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綜合商店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0日】……我們幾個本來就是「重點」,現在又都在一起,家人都害怕我們在一起,怕有甚麼事,連別的同修家屬都告訴她們不讓上我們店裏來。公安局、610,一到它們認為的所謂敏感日,逢年過節的,經常騷擾我們,甚麼簽字、寫「保證」的,還有甚麼「轉化率」。雖然大家在一起,可心裏也有一種無形的壓抑感,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和明白真象的人越來越多,心裏才慢慢輕鬆起來,現在再也沒有惡人來騷擾我們了。
──本文作者
* * * * * * * * *

自從99年7.20打壓法輪功以來,我們地區的學員也經歷了血雨腥風的考驗和非法的迫害,看管、騷擾、開除公職、罰款、拘留、勞教等等。每個人都經歷了家庭、社會、單位方方面面的壓力。

我曾經歷被拘留兩次、開除公職、勞教一年、無限期關押一年的迫害。

在我最後一次從看守所回來時,我身上長滿了膿疥,並傳染給了我的丈夫,最後嚴重得使他也上不了班,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經濟來源。同修A看在眼裏,急在心上,當時她家有一綜合商店,她說你到店裏來吧,就這樣我走進了小店。

在我之前店裏已有一位同修B(A為了幫她,不讓她掉隊)。我一去,無形中已經形成一個小集體。當時在邪惡還很猖狂的環境下,是很顯眼的,特別是我,610把我作為「重點」。所以我去之後,它們非常的害怕,曾以封店威脅和多次跟A說不讓用我,但都被義正詞嚴的擋了回去。由於我對法認識的不深,當時還沒有意識到整體證實法的力量,只是覺得大家在一起是最好的修煉環境,對法的認識和遇到問題大家能相互切磋、交流並不斷的提高,知道邪惡越害怕我們在一起,我們就應在一起,不聽從邪惡的任何命令和要求。

後來又進來了一位同修C,她是頂著家庭、社會方方面面的壓力進來的,也曾被拘留勞教過,我們幾個本來就是「重點」,現在又都在一起,家人都害怕我們在一起,怕有甚麼事,連別的同修家屬都告訴她們不讓上我們店裏來。公安局、610,一到它們認為的所謂敏感日,逢年過節的,經常騷擾我們,甚麼簽字、寫「保證」的,還有甚麼「轉化率」。雖然大家在一起,可心裏也有一種無形的壓抑感,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和明白真象的人越來越多,心裏才慢慢輕鬆起來,現在再也沒有惡人來騷擾我們了。

又一次,電線桿上寫了好多「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公安局首先懷疑到我們,氣勢洶洶來了5、6個警察並綁架了A和C,還非法搜了C的家,由於她倆正念正行,不聽邪惡的命令和要求,並向他們洪法講真象,當天就堂堂正正的回來了。公安局後來又雇了些社會上無業人員,跟蹤監視我們,家門口、店裏都有,我們就向他們講真象,講做人的道理,並揭露邪惡,沒過幾天,他們也都撤了。

初期的時候在一起,個人沒去掉的心,有執著的地方也時時的暴露出來,互相之間出現一些心性上的摩擦。比如我這個人主觀思想很強,對一件事情有不同看法時,不是善意的耐心的去解釋而是覺得自己的認識對,非得讓別人認同自己的看法,別人不認同就不行,經常發生爭執。有時心裏不高興,就冷冰冰的拋出一句,讓人很難接受,非常的不舒服。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當然了,他們能夠看到真理,能夠看到最好怎麼樣,但是往往也有一些認識上有一定差異的時候,可是呢,他們不會去爭論。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用人的話說都能夠理解別人。」後來在法上認識後,遇事找自己,現在很少再有這樣的事出現了。

