分慈善,我上前去問,佘太君向我擺手,意思是不讓我說出來。當時我上前去想問甚麼?佘太君知道,同時她一擺手就回答了我要問的問題,我也知道了,我倆對視一笑都明白了。又過了幾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自己考上大學了,這個大學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並且給我發來了通知書,夢中的親朋好友都為我考上大學敲鑼打鼓向我祝賀。為了我得法,敬愛的師尊一連三次點化我,後來師父的《洪吟》出版後,我拜讀完,才知道師父為了正法救度眾生,多次轉生人世結緣,尤其是我看到《遊雁門關》時,倍感親切,後來在一次煉功時,忽然悟到,我跟師父是在「楊府」結緣。看完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時,一切我都明白了。

二、學法

「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

師父在《溶於法中》講:「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集體讀與個人看都一樣。」我想既然選擇了修煉,就要嚴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於是下定決心背《轉法輪》。如果腦子裝滿了大法,人的東西佔的空間就少了。

我在修煉過程中嚴格把握自己的心性,做到事事對照,時時修心性。遇到任何事先向內找,不要因為個人的利益去傷害任何人。當時工作很忙,上級領導來我單位三番五次的檢查工作,於是我就合理安排時間,每天早晨3點多起床,第一件事背法。到2001年9月19日,我背了五遍《轉法輪》。在背法的過程中,克服了很多障礙和干擾,也真正體悟到了許多法理。除此之外,在每天的其它時間裏,再通讀《轉法輪》或其他大法書和師父的新經文等。

從修煉開始,我就把學法、背法、抄法放在一切的首位。背法的好處很多,僅舉幾例:
①背法使自己真正能夠學進去,排除各種干擾,一心不亂的背,如果精力不集中,就背不下來。
②背法多了,各種執著慾望、後天的觀念思想業力等不好的東西修下去的就多,心性提高得快,過關過難時正念強,過的比較輕鬆。
③背法多了,在修煉的路上,能把握好心性不會走偏,能在大風大浪中經得起考驗。每提高一步,上升一個層次,感覺都是紮紮實實的達到標準。
④在沒背法前,有時每件事過後覺得不在法上,感到後悔,背法後確實沒有後悔的感覺。體悟到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講「自從開展背書後,學員不是做了事情以後去對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該不該做,這樣非常好」的內涵了。

三、選擇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

1999年7月20日以來,全國各地利用所有電台、電視台、下文件、報紙等所有宣傳工具都用上,尤其是電視天天播放取締誹謗法輪功的內容,到處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所有的邪惡手段鋪天蓋地而來,真好像天要塌了一樣。市總站的幾個站長和部份輔導員被抓,對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員都採取不同形式的集中起來「學習」(其實是強制洗腦),當時我是被區組織部組織基層領導幹部辦班「學習」4天。在這期間,繳書、照相、記者採訪;組織部長、人事局長、區委書記等,都分別找我談話,逼著我放棄修煉,我在我們部門很快就成了出了名的新聞人物。

回家後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和我愛人單位的領導,還有我愛人的同學、同事、鄰居都來勸我放棄修煉,說不要跟國家對著幹,胳膊擰不過大腿等等。當時無論他們怎樣勸我,我只有一念:堅修大法心不動,因為我才知道大法究竟是甚麼,而他們並不知道。同時根據幾年來的自己實修、受益情況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少數當權者下令取締是錯的。只是當時那種邪惡氣勢和多方面的壓力壓得我透不過氣來。不想見人,覺得時間真難熬,真是度日如年,當時只想哭,想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場,或者到一個高山上大聲呼喊,發洩出壓在心裏那種說不出來生不如死的痛苦感覺。

我突然想起師父在(《大曝光》)中講:「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現在在這種邪惡的氣候下,是堅修大法緊隨師父,還是執著太重迷方向,這是對大法弟子的嚴峻考驗。於是我就叫著自己的名字,問自己:你還是個修煉的人嗎?主意識不強能經得起考驗嗎?師父為了拯救宇宙、救度眾生吃了無數的苦,今天遭到邪惡無理的誹謗,你竟然表現的這樣無能為力。你配當師父的弟子嗎?於是決心放棄一切,排除干擾,堅修大法緊隨師。晚上跟我愛人說:「我決心已定,堅修大法心不動。要真讓我放棄修煉,我生不如死,活著也無意義。」他看我態度堅決再也無法改變,就同意了,後來幫我做了不少工作。就在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感覺自己好像飄了起來,力量很大,並且在眼前看到法輪在旋轉,速度很快;連著兩次這樣的感覺,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肯定自己的正確選擇,鼓勵以後修煉要精進。

