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惡的環境中照樣不斷對照大法修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那時我的怕心很重,但是不管怎樣絕不能背叛大法這是我必須要做到的,因為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中已講明了「神……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我明白要想從洗腦班出去,就必須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學法修煉、發正念、講真象。
──本文作者
* * * * * * * * *

隨著正法進程不斷的向前推進,自己在學法修煉、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有一些體悟,寫出來和同修共同交流。

「99年7.20啊是邪惡向頂峰上走,到了2000年01年那是高峰,現在是在回落,它在向低谷中回落。」(《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回想2001年真是邪惡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高峰。我縣有十幾位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法,被抓回後關在看守所長達半年多。5月底邪惡之徒又將一部份它們認為是重點的學員抓進「轉化班」(洗腦班),我就是其中的一個。在那個布滿邪惡的環境中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心這是關鍵問題。

那時我的怕心很重,但是不管怎樣絕不能背叛大法這是我必須要做到的,因為師父講法已講明了:「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裏想: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我明白要想從洗腦班出去,就必須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學法修煉、發正念、講真象。所以在洗腦班的同修們背過看管人員,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只要有機會就向他們講真象。

我和其他兩位同修是縣裏指名叫鎮裏送來的,所以洗腦班主任放風說:鎮裏送來的三個人是重點,一個是負責人,一個是去過北京的,一個是寫標語被抓坐過監獄的,如果她們給我找麻煩,就把她們送看守所。聽到這話後我就在想:我修大法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在做好人,在救度世人,別人應該尊敬我,而不應該迫害我,因為我有漏才被抓到洗腦班,這已經是對我的迫害了,怎麼還能讓他們再進一步的迫害呢?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我要用我修出的善來清除邪惡,絕不讓邪惡達到迫害我的目地。

從那天起我臉上總是帶著微笑,說話和氣。剛開始主任(洗腦班主任以下簡稱主任)規定:學員之間誰也不准去誰屋裏。我想這個規定得打破,因為我們同修之間要互相傳遞大法書、經文和明慧網資料,還要互相切磋,不能失去整體這個環境。當我第一次在同修屋裏坐著時,有人說主任來了,這時我的怕心一下就出來了,立刻站起來想走,但是我馬上意識到怕心是執著,我一定要把它修掉,我又坐在了床上。主任進來嚇唬我:為甚麼到這屋裏來?我立刻想到善意、智慧的來回答,我笑著說:主任讓我們串串門,在一個屋裏多悶呀。他看了看我二話沒說走了。第二次我又到同修屋裏,主任又來了,他問我怎麼又來了?我還是笑著說:剛吃完飯溜達溜達。他聽完後笑了。從那以後我去同修屋裏他再也不管了。

在證實大法與修煉的過程中,會暴露出各種各樣的怕心,這個怕心去掉了,又來了那個怕心,當怕心出來時我就背師父經文:「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這段法指導我去掉了一個又一個的怕心。

在過程中我體會到,不管做甚麼事基點放在法上。我是修大法的,無論在哪裏都應該做個好人,無論在哪裏都要用自己的言行洪揚大法、證實大法。在正法時期更要注重修自己,嚴格要求心性的提高,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符合大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要想從邪惡的環境中突破出來,不但要堅持學法煉功、去掉怕心與執著、改變觀念、提高上來,而且還要救度做洗腦迫害的人員。「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象呢?」(《建議》)

為了救度洗腦班裏的工作人員,我抽時間主動打掃衛生、幫助廚房摘菜、做飯、幫工作人員洗衣服,用自己的行為去破除他們聽到的謊言和對大法的誤解。為了和他們接觸,我經常到院裏坐著,找機會向他們講真象。(在洗腦班的有公安局、法院、檢察院、司法局的人,還有值班醫生,這幾個單位的人每星期,也有一個月換一次人,還有610的人和縣委書記也經常來,平時想接觸這些人還沒機會呢。)在講的過程中有提出問題的,我針對各種問題都給他們解答清楚,他們聽完後說:還轉化你呢,叫你把我們給轉化了。也有說難聽話的,還有對大法恨之入骨的。碰到這些人我不動心,我總是慈悲、祥和的聽他們說,說完了我再給他們講,講完後有的改變了態度,有的還沒有改變,有機會我再給他講。直到有一天他接受了、相信了,我才覺得做到了為他負責。

在正法與修煉過程中,還會暴露出其它各種各樣的心,無論甚麼心邪惡都會針對你的心鑽空子。我們想儘快從洗腦班走出,但是正念又不強,就想了好多人的辦法,(裝病呀、離婚呀等)邪惡看到了,就指使做洗腦工作的人向我們進攻,他們說:你們要想出去得好好動動腦筋,但是病是出不去,絕食也出不去,跑也不行,你們再想想還有甚麼辦法能出去……他們雖然沒直說,但我們知道他們的目地:想讓我們每人拿幾千元錢就放我們出去,因為他們說過轉化你們,我們沒有那個能力,所以想跟我們要點錢。

聽了他們的話我心裏很矛盾,是給點錢儘快出去救度世人呢?還是不給錢在這被關著呢?不知該如何做心裏痛苦極了。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接下來我開始背經文《大法堅不可摧》,當我背到,「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師父的話點醒了我。我們沒有做錯事,是邪惡在迫害我們,使我們幹不上工作,家庭經濟損失了很多,怎麼還要反過來給他們錢呢?同時我們肩負著救度眾生的責任,也不能助長他們做壞事。我們修煉人身在甚麼環境都能證實大法,救度世人,關鍵是這顆心要從人中走出來,我要堂堂正正修出去。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在不斷的修去執著,正念也強大了。有一天洗腦班的副主任對我說:你不轉化不用想出去,××不比你強都轉化了。我說轉化就是對大法的背叛,我就是不轉化,我就是要出去。他說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我說我說了算。當時我感覺正念特別強。當天晚上我跟副主任說:我從現在開始絕食絕水,抗議對我無限期的非法關押迫害。(以前絕食根本不敢說,怕灌食、怕輸液,好像制約不了別人),在絕食的第一天,主任勸我說:你是個好人你先吃飯,想出去可以通過其它的方法出去,為甚麼非要絕食呢?多受罪呀。她的話我沒有動心。縣610的人來了,他們說你成天笑口常開,怎麼又絕食了?我的回答是:抗議你們對我的非法關押。他們說上面叫這麼幹的。我說上面錯了你們也跟著錯?

一天晚上,主任端著飯領了十幾個人進來了,說如果自己不吃就要人灌食。她的話絲毫沒有動我的心,這時我心裏只有正念和法,誰都不能迫害我,「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她(他)們勸了一會兒我不吃,她(他)們只好走了。後來司法局的一個人(做洗腦工作的)來我屋裏說:再不吃就給你輸液。我說我不輸。他說你說不輸就行了?這麼多人能聽你的?我說當然了,你們那麼多男人對付我一個弱女子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想吃我自己會吃,我不想吃誰都不能迫害我。聽了我的話他說:反正你真行。

絕食的第三天,主任又端著飯來了,先是好言相勸,勸了半天我不吃,她生氣地說:不吃就按帶頭絕食送看守所。我心裏想:進看守所我也不怕,但是我要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師父不會讓我進看守所的。有同修對我說:你只絕食還不行,還得加上病才能出去。聽了同修的話我只有一念:我不想病,絕食一定會出去。就在我絕食的第五天他們讓我回家了。通過五天的絕食我悟到:正念是去掉怕心與其它執著修出來的,而不是嘴上說的,同時絕食的過程也是用正念、慈悲破除邪惡的過程。

最後用師父的話共勉:「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

以上是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