當地有一地痞無賴欠了店裏的錢不還,有一次又喝多了酒去店裏,走時錢從兜裏掉了出來(正好夠還賬的)。我說把錢還給他,A、B都不同意,說欠賬不還,而且這錢正好掉在店裏,說明就是讓他還賬的。我說我們是修煉人,不能把撿的錢私自留下。雖然說他這人很不好,假如說換個別人這錢給不給人家,這麼做不對。當時我們誰也沒說服誰。再說這樣的人接二連三來我們店,是不是我們應該找找自己,還有甚麼沒放下,我們自身的空間場不純。過後,跟來的同修說了此事,大家都說應該還,我們統一意見後,那人再也沒有來過。

在上貨的問題上也很難統一認識。由於個人主義強,過多的強調自我,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上的貨好賣,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造成了一定的損失,如過期、賣不動等。經過一次次的經驗教訓,大家都能聽取別人的不同意見,誰說的有道理就聽誰的,協調得越來越好,再也不為上貨而產生分歧了。

C剛來暴露出很多個人的缺點,依賴性強,做事馬虎,愛出差錯。A就經常說她,給她指出來,當然是為她好。由於語氣不夠善,甚至很嚴厲,C也不能在法上提高上來,心裏就承受不了了。當時我和B也沒能夠及時向內找,遇事找自己,而是向外看,向外找,起到了不好的作用,總是挑她的毛病,無論她做甚麼都能挑出她的不是,所以對她總是有看法,使她壓力很大,時間一長,矛盾有點激化,曾使她產生了回家的想法,不想幹了。後來意識到我們的執著後,相互交流切磋,一致認為大家只要在一起,按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就是最好的證實大法,整體的力量是最大的。如果我們真出現了大的矛盾,就是邪惡最高興的,不能讓邪惡鑽空子。大家認識上來後,改變了對C的看法,C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做事積極主動,不等不靠了,以後幾乎沒有出現甚麼差錯,去掉了很多不好的心,我們也都覺得她做得挺好的,再也難挑出甚麼毛病了。現在我們無論做甚麼事都非常的溶洽,都能以寬容的心態對待別人。

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貫穿在修煉中,代表著大法的形像。做得好,人們會看到大法的美好,使人們願意深入的了解我們。如做得不好,就會給法帶來負面影響。

又一次C賣麻花,買麻花的人沒等找她錢呢,拿著麻花就走了,等找錢時,人已經走的沒影了。我們一直把錢放一邊,等再看見那人時給她,結果一直過了半個多月才碰到那人。給她錢時,她自己都忘了,沒印象了。當時在場的人說:你們真好。

由於我們都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事,使人們越來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如錢收多了,知道後馬上退給顧客;賣少了,收到假幣了自己掏腰包;落到店裏的東西,甚麼時候回來找都能找到。商品明碼標價,無論大人、孩子、職位高低,一視同仁,公平交易。現在我們的店遠近聞名,一提起來,幾乎沒有不知道的,人們都管我們店叫「法輪功店」。都願意上我們店來買東西,他們說,上這買東西貨真價實,不會上當受騙。

我們店還有一個最大的優越條件,就是有機會接觸更多的世人,向他們講真象。開始我們也有很多的執著,如怕心,也曾遇到過威嚇我們的,不聽的,說三道四的等。師父說:「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隨著執著心的放棄,救度世人的機會越來越多。

我們這裏每年都有周邊地區和不少外來打工的人員,他們每次來買東西,只要有機會我們就不錯過向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假象,迫害法輪功的手段之邪惡,世界對大法的支持等等。由於我們接人待物心態祥和、慈善,很多民工都願意來,買不買東西都願意在店裏坐一會兒,用他們的話講,你們跟別的店不一樣,到這兒心情舒暢。就這樣使他們更進一步了解了我們,了解了大法,使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知道了大法好,並帶回了各自的家鄉,給自己奠定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特別是師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後,我們更是抓緊時機,儘量不落下一個人。我們還走出去,到單位,到家裏去講,同時也採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救人。

在我們的帶動下,很多同修也都積極主動走出來講真象,救世人,採取多種方法,發揮各自的長處,使我們的環境變得越來越好,整體不斷提高,越來越協調,形成了一個堅固不破的整體。把大法更多的美好展現給了世人,體現出了法的威力。

在最後的路上,讓我們更加精進,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迎接法正人間的曙光。

由於個人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