四、正念正行

師父多次講法中講到時間的緊迫,要求弟子要珍惜利用,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近,確實感到時間的緊迫和大法弟子救度眾生責任的重大。原來自己負責幾個煉功點和鄉下的大法資料,取送資料都是利用上午下班時間去同修家拿,送完後再回家,有時忙起來連飯也顧不上吃,下午繼續上班,晚上學法,基本上雷打不動。

我講真象、撒資料的時間和形式都是隨時做,如撒資料,我隨身帶、多則幾十份,少則幾份,看見熟人順手就給,路過甚麼地方隨手就發,從不放過任何一處發資料的機會。下班、開會、上街都做。講真象基本上見人就講,逢人就說,如上班時跟本單位的同事講,回家跟鄰居和來家的客人講,開會時間跟同行講,有時講完再給他一份真象資料,告訴他們看完後再送給別人看。

記得有一次我帶著幾名同事去血站獻血,除了照顧好獻血的同事,餘下的時間,一上午就講了5人,每講完一人給一份真象資料。晚上利用7點左右看新聞的時間,帶著20多份不乾膠,一邊走一邊貼,來回用了不到半小時貼完就回來了,甚麼都不影響。總之我利用好每天的分分秒秒,從來不浪費時間,也不放過任何一個講真象和撒資料的機會。

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修煉要專一」。我悟到我們時間越緊,學法就越要專一,要一心不亂的學法,把宇宙大法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學進去,裝進腦子裏這樣才能事事處處站到正法的基點上,做事效率事半功倍。根據資料點上資料供應情況或根據當地不同的需要,也隨時寫出自己的體會跟幾個同修切磋後打印出來,隨時撒發出去。內容是勸世人在看待法輪功問題上要頭腦清楚,分清正邪好壞,明辨是非真假,扶持正義,主持公道,敢於說真話等內容,如致學生家長一封公開信題目是「救救學生們」,主要是針對當時教育部和團中央號召在學生中搞萬人簽名活動來毒害青少上的內容,我們打印出來,採用不同形式,很快發放到千家萬戶學生家長手中。晚上做夢開始自己是步行在泥濘的道路上回家,後來騎自行車,再後來坐汽車、坐火車、最後坐飛機。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自己在正法修煉的路上,不斷的勇猛精進。

五、整體提高

師父多次講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因此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是極其重要的。在正法修煉中,不但自己精進,還要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共同提高。為了整體提高,首先恢復原來的學習環境,每週一次為了安全多次換地方。其次,多次組織大小不同的法會互相切磋共同提高,然後再一個一個的分頭去找,幫助他(她)們去掉怕心,破除障礙,排除干擾走出來證實法跟上正法進程。

恢復學習時開始人不多,後來逐漸增多,少時2─3人,多達20餘人。組織法會由幾人、十幾人、多則幾十人。揭露邪惡講真象方面開始引導他(她)們寫信、郵信、再讓他們拿紅包,後來直接拿真象資料,最後拿不乾膠橫幅。由開始拿一份二份、後來拿10份20份,再後來拿幾十份。講真象先跟自己的親朋好友講,跟同事、同學知心朋友講,由跟熟人講發展到跟生人講,由先跟少數人講,提高到跟多數人講。就這樣同修們由不敢出來、到敢出來,由不敢做不敢講、到敢做敢講,由做得少到做得多、由膽膽突突到心態純正,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

記得有一次晚上,我們二十來人參加小型法會,有一同修說內部消息,今晚全市邪惡有行動,抓大法弟子、抄家等破壞活動,主要為這事,我們如何破除邪惡行動,我們切磋破除的方法是:我們兩人或三人一組,分別去電話亭給市公安局、610、110等直接打電話,揭露他們的邪惡,於是我們就分頭活動,結果邪惡沒有行動。去年有一同修被邪惡綁架並判刑,在這期間,我們根據師父揭露當地邪惡的要求,有一同修把她的情況寫成材料打印出來,有的撒發、有的張貼,一晚上撒遍了熟悉被判刑同修的所有地方,貼到公安局、檢察院、看守所,洗腦班等地方,及時曝光。有同修的孩子12歲看到邪惡之徒在揭我們貼的資料時,先看周圍有沒有人,就是小孩它們都害怕,它們知道自己幹的是壞事,怕被人看見。總之我們的正念正行震懾了邪惡,發揮了整體作用。

六、流離失所的日子

2001年6月下旬的一天,市公安局8名警察來我家,有的帶著酒氣。一看我不在家,就氣急敗壞的不分青紅皂白亂翻一氣,翻得亂七八糟,一邊翻,一邊訓斥我愛人:為甚麼不報公安局,你是國家幹部又是黨員,知情不報判你包庇罪,等等。當晚惡警偷走我家2000元錢人民幣,抄走了我的大法資料和書等,同時把我愛人帶走(不是大法弟子)。他被像犯人一樣關了一宿,第二天中午12點,由單位領導做保才被放回家。

當時邪惡氣勢很猖狂,公安局惡警派人蹲坑,日夜監視,花錢雇我愛人單位的職工不斷到我家和本單位親朋好友家探視,到各個外地的親戚家亂找,到處張貼我的照片,並且說明誰舉報抓獲獎金5000元,定為國家公安部二級督辦,到處張貼通緝令通緝我。就在這種高壓逼迫下,我被逼流離失所一年多。

當時市資料點被抄,同修們被抓,損失很大。當時跟同修們也聯繫不上,又在這種邪惡的迫害下,無奈到一個很遠地方的朋友家避風,一住就是三個月。在這三個月的日日夜夜中,正念不足,各種執著慾望都往外返,非常痛苦──接不到師父講法的痛苦,跟同修失去聯繫的痛苦,外地人說話聽不懂的痛苦,失去工作環境拋家捨業的痛苦,整天一人在家又寂寞又孤獨的痛苦等等,常常站在窗前望著過來過去的世人,痛苦得淚流滿面。特別是在去「情」的過程中更苦,尤其是夫妻之情,想到丈夫為了自己修煉承受很大,兒女之情,想到孩子失去母親的痛苦、父母之情、親朋好友之情、同事之情等等。深深陷到情的困擾之中,痛苦的不能自拔。

一天,我突然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中講:「『情』字啊是很難放,……人一生出來就被這個情泡著,它是浸透你一切細胞的,三界內所有的分子與細胞都被它浸透著,所以修煉中就很難擺脫」。這時想起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於是決心放下「情」這個三界內人的東西。開始認真學法、背法、抄法,到點發正念,用寫信的形式向世人講真象。這樣一來,主意識增強,正念也足了。我悟到,正因自己有執著很重的「情」,被魔鑽了空子,干擾你折磨你最後控制你讓你痛苦,甚至讓你痛苦得放棄修煉,達到它毀掉你的目地。在去掉「情」的干擾的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在觸及到你這顆執著的心真正要去掉的時候,才感到痛苦,胸痛心苦,真是剜心透骨的痛。理解了師父在《真修》中講:「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的真正內涵。

除了情還有思想業力和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本性上的為我為私,都是很頑固的,徹底排出去,修掉它也是比較困難。師父說:「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阻擋著你修煉的路」(《環境》)。「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待大法,這是根子上的問題,也正是我要給你指出的。在你們的修煉中,我會用一切辦法暴露出你們所有的心,從根子上挖掉它。」(《挖根》)。於是我決心把自己所有的執著、慾望和後天形成的觀念,要從根子上拔出來挖掉它。我就一個執著一個執著的找,一個觀念一個觀念的挖,一個慾望一個慾望的去。找到後,要先分清真正的自我。分清以後,再正念鏟除。去的比較快。

如我在修煉以前,跟二弟關係不太好,從思想上恨他煩他。修煉以後,我按修煉人的標準做。師父在《美國中部法會》中講:「你要不愛你的敵人,就圓滿不了。」何況他還不是敵人。從思想上往外排,排了很久很久,還是不行,一看見他還是原來的狀態,這一次我就從頭找起,根子在甚麼地方,我為甚麼恨他煩他,因為我結婚不久,就發現二弟從個人利益上很自私,愛佔便宜絕對不吃虧,甚麼事都得爭上風,為此我們矛盾過。找到這,發現自己已經形成跟他來往怕吃虧的觀念,這個後天形成的觀念控制自己三十來年,還根深蒂固,給修煉造成很強的障礙。

這個後天形成的觀念為甚麼這麼難去呢?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佛性」一文中講:「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  形成的觀念,會阻礙著、控制著你的一生。人的觀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會產生思想業力,人又被業力控制著……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學到這自己真正體會到後天形成的觀念為甚麼不好去掉的原因所在。現在根子找到了拔出來,徹底挖掉它。於是我就一個個的找,一個個的挖,一個個的抓住它,一個個的去掉它。

總之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裏,我深深體會到:主要去的「情」和後天形成的「觀念」「思想業力」再加上舊勢力的干擾破壞,就像師父新講法上說的那種「頑石」是非常難去很難突破的,靠我們自己是解決不了的,就看你想去掉的這顆「心」一切都是師父給做。流離失所本來就是舊勢力給我們安排出來的修煉環境,是師父不承認的,只因當時從法理上沒有悟到,更沒有做到全盤否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所以老是陷在痛苦不能自拔之中。後來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我回來了,又投入到正法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之中。

七、正念的威力

2002年10月份的一天,我在親戚家被邪惡之徒非法綁架。當天下午他們給我照像、錄像,公安局長、國安隊長還有警察十餘人對我圍攻,一邊訓一邊問,問我在流離失所期間,住在甚麼地方,跟誰聯繫,資料的來源等等,我一概不回答不配合。第二天早晨7點多兩名局長來到一看甚麼也沒交待,就立刻把臉一翻,惡狠狠的說:「如果不如實交待,馬上把你親戚逮捕,判他們包庇罪,就看你的態度,到八點還不交待,我們馬上行動。」說完氣呼呼的走了。我不但沒有交待實情,有機會就給他們講真象,揭露邪惡的罪行。兩天後我被送進看守所。

我一進看守所,第一念就是:「我必須從這裏堂堂正正的走出去」,「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無罪。」我一切不配合邪惡安排,不參加強制勞動、不值勤、不穿號服,不背監規,該煉功就煉功、該發正念就發正念、該講真象就講真象(不久前這裏有一同修因被野蠻灌食致死,環境變的寬鬆一些)。過了幾天我靜下心來,找自己在正法路上修的有漏的地方,找來找去,是求安逸之心、怕心和情。正因為有執著,讓黑手控制邪惡爛鬼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修煉環境。當時悟到:鏟除舊勢力的安排,全盤否定它,不是口頭上喊的,只有從法理上真正分的清,才能鏟得準它們死的快,才能做到全盤否認。

我想如果就這樣呆下去,浪費證實法的時間,還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簡直是在犯罪。於是我就開始絕食抵制迫害,走正自己正法修煉的路。以後除了每天整點發正念外,剩下的時間學法、背法和同修切磋,把原來背下來的法,不知背多少遍。記得有一次背《論語》,一天背了60多遍。當時背得滿腦子都是《論語》。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的念,心裏甚麼都不想,把大腦其它部份都念木了,甚麼都不知道,一念代萬念,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一樣。晚上做夢看到藍藍的天下面有一層薄薄的黑雲,黑雲上邊的天空,真是天清體透無比的美好。

11月下旬的一天早晨,通知我整理東西,當時我以為讓我回家,結果出門一看,兩名警察,還有單位的負責人。馬上問:「你們帶我去哪裏?」警察說:「換個地方。」一邊說,一邊拖我上車,坐在車上我一連幾次的問,警察都沒有說實話,最後我又問:「你們到底送我到哪去,現在還不敢說句實話,你們還為江澤民賣命助紂為虐嗎?你們就不怕報應嗎?」「就拿今天這件事來說合理嗎?邪惡定我甚麼罪,送我到哪去,就應該提前跟我講,並且通知家人。」「你們就這樣偷偷的行動,不敢光明正大,連個實話都不敢說,執法犯法法律何在?到底是執行江澤民的甚麼政策,違背自己的良知幹事舒服嗎?」兩名警察說我們也是執行任務的,說了也不算。快到勞教所的時候,他們才告訴判我勞教三年,讓我簽字。我說我不承認,這是對我的迫害,不簽。我開始發正念,第一念是「怎麼來的怎麼回去」,同時鏟除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的邪惡,求救師父加持弟子闖過這一關。結果體檢時,身體不合格,演化出幾種病態,省勞教所不收,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當天返回來闖過了這一關。

回來後又把我送回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收,警察跟監警說「借拘兩天」,就又把我分到1號監室。正好還有一名同修,她已經絕食20餘天,正念很足。當時把我正念闖關和邪惡的行為告訴她和監室人員,揭露邪惡的罪行。同時還鼓勵同修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定能闖出魔窟。幾天後邪惡通知家屬交一萬元放人,家中無錢,最後我愛人借了3000元繳上才闖出了看守所。

闖出魔窟又進火坑,邪惡還是不放過我,又將我送到洗腦班進一步迫害。首先不承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其次正念鏟除,最後繼續絕食抵制。師父說:「一正本身就壓百邪」(《正念》)邪惡無論採取甚麼手段,我一概不聽也不配合,這時我絕食已有40多天,原來進看守所的體重154斤,現在還有106斤,身體極度虛弱,幾乎不能自理。在這種情況下,洗腦班推出來不收了。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大法的威力,自己的正念之下,十來天的時間,連闖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三關。通過正念闖關,使我深深體會到正念的威力。

八、修煉的嚴肅性

師父在最近的講法中明確告訴我們,舊宇宙的本性是為「私」的,而新宇宙的本質則是「無私」的。舊宇宙「為私」的本質,貫穿在舊宇宙從上到下各個層次,我認為到了宇宙最低層次的表現形式,常人中的名利色情各種執著、慾望,所有的一切人心都是「為私」的。所以在個人實修階段這些敗壞物質,就一點點去,一層層的修,只有不斷的去,不斷的修,最後才能達到師父在實修階段中對我們的要求標準。也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個人實修過程是為正法修煉救度眾生打基礎的。

正法修煉,按照師父要求標準做好三件事,我理解:關鍵是改變「為私」的本性,徹底扭轉人的觀念;明確我們正法修煉特殊的責任,擺正個人修煉和正法的關係,抓住救度的主線明白大法弟子生命存在的實際意義,從法理上真正分清誰對誰的迫害,從而做到全盤否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解體舊宇宙的整套系統和機制,才能走正我們修煉的路。要達到這一境界,必須經過一個脫胎換骨的正法修煉過程。所以修煉是嚴肅的,一念之差可能就毀了自己。現在是黑手與壞神直接參與迫害,它們在明白的狀態下,千變萬化的迫害我們,我們是在迷中破除它們的迫害救度眾生。顯然,我們知道師父為甚麼一再讓我們學法!學法!!學法的又一內涵了。

在正法修煉中,這個根本的執著「為我為私」是很難去的,就像我們在修煉提高路上的一把鎖,層層提高層層有,突破不完的障礙,過不盡的關都有「為我為私」。因為「為我為私」是貫穿舊宇宙層層空間中,我們又都是從舊宇宙中過來的,本性又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所以它是導致舊宇宙在成住壞滅中在滅的階段解體和滅亡的必然。

「為私為我」在正法修煉中表現最突出的就是「怕心」,怕心在同修中不同程度的存在著,由於它的存在,同修不敢走出來證實法;由於它的存在,有很多原來表現的不錯的同修,到現在縮手縮腳;美其名曰「為了安全要理智」掩蓋自己藏的很深的「怕心」;由於它的存在,很多同修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承受不住邪惡的迫害,轉化、假轉化甚至於邪悟等等。這一切的一切,我認為深挖根源,「怕心」的背後就是「為我為私」這個本性上的物質在起作用導致的結果。就我本人而言,由於放不下「自我」,一念之差讓邪惡鑽了空子,在正法修煉路上跌了大跟頭,給自己留下了永久的遺憾。在正法修煉路上,隨著對名利情的執著逐漸去掉,執著結束時間、執著圓滿、執著個人的威德、執著個人在新宇宙的位置,走錯路的同修執著由於過失擔心失去甚麼,執著於對這種損失的彌補從而再掉下去,毀於一旦等等等等。

甚麼事情看的太重了,實際上你就陷在「自我」之中了,還是本性上的根本執著沒有去掉的主要原因。這個根本執著為甚麼這麼難去呢?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大家知道,有許多東西、許多的執著心為甚麼那麼去去不掉?為甚麼那麼難?我跟大家一直在講,粒子是從微觀上層層組合一直到表面物質。如果在極其微觀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個執著的東西形成的物質是甚麼?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崗岩一樣的頑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動不了它了。」

我理解:在新舊宇宙交替之際,在正法修煉到了最後的階段,修去本性上的根本執著「為我為私」是大法弟子人人都必須過的「死關」,人人都得過。因為這個「為我為私」是舊宇宙的屬性,它導致了舊宇宙的毀滅,舊宇宙法的解體,它導致了那個來源於層次極高的生命本能自救的一念,造成這場迫害的浩劫,是毀滅了20%層層參與正法的舊勢力被滅盡的根源,同時也毀滅了宇宙中大批的眾生。所以我認為大法弟子必須修掉「為我為私」,才能同化新宇宙「無我無私」的法理,達到新宇宙法的標準。真正脫去千百年來在舊宇宙中形成的這個「殼」成為新宇宙的佛道神。

以上是自己所在層次的體會和認識。當然在修煉過程中還存在著許多不足沒有寫出來。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最後用師父《洪吟二》《洪劫》結束「法正洪穹除舊塵 天地茫茫處處春 悠悠萬古洪勢過 再看新宇佛道神」。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